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7 婴灵
    第五念第一反应就是,“你又招惹那些阴邪的东西了?”

    东方照连忙‘呸呸’了几声,“别瞎说,我现在连只鸟都不敢养了。”

    “你果然很无情,那只小猫妖可是对你念念不忘的。”

    东方照变了脸色,虽然那只小猫一直都是他养着的,甚至还有几分感情,可到底还是个妖精,对于他来说,人妖殊途,心中还是存着几分惧意。“念念,我还是把我表哥的朋友介绍给你认识认识。”他是停车的人都走过来了,怎么张鹏还没有走过来?

    朝着第五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等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说罢拨通了张鹏的电话,好久才接通,“张哥,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明明是在大门口给你放下来的。”

    “马上了,我已经走到大门口了。”电话中的张鹏有点气喘如牛,短短几步距离的道路,走起来是相当的费劲儿。

    第五念很想不雅的翻着白眼,“东方照,我暂时不接生意,他若是能等,就等四个月以后,我做完月子再说。”

    东方照错愕的看着第五念的脸,随即将僵硬的视线往下转移,竟然看见了非常圆润的小肚子,指着第五念的肚子,很是震惊的问道,“念念,你最近是不是吃的有点多?”

    这男人的眼睛有问题,这么明显的肚子,怎么就是吃多造成的?

    眼瞎,鉴定完毕。

    袁起却是快要笑抽了,东方照这个孩子真有意思。

    “我是怀孕了,你看不出来吗,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很危险,你知道吗?”

    东方照愣了愣,很白痴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你自己怀孕了?不是因为吃胖的原因。”打死他都不想相信,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把自己拉入了黑名单。

    第五念懒得理他,“走,我要去看看我的办公室。”

    “等,等等,我表哥的朋友马上就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距离方才通话已经过去了七分钟,从门口爬也爬进来了,简直就是太慢了。

    “我不接生意,你找别人吧,你可以找勿念。”好歹赚点外快,让他偷买点好肉好酒,这么大寺庙的方丈过得这么贫困的日子,害的她都快要起了怜悯之心了。

    东方照摇头,“不行,我都把你夸得天花乱坠的,现在又要给他换人,张哥肯定不会同意的,价钱的问题好谈,你愿意狮子大开口多少都不成问题。”

    “向我炫富?”

    虽然对她的了解不多,但是多少还是明白点第五念的张扬个性,顺毛捋准保没错,“怎么可能,你多心了。”

    说话间,大门已经被人用力的推开了,真的是很用力,很用力,几乎都能够听得见对方咬着牙,呐喊的声音。

    东方照指了指大门口说道,“我张哥来了。”

    “呀!”门外的人好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是过去了好半天,那扇门还是纹丝不动。

    第五念挑了挑眉,“我怎么不记得这扇门这么重?”

    东方照尴尬的笑了笑,“我张哥太幽默了,怎么还和你玩起了游戏。”说罢,一路小跑的飞奔而去,一把拉开了大门。门外的人果然是张鹏,只见他驼着背,弓着腰,硬是没推开大门,此刻正双手杵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

    一见大门打开了,他抬眸看向了东方照,扯出一抹笑容来,“阿照,这大门也太沉了,我刚刚硬是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推不开,你来就好了。”

    东方照拧眉,“张哥,你开什么玩笑,这大门一点也不沉,我随手一推就开了。”

    “你不知道,我最近浑身无力,很是沉重,现在走两步路都费劲儿,每天就好像是负重一百公斤似的,连喘口气都累。”就算是此刻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他都能累的脑袋缺氧。

    “那我搀着你走。”东方照不自觉的想到他可能是沾惹了什么鬼,要不然也不会身体这么疲惫。

    “嗯,好。”

    东方照搀扶着张鹏的胳膊,瞬间就感觉到千斤重,差点没将他一下子压垮了,若不是自己的底盘稳,差点就能跌坐在地上。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明明第五念就在不远处,他们硬是走了好久。

    东方只顾着累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第五念的神情可谓是惊骇不已,红润的小脸都变了颜色。

    袁起见状,连忙追问道,“boss,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好多鬼!”此刻张鹏的身上背着不同的小鬼,白面獠牙,黑压压的一片,神态不一。

    “你就是捉鬼的,你还害怕?”说罢,连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牛眼泪,朝着自己的眼睛喷了喷,等到自己的眼睛完全适应了牛眼泪,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一瞧不打紧,袁起直接坐在了地上。

    模样比第五念还要夸张,指着张鹏说道,“boss,我去,他身上怎么背着那么多婴灵?”

    第五念已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大概是他自己造的孽吧!”

    东方照见他们二人的表情,心里猜测,好像是什么比较难缠的鬼,“念念,你们看出了什么门道?”

    袁起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当然看出来了,你的朋友好像不知道避孕套是什么东西?”

    张鹏听闻,微微一怔,也有些搞不明白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

    第五念仔细细看了一眼张鹏,此人面相本来很是福厚,眼犯桃花,一看就不是个省心的主,外面的桃花债肯定是多如牛毛。

    本身又有孽障,额头凹陷,低,窄,略带凶纹,颧骨高凸无肉,为人霸道,多半以自我为中心,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导致了现在福缘浅薄,尤其是眉中心一直盘踞着一股黑气,经久不散,可想而知他背后必定有高人所为。

    将视线移到了张鹏的脸上,淡淡的说道,“我问你,只能说实话,有一句假话,就立刻消失,你给再多钱都不做。”

    张鹏毫不迟疑的点头,“好。”

    “你有过几个女性朋友,他们一共为你打了多少孩子?”

    张鹏一怔,没有想到第五念会问这样的问题,脸上不免多了几分尴尬,“这追我的女人太多了,我上哪里记得清楚。”

    第五念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来者不拒?”

    张鹏没有想到会遇见第五念这么直接的女人,再说了,来者不拒好像有点难听。“请问,这是我来找你解决事情有关系吗?”

    “你身上,一共背了,一二三三十二个婴灵,你说有没有关系?”

    东方照闻言,一把甩开了张鹏的胳膊,立刻打了一个冷颤,“张哥,我说你身上怎么那么冷呢?”我的妈呀,太吓人了,竟然背了三十二个,三十二郎的称呼应该让给他才对。

    张鹏面色大骇,困难到左顾右盼,却是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大师,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说到这话,张鹏的牙齿都在打颤。

    “最近,是不是身子很重,很疲倦,一点力气也没用,不论是躺着走着,坐着,都感觉自己的身上背了一个千斤坠似的,耳边时常还能听见孩子嬉闹的声音。”

    每说一样,他就不停的点头,仿若是小鸡啄米似的。

    每一件事儿都说到自己的心坎里去了,他若不是走一步都喘,现在都能冲到第五念的面前,握住她的手,“大师,没错,我去检查,他们让我看心理医生,可是我心理医生也看了,药也吃了,晚上还是能够听见孩子嬉笑打闹的声音,有时候我还能感觉自己被踢。”第二日起来,被踢过的地方就会有淤青。

    “你杀孽太重,他们全是你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出生,就被你们扼杀了,死后自然存有怨气,只不过一般婴灵女孩和爸爸的磁场很近,男孩与妈妈的磁场很近,但是你很特殊,不论男孩女孩都来找你,我可以帮你将他们超度了,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但是你必须找到孩子的妈妈,询问这些孩子什么时候离开人世,最好每一个孩子都起好名字。”

    张鹏瞬间凌乱了,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甚至有的都结婚远嫁不联系了,他上哪里去找这些人,这不是为难他吗?

    “大,大师,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