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9 做恶梦(三更)
    校方换掉了程诺的班主任,换了一个年轻刚出校门的老师,一上任就做了初三的班主任,也是一件挺考验人的事儿,年轻的女老师想做出点成绩,自然也就管理严格,尤其是得了校长的千叮咛万嘱咐,她自然是不敢怠慢这个班级的每一个学生。

    程诺变得更加忙碌了,因为每天都有小考,为了能够上半学期拿出一个好成绩,他可谓是拼了命的努力。

    争取考上一个好的重点高中,拿自己的好成绩回报给妈妈。

    因为太忙了,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宁瑶的变化。

    宁瑶觉得最近的身子很是疲惫,精神也有些恍惚,耳边时常能够听到陌生女子让她还什么身体的声音,吵得她最近有点睡不好觉,做什么事情都是无精打采的。

    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撞鬼了,可是她观察了好久,都没有看见鬼影,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更年期,所以连幻听都有了。

    决定今天晚上早点睡,明天早起去医院检查身体。

    临睡觉之前,嘱咐程诺,“早点睡,别让学习拖垮了自己的身体。”

    “嗯,我知道了,妈,你去睡吧!”

    “晚安。”

    “晚安。”

    程诺也不知道自己学习多晚,从耳朵上拿下了耳机,一直环绕在耳边的英文听力消失了,他不由得伸开了胳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决定喝口水,然后上床睡觉。

    生怕吵醒了妈妈,他连推开门的声音都变得特别小,路过妈妈的门口,听到了歌声,他怔了怔,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一点了,妈妈不是睡觉了吗?

    怎么会有歌声呢?

    他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见没有人回应,程诺扭动了门把手,看着妈妈披散着头发,坐在梳妆台前,默默的梳着头发,程诺的心始终在半空中悬着,主要是妈妈没开灯,而是在镜子前点了一根晕黄的蜡烛,她拿着梳子一边梳着头发,一边嘴里哼着一首老歌,好像是沂蒙山小调。

    “人人那个都说

    沂蒙山好

    沂蒙那个山上哎

    好风光。”

    明明是一首挺好听的歌曲,不知为什么,从妈妈的嘴里唱出来,竟是有些瘆人,尤其是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扯出那么嘲讽之际的笑容,他连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透过镜子,宁瑶看见了站在身后的儿子,多年不见,他竟然长得这般高大帅气了,她嘴角扯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并没有回头,却是对着镜子里的程诺招招手。

    有那么一瞬间,程诺觉得自己的汗毛孔都竖立起来了,明明是妈妈,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熟悉,他的脚正在无意识的朝着妈妈走去,其实程诺的心里是抗拒的,他并不想走过去,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排斥妈妈,心头一颤,眨眼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妈妈的面前,慢慢半蹲着身体,与坐在梳妆台前的妈妈平视,眼神之中他感觉不到温暖。

    宁瑶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脸,“小诺?”

    程诺微微一怔,痴痴的看着她的眼睛,自己放佛陷入了一个巨大漩涡里,几个盘旋的漩涡就吸食了他的理智,木讷的回答,“妈妈,我是小诺。”

    “今天晚上留在妈妈的身边好吗?”

    “好!”

    宁瑶扯开唇瓣,又露出无比阴冷的笑容,“好儿子,以后我们娘俩要永远的在一起。”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脑袋,直到他趴在了自己的腿上,缓缓的睡着了。

    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里面出现了另一张陌生的面容,俏丽柔美,大约才不过二十几岁的容颜,却已是倾城绝世,她的美令人嫉妒,此时她甚是担忧的望着程诺,扯着嗓子也喊不出半点声音来。

    “沐云瑶,他是我的儿子,你以为他最后能帮的人是你?”

    镜子里的女人正是沐云瑶,她不过就是睡了一觉,灵魂却是被强行的挤出了体外,宁瑶这个正主终于找来了,她知道念念过的好,也见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这辈子也算是活的够本儿了,她也该心甘情愿的将身体还给宁瑶,可是有些事情她还没有做,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用力的敲打着玻璃,“宁瑶,你可不可以先放我出去,我想给我女儿选婚纱,她婚礼的事情我还没有安排,求求你让我去将这些事情办妥了,我随你处置。”

    宁瑶彻底的翻脸了,“凭什么,你霸占了我的身体快有十一年了,凭什么我还要让你完成心愿?”

    “求求你,宁瑶,你能不能看在我养了程诺那么多年的份上,你就给我这个机会?”沐云瑶无力的捶打着玻璃,放佛陷入了一个绝境,却始终无法走出来。

    她内心充满了绝望,甚至是悔恨,为什么没有对念念说出那句,妈妈很爱你的话。

    这具身体本来就是宁瑶,还给她并不心痛,心痛的却是自己以为还有很多时间,没有与女儿相认,没有与阿昇相认。

    “这是你欠我的,我莫名其妙的死了,难道你就不该负责任吗?”说罢直接一甩手,蜡烛无风却是熄灭了,镜子里再也看不见沐云瑶的身影了。

    宁瑶缓缓的抬起了手,直接将儿子送上了床,“小诺,等妈妈做完一件事情,让当年毁了我们家的贱人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你说这样好不好?”

    轻轻抚摸着程诺的脸,她再次扯出一抹阴冷的笑容,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尤为瘆人。

    程诺捂着自己的脑袋,他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妈妈变得不像妈妈,倒像是一个陌生人,还对自己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他晃了晃脑袋,察觉到自己竟然睡在了妈妈的房里,微微一怔,眼睛不经意的瞄到了梳妆台上的半截蜡烛,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逆流,昨天晚上他怎么来到妈妈的房间里,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企图挣扎的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是冰凉一片。

    “你醒了?”

    听到宁瑶的声音,程诺宛若惊弓之鸟,差点从床上惊吓的连连弹跳起来,也将宁瑶吓了一大跳,“小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宁瑶放下手中的托盘,连忙抚摸着他的额头,“额头不烫。”

    “妈,我没事儿,你放心吧!”

    宁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儿就好,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吓死我了。”

    “妈,我怎么睡在你的屋子里?”

    “你还说呢,昨天晚上过来,说是你睡不着,要和我睡。”

    程诺蹙眉,“我是这么说的?”

    宁瑶点头,“那还能有假吗?”

    “原来是这样,时,时间不早了,我先去上学了。”

    “你等等,我记得再过段日子就是你的生日了,妈妈今天做点好吃的,然后给你好好过个生日好不好?”

    程诺失笑,“你不是也说了吗?还得过一段时间,你着什么急?”

    “我,我这不是想给你提前过生日吗?我,我,我怕我到时候忘了。”宁瑶也不知道自己该编一个什么样的借口,只是想对程诺好一点,再好一点。

    “你放心吧,每年你能忘了自己的生日也不会忘记我的。”

    宁瑶怔了怔,随后说道,“我不管,我就想给我儿子做点好吃,谁也管不着。”

    “行,行,我都听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妈妈说的算。”见妈妈恢复了正常,程诺不由得放下了心怀,全将昨天晚上那诡异的一幕当做一场噩梦了。“妈,我先去上学了,等着你今天晚上的大餐。”

    宁瑶望着他冲出房门的背影,眼眶微红,有些依依不舍。

    ------题外话------

    月底了,你们的月票是不会下崽的,还不赶快交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