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5 妈妈,我也爱你(二更)
    “妈,我的身体给你好不好,你别和她抢了,她太不容易了,好不容易和念念姐,第五叔叔团聚了,就当是她养了我那么多年还给她的好不好?”

    望着儿子脸上泛着死灰一样的白,宁瑶抱着程诺放声的大哭,“谁来救救我的儿子!”

    乐悠悠连忙冲上了前去,看了一眼这把不知名的匕首,冷着脸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锁魂。”

    听到第五念的声音,众人不由得向她看去。

    “念念,你快来看看程诺,别让他死好不好?”宁瑶脸上浮现出悲痛的表情,说话的语气与沐云瑶一般无二。只见她下一秒转换了一张表情,大有破釜沉舟的架势,一把握住了匕首,企图想要拔出来。

    “别动,锁魂见血就是打开封印了,必定要锁住一魂,你若是现在拔出来,程诺就会魂飞魄散。”

    宁瑶放声的大哭,“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你救救我儿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第五念望着她的脸,“旱魃的锁魂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一旦封印开起,谁也没有办法阻拦。”

    宁瑶抱着程诺,失魂落魄的呢喃着,“一旦封印开启,谁也没有办法阻拦,不,不可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沐云瑶正在逐渐变为透明,她想用自己的灵魂去交换程诺的灵魂。

    第五念看见这细微的变化,“妈妈!”

    沐云瑶蓦地睁开了眼睛,有片刻的迟疑,下一秒就被真的宁瑶挤了出去,“滚开,你算是老几,去替我交换我儿子,我是他妈妈,我才是那个能够保护他一辈子的人。”宁瑶是真心的嫉妒了,孩子是她生的,到头来却是和一个陌生人最亲,在那段回忆里,她每天做的就是争风吃醋,却总是忽略自己的儿子,如今她想要弥补,也轮不到沐云瑶的成全,这也是她仅能为程诺所做的。

    “宁瑶”

    宁瑶拥有十年的道行,化成一缕青烟要比沐云瑶更能掌握方法,快速注入锁魂里,企图将程诺所有的一切全部清楚,让他的灵魂得以回到自己的体内。

    “程诺,其实妈妈很爱你,做的会比沐云瑶更多!儿子,我的儿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她的声音逐渐变得无比幽远,远到已然听不见了,直至最后一缕青烟注入锁魂,幽幽绿光一闪,瞬间恢复了平静。

    那根匕首被弹出了程诺体外,他因为伤口流血过多,早已经昏迷了。

    沐云瑶抱着程诺的身体,浸湿了脸颊,“快,快去喊救护车!”

    安顿好了程诺,沐云瑶就将女儿赶走,拉着她的手,不停的掉眼泪,“对不起,我有好多事情都瞒着你,等程诺好了以后,我会把整件事情说清楚。”

    第五念点了点头,“我懂。”从地上捡起了锁魂,将它插到匕首内,用符咒封印起来。

    她不动声色,闵御尘却是看出她生气了,尤其是生自己一个人的气。

    途中两次想要搀扶着她,都被她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乐悠悠也感受到了莫名的尴尬气氛,小心翼翼的离他们两个人远一点,千万不能连累无辜。

    在医院里,得知程诺安全了,她才和闵御尘离开,走出众人眼前,第五念就直接冷下了脸色,根本没理会他,气冲冲的踏着重重的步伐朝着外面走去。

    闵御尘很少看见第五念因为自己而生气,连忙上前拉住她的小手,被她用力一甩就挣脱了。

    “念念,你生气了?”

    “真开心,你才看出我生气了!”

    闵御尘默默的跟在她的身侧,“我答应你爸爸的时候,就知道你会生气。”

    “你真行,现在都会撒谎骗我了?”他的撒谎,是她始料未及的,只是她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唯独只瞒着自己?

    “念念,刚刚那一刻,若是你妈妈铁了心要救程诺,你是助她,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程诺去死?”

    第五念一窒,在脑海里想了一遍,“我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

    “你做不到像你爸那样铁石心肠,毕竟程诺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如果这是你妈的乞求,你妥协是一定得,既然如此,还不如你爸帮你拿这个决定。”

    她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沐云瑶占用了宁瑶的身体,就要为这个身体承受业障,所以她很怕宁瑶身死以后,会陷入更大的深渊,她身上有旱魃的锁魂,谁知道这十年里她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总之,你撒谎骗我的事情,我和你没完,我要惩罚你半年不能上我的床。”

    这个惩罚直接令闵御尘黑了脸,“不准。”他现在一天不上床,都难受的晃,哪怕什么都不做,仅仅只是抱着媳妇儿睡觉也好,他要求的并不过份。

    “你今天能对我说谎一回,以后就会变成习惯,我得让你长教训。”

    “已经长记性了。”闵御尘觉得自己太无辜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的岳父坑了。

    “你听听你这个敷衍态度,谁相信你谁就是傻子。”

    “你怎么才能相信我的决心。”

    “自律,不许爬床,我就信了!”

    “念念”

    程诺是在三天以后清醒过来的,看着病床前围着的妈妈,望进她的眼眸深处,便已知道她是谁了,说不上难过,还是高兴。

    他没有死,锁魂的那一个是妈妈!

    他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沐云瑶难过的直抹眼泪,不停的向程诺道歉,“对不起,程诺,真的很对不起。”

    程诺企图想要伸手去抚摸她脸颊上的眼泪,却不想被牵动了伤口,疼的他连连倒抽一口气,沐云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程诺,哪儿疼?”

    程诺摇摇头,虚弱的说道,“我就是想给你擦擦眼泪。”

    沐云瑶止不住的掉眼泪,“傻孩子,我不哭了,不哭了,你别乱动,万一弄疼了伤口该怎么办?”

    他点点头,“嗯!”

    “程诺,我”沐云瑶纵使有千言万语,话到了嘴边,却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孩子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保护自己,如今宁瑶彻底的不在了,可想而知他日后要背负着什么样的负担生活,他是心思细腻的孩子,恐怕这辈子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程诺,别自责,那些错事我来扛着,对不起你妈妈的人是我,你不许胡思乱想知道吗?”

    程诺望着她的关切的水眸,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妈,我知道,谢谢你这么爱我!”

    沐云瑶不由得睁大了泛着水光的瞳眸,“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你不想让我做你的儿子了吗?”

    她又惊又喜,只能不停的摇着头,好半响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不,你是我儿子,你就是儿子,谁也不能否认你是我儿子!”她哭到情不自已。

    程诺费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忍着疼痛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珠,“谢谢你,让我知道我的亲生妈妈很爱我,爱到足以为我放弃一切,妈,我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两个妈妈。”

    沐云瑶流着眼泪,不停的亲着他的额头,“程诺,你不知道我刚刚有多么的害怕,我怕你起来看见我会很失望,很难过,我怕你会埋怨我,现在听到你说的这番话,我又愧疚又开心,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沐云瑶的儿子,我未必会做的向你妈妈那样无私伟大,但是我也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她红着眼眶,哽咽的说道,“程诺,妈妈爱你!”

    程诺觉得自己是个男孩子,不应该轻易的掉眼泪,可是听到沐云瑶这番话,他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被她搂着的感觉特别温暖,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也是最相亲相爱的母子,“妈妈,我也爱你,可能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爱。”

    “我知道。”要不然关键时刻,他也不会舍弃自己的性命,也要去救她。

    ------题外话------

    今天上班,下一章更新,群里通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