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2 入阵
    距离四十八小时,还有十五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她不知道林安要找什么,这么久没有找到,很有可能之前就被杨严找到了,甚至给藏了起来,或许就是整个阵法的关键。

    落月和朝阳比勿念他们更快一步,第五念将自己所需的东西装到了背包里,随后背上了背包,“落月和朝阳留下来,等一会儿勿念来了,你们两个人就跟着他布一个灭魂阵,让悠悠守着这个阵法,如果到了你师叔祖进去的那个时间,我们还没有走出来,立刻启动阵法。”

    落月和朝阳急了,这是不带上他们的节奏,看着她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怎能不惊心动魄?

    “偶像,我俩必须带一个。”

    第五念一脚已经跨进了阵法之中,下方一排铃铛摇晃的甚是强烈,晃动着白色的纸条飘絮也像是招魂幡似的,从很远处能够听见陌生且稚嫩的男声在呐喊,“我要让你们张家血债血偿!”

    骤然狂风大起,不知是从哪个方向刮来的,割得人脸生疼。

    第五念微微后仰了身体,问道,“落月,朝阳,你们听见有人说话吗?”

    落月和朝阳集体的摇了摇头,他们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却看见了阵法之中阴风阵阵,风大的时候,将偶像的头发刮得乱七八糟的,全然没了美感。

    第五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会儿乐悠悠来了,把你们知道的林安告诉她,让她查一下林安和京城张家有什么渊源?”说罢,另一只脚也没入了阵法之中,落月和朝阳身子一动,就要追进去,却是听得第五念的声音传来,“别跟着我,还得费力保你们!”此话落下,他们也是再也不敢前进,但是没忘她的交代。

    “师兄,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外面接应勿念和乐小姐。”

    “好,你去吧!”

    大约也就半个小时左右,乐悠悠和勿念就来到了郊外的这个庄子,由于两个人之前没有见过,所以并不认识,听到落月说第五念已经进入阵法之中,两个人顿时炸锅了,跳脚的模样很像很像。

    “第五念是不是脑袋被屁蹦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吗?什么东西都敢碰,什么地界都敢闯。”

    勿念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好了死活不管这档子破事儿,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把外面就甩手丢给我们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乐悠悠和勿念对视,皆是从对方的眼睛里能够看得出非常赞同彼此的观点,恨不能将第五念拉过自己好好的痛扁一顿,看她下次还敢不敢自作主张。

    “该死的,若是闵军爷回来,得知我没看住他老婆,说不定就要扭断我的脖子。”

    勿念倒抽了一口气,捂着自己肥胖呃,或许已经摸不到自己的脖子,一张老脸差点就要达到扭曲的状态,“我真是被我们老大坑死了,小姑娘,我们家老大那口子真能这么绝?”

    乐悠悠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媳妇儿才是最重要的,临走之前给我电话,一定要看住他媳妇。”可是因为这几日她和梵卓的感情有所进展,所以就忽略了第五念,本想等着这几日弄清楚梵卓为什么要鲁神石,再寸步不离的守着第五念,却没有想到这会儿功夫,她就什么都敢做?

    勿念缩了缩自己的脖子,满脸黑线,“我们家老大那口子也给我打电话了。”还说要请他吃大餐,他就没心没肺的应下了。

    乐悠悠和勿念面面相视,这是对自己的媳妇有多么的不放心!

    在落月的带领下,最先来到了院落,一眼就能够看见那口古井,勿念甩开了袈裟的衣摆,满脸凝重的走向了那口古井,在离古井一米远的距离,手执着佛珠,“阿弥陀佛!”

    乐悠悠虽然平常挺懒的,不怎么努力,但是多少还是有点慧根的,古井上方好强大怨念,不甘,委屈,她光是这么站着,都能够感受到异常强大的负面情绪。

    她憋着一股劲儿,有什么负面的情绪涌了心头,导致她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落月的手轻轻的拍在了她的肩膀上,关切的问了一句,“乐小姐,你没事儿吧?”

