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8 阴债(二更)
    “大,大师,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我会这么无聊?”

    袁起撇了撇嘴,对,没错,你就是这么无聊的人。

    不过碍于自己这两个月的工资挺高的份上,有些话在心里说说就好了,不能拿出对着人前说。

    东方照却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信服第五念的能力,一把拉过张鹏,小声的嘀咕,“张哥,你还记不记得我有一阵子昏迷不醒,就是我们念念抓到了一直在我身边的猫妖,然后我才好的,你要相信她,若是你连她都不信的话,你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张鹏实在太崩溃了,“可是那么多女人,有的知道,有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怀了我的孩子,我这上哪里找去。”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东方照安慰似的拍拍张鹏的肩膀,“张哥,从此以后洁身自好吧!”

    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他肯定不会去碰那些女人,竟然因为怀孕打胎惹出这么一些事情来。

    张鹏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我尽力去找。”

    “嗯,我暂时将你身上的婴灵收走,也好过你背着他们到处走比较好。”第五念吩咐袁起上楼去拿自己的工具箱,他连忙点头一路小跑,很快的拿来了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铃铛,然后轻轻摇晃了起来,那些还趴在张鹏身上的小鬼一个个就像是迷了心魂似的,黑洞洞的眼睛怔怔的看着袁起的小瓶子失了神,一个个排着队等着进入了小瓶子里,随后用符咒封住。

    张鹏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松了,身子也身轻如燕了,心中不免对第五念又信服了几分,不管看了多少个心理医生,看了多少个这方面的师父,却是没有一个能让他这么快就有效果的。

    直到三十二个全部收入小瓶子里,第五念让袁起拿好,“勿念若是来了,让他给这些孩子念念经。”

    “我知道了,boss。”

    张鹏问道,“大师这算是收服了吗?”

    “你还有别的事情?”

    “这样的话,其实我不用找那些女人也行吧!”

    “毕竟都是你的骨血,难道你不希望他们有个好的来生?”

    张鹏哑口无言,其实这些婴灵于他而言没有多少感情,自然也不愿意为他们付出太多,如果钱能够解决的事情,他自然愿意多付出。可是这样的事情当着外人的面,他又不想把自己搞的像个人渣,只能赔笑的说道,“这是自然的,我一定会尽量找找孩子的妈妈,去把这些事情问清楚。”

    第五念点点头,其实这事儿也不必那么麻烦,也根本不用找孩子的妈妈,但是这种男人若不长点教训,下次还犯同样的错误,说不定还会有无辜的婴灵出现,毕竟他们一直都在等待投胎的机会,有的甚至多次被谋杀在腹中,几世都不能出声,怨念太深,很有可能会成为可怕的婴灵,报仇的婴灵怨气太重,很有可能会伤及与他有血缘人的性命。

    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至于你身上死局,张先生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不会!”说罢,扭头上了楼。

    张鹏瞬间懵逼了,问了东方照,“什么死局,她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东方照也是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什么都不知道,“袁哥,我们念念刚刚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袁起耸耸肩,“boss说你身上除了三十二个婴灵,还有一个死局,至于什么样的死局,我也不太清楚。”

    张鹏瞬间就慌了,因为三十二个婴灵消失不见了,身子也轻松了,一个箭步就窜到了袁起的面前,“大兄弟,你别不清楚啊,你不清楚的话,我的小命就没有了。”

    “你们家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张鹏就是个富二代,一天活的醉生梦死的,对家族里的生意都是漠不关心,每天除了泡妞就是泡妞,怎么可能会关心别的事情,家中的长辈也是对他特别的无语,他又是老张家唯一的独苗苗,自然是家里人万般的宠着,疼着。

    他们张家的买卖很大,得罪的人也不少,让他想根本想不出来。

    被他们这么一说,张鹏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是敌人了。

    袁起拍拍他的肩膀,“你回去问问,人命关天。”

    好不容易打发了神经兮兮的帐篷,袁起一溜烟跑到了第五念的办公室,宽敞明亮,家具还没有进来,所以有点空旷。

    “boss,那个张鹏身上到底是什么死局?”

    第五念看了他一眼,“你若是还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别参合。”

    “你很少有这么铁石心肠的时候。”这才是最令袁起惊讶的,他们boss或许嘴巴不饶人,但是绝大多数心肠都挺软的,能救自然会救,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但是今日,她仅仅只是提醒了对方一句,却没有打算要施救,令他觉得疑点重重。

    “布局之人很是巧妙,我只能看得出是债,是他们张家该还的债,若是随便插手了别人阴债关系,此债就要转移到自己身上,我没有那么伟大,要舍己为人。”

    袁起惋惜的叹了口气,“还以为能够多讹点钱呢,看来白扯了,有些钱我们赚不得。”

    第五念询问道,“东方照走了吗?”

    “他倒是不想走了,可是张鹏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说不定出门就要被车子刮了,他也只能把人送走。”

    “嗯,那我就先溜了,把这些婴灵超度好,别出了什么岔子,毕竟他们都挺无辜的。”

    “boss,你自从当了妈妈,我怎么觉得你都变得善良了。”

    “呵呵以对,我怎么就听不出你是表扬我呢?”第五念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气,“对了,最近怎么没有看见晓婷,这丫头都在忙什么?”

    袁起很忧伤的表示,“这丫头现在忙着呢,各大骨灰盒厂家都被她跑遍了,硬是以低价进购一些豪华的骨灰盒,最近还沾沾自喜的说自己就是这方面的天才,我告诉你,她是个屁天才,还不是做骨灰盒的小老板看上那丫头了,想要追求她,要不然他傻啊,连钱都不赚了。”

    第五念抿唇而笑,“我怎么闻着那么大的醋味儿呢?”

    袁起一怔,自己的心事儿好像被人看穿了似的,“boss,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单晓婷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哦,我有说你喜欢晓婷吗?”

    他一窒,竟然自己给自己挖坑,太坑了有没有。

    第五念拍了拍浑身僵硬的袁起,“革命尚未成功,战士仍需努力,其实晓婷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正经八百的名牌大学毕业,后来一直在咱们店卖骨灰盒,越干越有激情,很少能够看见她这么有毅力的女孩子。”

    袁起死都不能承认自己喜欢单晓婷,“什么有毅力,boss,你把她的工资缩水三分之二,你看看她还有没有毅力。”

    “袁起,你找死,我不在,你就当着boss的面说我坏话,我之前做的那些好吃的都喂狗了是不是?”

    被人当场抓包,袁起面色有些微红,“我,我这不是为了考验你对boss的衷心程度吗?”

    “我用你考验,你怎么不说你的工资缩水一半,奖金全部要了,也要让我看看你的决心?”

    袁起脸色一变,这个臭丫头也太狠了。

    第五念笑了笑,“好吧,你们两个人慢慢的培养培养感情,我得回家了。”

    单晓婷跺脚,“boss,我和他没有感情好吗?我有了喜欢的人,再说了,袁起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嘴上说不喜欢单晓婷,但是知道他喜欢别人,又是另一种滋味儿,袁起黑着脸问道,“那个奸夫是谁?”

    单晓婷朝着他翻了一个大白眼,“该你什么事情,我喜欢的人凭什么要告诉你?”

    袁起真的是要被气死了,“他能有我对你好吗?能有我英俊潇洒,办事能力强”噼里啪啦的说了一连串的子虚乌有的好处,听得第五念心里大呼,真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