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0 出个情敌来(三更)
    37 om

    就连方以萝都不知道这一世的苏子寒到底出了什么差错,竟然缠着自己不放手了。

    “以萝,可以吗?”

    方以萝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只是想知道事情的始末?”

    “是,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我想起了很多事情,应该有资格知道事情的始末吧!”

    “好,那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

    “就是上次我们遇见的那个咖啡厅怎么样?”

    “一个小时以后再见吧!”

    “我等你,你慢一点。”

    方以萝这么久以来,只执着过一件事情,那就是喜欢苏子寒,喜欢到没了尊严,没了性命,甚至是没了脾气,直到遇见姐姐,幡然醒悟,她以为自己只是很简单的喜欢,却没有想到会失去了理智,做出了伤害别人的性命,这一世,她告诉自己,苏子寒是毒药,是她方以萝的毒药,而她要戒掉自己的喜欢,才不会害了身边的人。

    苏子寒与她通电话的时候,人就已经在这间咖啡店了,所以他是足足等了方以萝一个小时的时间。

    此时方以萝已经怀有身孕五个多月了,当她走进这间咖啡厅,他一眼就看见了她的身影,除了圆圆的肚子,四肢依旧纤瘦。

    “以萝,这里。”

    方以萝抬脚朝着苏子寒走去,放下了顺道买的菜。

    他抽了两张面巾纸递给她,“你自己一个人出门买菜?”

    “嗯!”

    “他怎么不陪着你?”

    “他公司有很多的事情,没有时间。”

    苏子寒听着他理所当然的口气,内心竟是满满的酸涩,“就算是再忙,也不能让你挺着大肚子出去买菜。”

    “他出差了,过两日就会回来了。”

    “他没回来之前,你需要什么,我去买了给你送过去。”

    方以萝连忙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不用那么麻烦,你找我也不是为了买菜的事情吧!”她顺便擦擦额头上的细薄的汗珠,“你都知道了什么?”

    “这几日我一直在做着和你有关的梦,不同的朝代,不同的名字,我都快要被我自己搞糊涂了,我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他又说了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场景,甚至是人物的名字,每一个都对上了号。

    方以萝闻言,不由得蹙起了眉头,照理说苏子寒是喝了孟婆汤的人,不应该想起前世的事情,可是偏偏他又想起来了,若是这事儿换到了第五绝的身上,她倒是相信有这么可能,毕竟小阎王的力量只是被暂时封印了起来,想起来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可是苏子寒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能够想起来前世就太非比寻常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想起这些事情,但是你说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你我所经历的,所发生过的。”

    苏子寒神情异常的激动,“所以我们之间是真的有过一段感情?”

    方以萝摇头,表情甚是平静,“不,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听到她这么说,苏子寒的心钝痛,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记忆以来算是第一世吧,在那个年代,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会赠送她一把折扇,我做梦都想得到你的扇子,可是最终也没能得到,你把扇子送给了公主,我抑郁而终,后来因为我的执着,之后的每一世我都没有喝孟婆汤,只是为了在来世能够更快一步的找到你,第一世我执着的以为,我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彼此,那么下一世我再早一点。”说到这里,她苦涩的笑了。

    苏子寒觉得她勉强撑起的笑容竟是那么的讽刺,又充满了冷意。

    “苏子寒,下一世,我比任何人都早一步认识你,我以为这一回你总会喜欢我了吧,我们门当户对,你喜欢我应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是你宁愿喜欢青楼妓女也不愿意娶我过门,我羞愤难当,撞死在你的府外。因为我总想着这一世不行,那就来下一世吧!许是这么宝贵的机会被我糟蹋了,连老天爷都会嫉妒的,对我的惩罚就是,你的每一世都有一个情深以对的人,而那个人却不是我。”

    “以萝,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也有过恨,有过怨,可是苏子寒,你不喜欢我并没有错。”

    因为见过她太多世的执着,导致他现在充满了罪恶感,狠狠的扇了自己两个耳光,“不,我有错,你知道吗?我陪着你挣扎过,陪着你心痛过,陪着你哭过,也陪着你绝望过,甚至我比你都先放弃了,以萝你不懂我的心里有多么的难过,如果没有我,你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不快乐!”这些日子,这些回忆就像是沉重的大石头压在了他的胸口,导致他连喘口气都带着疼意。

    “你”

    苏子寒一把握住了她柔嫩的小手,激动的说道,“以萝,这一世孤儿院,你总躲着我,是不是就想放弃我了?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再伤害你,我会好好的弥补你的。”

    方以萝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苏子寒,我说过了,你没有错,错在我不该对你那么执着,应该早早的放手。”

    “以萝,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还记得你刚来孤儿院,就为了融入这里,哪怕是被人欺负了都不吭声,你和我一直相处很好,后来你问了我的名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一个孩子的眼睛里看见那么深的痛楚,当时还小,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看着我,在日后的相处里,你虽然对我若即若离,可是我能够感受得到,你对我还是非常关心的,你我纠葛了这么多世,你怎么能一下子说放弃就放弃了呢?”苏子寒不相信,在梦里能够感受得到她那么强烈的喜欢,怎么回到了现世,她就可以轻松的拒绝自己。

    “和我纠葛多世的人不是只有你。”

    “你说的是第五绝?”

