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1 小阎王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二更)
    最近,他一直都在做一个又一个梦,场景不同的变换,身份不同的变换,但是主角永远都是只有他和以萝两个人。

    起初,他并没有在意,后来做的多了,也注意到了,加上现在,他们有十三次的身份变化,前十二世,她一直追着自己,可是他对她从来都不在意,也不在乎她是否因为自己的冷漠而伤心难过,更不会注意她在自己不知道的角落悄悄哭泣。

    十二世,她整整的喜欢自己十二世,却是每一次都不得善终,他每每从梦中惊醒,都是浑身的冷汗,他只能庆幸,这仅仅只是个梦,并不是真的。

    可是今天,他无意中听到她和另一个女孩的谈话,他才知道,整整十二世的折磨,全部都是真的。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觉得自己被一桶冰水浇透了,从心里渗透到了身体里,满满都是凉意。

    方以萝很快的恢复了正常,伸手招来服务员,“麻烦你,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将杯子打碎了,方便收拾一下吗?”

    “您请稍等。”

    “谢谢!”

    服务员打扫玻璃碎片的功夫,苏子寒的眼睛始终不离方以萝,企图从她的神情里看出紧张,雀跃,甚至是期盼,没有,她很正常,正常到令他心慌。

    方以萝再也不是之前的她了,仅仅只是因为他的回眸,就会紧张激动到脸红,她的眼睛里再也没有苏子寒了。

    直到服务员清扫完毕,方以萝道了一声谢谢,从容的落座。

    “你想和我说什么?”

    当她可以从容不迫的面对苏子寒的时候,倒是他变得有些不同了,好像不太敢面对她似的。

    苏子寒苦涩一笑,“我一直以为那些是场梦,也庆幸我对你的铁石心肠只是一场梦。”

    “你可以只当作是场梦!”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噩梦,现在就是梦醒的时候。

    苏子寒摇头,“不,这不是梦,是真实发生过的,你为了我抑郁而终,你为了我吊死在房梁之上,你为了我失魂落魄坠河,你为了我”

    “别说了,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每次想起来我都会觉得自己很愚蠢。”

    “不,在我眼里看来,你一点也不蠢,以萝,你坚持了十二世,为什么独独在这一世就放弃了。”他激动的拉住了她的手,内心却是愧疚不已。

    方以萝有一瞬间愣神,望着紧握着自己的那双大手,曾经多少世幻想,他能够有那么一回冲动,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却是不想这一刻来到竟是如此突然,突然到她没有预期的神魂颠倒,没有预期的欢喜,反倒是觉得压力重重。

    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却是被他握得更紧了,“苏子寒,放手!”

    “以萝,你能不能再为了我努力这最后一回。”

    方以萝果断的摇头,“对不起,我不行。”趁着他惊愕的空档,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我每一次的努力,再拼最后一回,都是在伤害另外一个人,而这一世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他,他真的那么好吗?”

    “不,他并没有那么的好,但是他肯为了我舍弃自己的一切。”

    “我也可以”

    “你没有做到的事情,不要那么轻易的下结论,你不喜欢我不是你的错,也许是我太过执着了,生命力有很多你想要拥有的东西,人,却无法拥有,这是我的遗憾,所以你并没有错,既然总是在梦里重复,那就不必要当真,全当是一场梦。”

    “方以萝,你怎么能够在我什么都知道的情况下,告诉我当作一场梦,我做不到。”苏子寒很痛苦,只要想到那些孤单的日子里,她独自一个人舔着伤口,用手指在墙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没墨没血,一遍一遍的摩挲,把墙面都磨出了纹路来,那样绝望的日子,她又是怎样带着记忆继续下一世的轮回,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会心痛到窒息。

    想到这一世,他们在孤儿院初识,仅仅只是听到了他的名字,她就泣不成声,他能够明白她内心有多么的挣扎,他无法原谅自己对她的冷漠,对她的无情,就像是一把利刃,活生生将喜欢他的人逼死了。

    “没关系,时间会淡忘一切的。”有些事情在方以萝的眼里看来,没有经历,自然也就不会有多么的难忘,好比她倒是经历了,印象比他还深刻,最后不也是忘记了曾经那么深刻的喜欢吗?“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说罢就站起了身子,提着包就跑掉了,苏子寒望着她仓皇而去的身影,想去追,又跑她急着躲自己,再发生点什么意外?

    只能作罢,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了。

    就连康佳颖来到他的面前都不知道,她喊了一声服务员,点了一杯薄荷水,然后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子寒,你等我很久了吧!”说句老实话,她内心还是充满着紧张,前两日她刚刚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了,生怕被他拒绝了,还吓得落跑了,让他一定要多考虑几天再回复自己,她在家忐忑不安了两个星期,总算是等来了他的电话。

    真的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也不辜负自己这么多年的喜欢。

    苏子寒怔怔的看着康佳颖,眼前这个女孩很好,真的很好,好到他之前来的时候,真的打算与她试一试,说不定真的会喜欢上她了也说不定,可是经历了刚才被拒绝的事情,他就明白了,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子寒,你是不是还没想好?”不怪乎她这么想,关键是他的表情太过悲伤了,总觉得他会拒绝自己,为了不让他拒绝自己,她宁愿他暂时没有答案。“如果你没有想好,也不必要非的现在给我答案。”说罢她尴尬的笑了笑,将心里的失落隐藏起来,“子寒,你吃东西了吗?我们要不要在这里简单的吃点东西,要不然我们去外面吃也行,你说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佳颖,我想好了。”

    “你若是没想好,再多想想,其实我一点也不着急。”

    “不,我已经想好了,我想把我的答案告诉你,其实我”

    “子寒,我好饿,要不然等我先吃点东西好不好?”康佳颖快要哭了,看着苏子寒严肃的脸,她已经有不好的预感,很害怕她会说出什么拒绝自己的话,到时候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苏子寒却是站起了身子,向她深深鞠了一躬,“佳颖,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康佳颖要欲哭无泪的望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大把大把的掉着眼泪,服务员来上菜,正好赶上她哭的最凶的时候,许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可以面无改色的放下餐点,然后迅速撤离。

    她知道他心里始终有一个人,却是用了那么多年的时间都不能将她打败,如今她康佳颖是彻底的输了。

    夜深人静,正是陷入深度睡眠的好时候。

    苏子寒本以为自己睡不着,可是沾了枕头,他就困意来袭,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幕又一幕陌生的画面。

    古色古香的房子,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哪怕是住在深院里的鲁含笑都听得见,她面色苍白,倚在了床榻边,院子里的人早就去了街上看热闹,唯独她想去,却是再也迈不动腿了。

    她手里握着红色的剑穗,有一次寒哥哥与人比试,不小心遗落下来的,她捡了剑穗以后本想归还,却因为舍不得,只能留着私藏。

    如今倒是成了她唯一的念想,“寒哥哥,你终究是娶了公主,其实我也喜欢你的,你怎么就不回头看我一眼呢?”说罢,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咳出了一口鲜血。

    苏子寒看着竟是异常的心疼,他竟不知道她已经瘦成这副模样了,相思太苦了,他已经后悔了,想大声的告诉她,不要喜欢苏子寒了,就做你自己就好。

    睡梦中的苏子寒紧紧蹙起了眉头,睡的十分不安稳。

    白无常问道,“老黑,这个梦还要不要加把火?”

    “小白,你说小阎王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