    乐悠悠眨了眨泛红的眼睛,表情凝重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儿,到底是修炼不精。”

    “我们老大可是留下了什么话?”

    落月抬眼望去,看着勿念扶着井口,半个身子都探了进去,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勿,勿念大师?”能不能别和偶像一样,做这么危险的工作?

    勿念站起了身子,肥胖的大手拍着胸口,“你吓死我了,叫那么大的声音做什么?”

    落月惨白着一张脸,很想告诉他,他才是被吓坏的那个人好吗?

    “她让勿念大师在井口设下一个灭魂阵,然后让乐小姐守着阵口,派人调查清楚,京城张家和我师叔祖的关系。”说完,简单交代了师叔祖林安的背景,都是一个比较大概的,依着乐悠悠的本事,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儿,给顾若芯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帮自己把张家查清楚,从活着老太爷那一辈,再推前一辈调查,一定要快。

    勿念带着落月和朝阳在古井布阵,乐悠悠却是站在阵口以外的地方,看着走进阵法之中第五念不知道站在原地画着什么,不知大难临头的样子着实有点气人。

    急的她直跺脚,“第五念,等你生完孩子,老娘一定要痛扁你。”

    耳边手机铃声滴滴的响起,乐悠悠寻找声音来,在桌子上发现了第五念的手机在想,拿起一看,竟是闵御尘发来的短信。

    念念,最近怎么样,乖不乖?

    乖不乖?

    乐悠悠不由得轻哼了一声,好像告诉对方,你老婆又闯祸了!

    按了输入密码,她和念念的密码都是小绝的生日,所以很容易就解开了,依照第五念的口气发了一条短信,“挺好的,大家看的紧自然乖乖的,你呢,有没有受伤?”

    很快,闵御尘又发来了一条短信,“那就好,别让我为你担心,我现在要出门了,有空再聊。”

    “嗯,注意安全。”

    发短信的时候,乐悠悠都觉得自己手抖,生怕被那个雷达型的男人看出什么端倪,一个电话打过来,到时候就露馅了,一个在执行任务的家伙,若是心神不宁的受伤了,她就是罪魁祸首了。

    不过,好在闵军爷被其他的事情耽搁了,也没来及多聊什么?

    第五念整个人进入死局之中,立刻眼前的景象就变得不一样了,很是破旧的小房子,连绵不断的山脉,这里好像是一个小山村,这里的景象就像是六十年代的小山村,这里的人穿着很是古朴,见到她的到来,甚至是穿着如此奇装异服都不见任何的惊诧,仿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象,只需要记住,在这个世界里,只有林安,杨严和她才是最真实的人。

    当务之急,她并不要先找到杨严杨大师,他一定知道林安在找什么?

    第五念手指一勾,扯出一抹纤长的红线,在上面打了一个繁琐的解扣,从解扣到阵口的红线就被隐去了,她勾住手指上的红线,拉住一个村民,本以为是幻象,却没有想到竟然能够拉住对方,她足足惊讶了好半响,对方许是等的有点急了,“你是谁,为什么要拉着我,有事儿你就说话,我还得下地干活呢!”

    “你知道杨严住在哪里吗?”

    对方一听到杨严,立刻换了一张笑脸,“原来是找老杨头的,你是他家亲戚吧。”非常热情的给第五念指了路,还追问她是否能够找到,如果找不到他可以陪着去,第五念表示感谢婉拒了他的热情。

    她已经看不懂此阵法了,里面的这些人就像是活着一样,甚至杨严还在这里扎根了,短短三天时间,在这里都有自己的家了?

    第五念顺着那位老乡指的小路走去,爬过高坡,顺势看下去,一处小院落在眼下,能够清楚的看见此时正在坐在院子里抽着旱烟的杨严,惬意的样子令她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

    正准备下坡,她的手被人毫无预警的拉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