    方以萝惊诧,他竟然知道第五绝?

    “在我的梦里也有他。”

    “是,不论哪一世,陪在我的身边的人都是他。”她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喉咙,“这就是所有的一切,可能我和你终究是有缘无份。”

    “方以萝,如果我说,我不会放弃你的。”

    方以萝抿了抿唇,明明是来听说她说出实情的始末,怎么到最后就翻脸了呢?

    “苏子寒,你该有自己的生活。”

    “在我知道这些,在梦里我经历了你的每一次死亡,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对于梦里的我,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不相信你说不爱我了就不爱我,我知道这些都是你的气话,以萝,我只求你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红着眼眶,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她死前的不甘与绝望,每一次都足以撕裂他的心,将那些伤痕暴露在太阳光下。

    方以萝觉得今天就是白来了,说了一切该说的,他好像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了。

    “苏子寒,我已经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你”

    “你没结婚。”

    方以萝瞬间变了脸色,“你调查我?”

    眼见她生气了,苏子寒立刻变得手足无措,企图想要抓住了她的手,却是被她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以萝,你别生气,我只是怕你受委屈,我想他肯定是不想和你结婚,如果他真的不懂得珍惜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苏子寒,就算是我没有和他登记,我也和他同居了,我们结婚也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是现在时机不成熟,自始至终都是我和他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一定要把我排除在外,看着我痛苦难受,你心里才会舒服吗?”他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愿意承受一切,只希望你不要放弃我,我错了,想要回头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我?”苏子寒揉了揉酸涩的眼眶说道。

    “苏子寒,我再说最后一次,你不喜欢我并没有错,喜欢本来就是双方面的,你喜欢上了别人也没有错,错的是命运太作弄人了。今天我能够来见你,就是希望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忘掉这一切本不该你承受得,上一次我见到的那个女孩就挺不错的,她叫康佳颖是不是?我看”

    “方以萝!”苏子寒动怒了,连声音都拔高了几个分贝,吓得方以萝打了一个激灵,苏子寒一怔,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连忙不停的道歉,“对不起,以萝,我只是太生气了,你可以拒绝我,但是别把我往另一个女人身上去推,你没有结婚我就还有资格不是吗?”

    “苏子寒,我怀孕了,还生了两个孩子,这些在你眼里都不重要吗?”

    “他们是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

    好吧,她怀疑自己之前怎么喜欢上这样脑袋不会打结的男人,“我对你该说的都说了,希望你一切安好吧!”说罢,站起身子就走,苏子寒连忙起身追求,却是被服务员拦了下来,“先生,你还没有结账呢?”

    此番谈话,却是更加坚定了苏子寒想要弥补以萝的心情。

    在他眼里看来,以萝并没有忘记自己,而是上一世伤了她太深,所以这一世并不想那么轻易的原谅自己,没有嫁给第五绝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连几天都被跟踪了,方以萝有些抓狂了,对于苏子寒的固执,她可是领教过了。

    上一世他爱姐姐爱的死去活来,就是这般的执着。

    如今换到了她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欢喜不说,反而是无比的沉重,好像多杀能够了解姐姐当年对自己说过的话,只是那个时候她被恨意遮挡了双眼,总是不想去弄清楚姐姐对自己的真心。

    从超市出来了以后,方以萝叹了口气,直接改道了去了念念家。

    乐悠悠打开了房门,看着提着购物袋的方以萝,里面放慢新鲜的时蔬,立刻感动的泪眼汪汪的,回眸看向了第五念,“念念,我们终于不用吃外卖了。”

    方以萝将购物袋递给了乐悠悠,走到沙发前疲惫的瘫成了一堆,“你怎么了,这么没精打采的?”

    方以萝左叹了一口气,右叹了一口气,就是没说话,乐悠悠是个急性子,“你到底是怎么了?不说话想急死我和念念?”

    “念念,我能来你家借住几天吗?”

    第五念连忙问道,“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那么点事情,过几天小绝出差回来,我就回去,但是这两天你先让我住在这里好不好?”

    “好。”

    乐悠悠挑挑眉,“遇见烂桃花了?”

    方以萝错愕的看着乐悠悠,她干脆出去摆摊算卦得了。

    “以萝,不会是苏子寒吧?”

    提到苏子寒三个字,方以萝就觉得自己的头泛着阵阵疼意,“别说他了,顽固不化,即使再投胎了,那个脑袋还是不会拐弯,认准了一件事情,就甭想回头了。”

    “可怜的小绝,出个差,竟然出个情敌来。”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了,同事非要拉着我过三八妇女节,去吃了烤肉,然后回来就晚了,等我写完,已经是这个时间了,然后悲催了,半夜一点我还要上岗,大家晚安了,抓紧一切时间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