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5 我要找到鲁神石(二更)
    37 om

    好在梵卓还有点良心,最后关头想起了孕妇还没吃饭,决定先去冲一个凉水澡再做饭。

    乐悠悠却是笑的一脸春心荡漾,第五念已经是不忍直视了,“拜托,你再多铲几下,就变成浆糊了。”

    “什么?”随后又扯出了一幅傻兮兮的表情,“我们吃的是咖喱,不怕成浆糊?”

    第五念趴在了沙发上,“妞,说说你最后关头怎么良心发现了,还想着给我这个孕妇填饱肚子。”

    乐悠悠抿了抿唇,“梵卓说你还饿着肚子,我当然想把他拐到床上去了。”

    “我真是白交了你这个朋友。”

    “可是我家男人有良心,非说要给你做饭,我还能怎么办,只能忍着。”

    “完了,你现在是**上脑了,你说我怎么就没看出你是这样的女人呢?”

    “现在看出来也不太晚,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麻烦你给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好吗?”

    “我家的床可劲造,给你提供地方了,你怕什么?大不了你们地上来,总不能玩儿的太嗨了,直接掉到了楼下去吧?”

    乐悠悠连忙打了一个停止手势,朝着第五念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老司机,我甘拜下风了。”亏得她能把这话讲的面不改色的。“念念,你自从结婚以后,果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了,害的我听了都要羞红了老脸。”

    “他是不是进去好久了?怎么还不出来?”

    “年轻火力壮,自然要多冲洗两遍。”乐悠悠不以为意。

    梵卓不是因为洗的时间太长没出来,而是看到了乐悠悠所做的笔记,有怎么对付吸血鬼的方法,本来他并不想看的,可是眼睛那么刚巧的瞄到了。

    她的本子上出现吸血鬼三个字,那么惹人注意,他想不关注都觉得困难。

    挣扎了好久,他终究是没能控制自己,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本子,然后细细的翻开了起来。

    她的多数办法对付简单的吸血鬼还算是管用,像是他这样级别的吸血鬼,根本没用,白扯。

    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儿,知道她写的这些东西有可能是针对自己,梵卓就会觉得呼吸都跟着困难了,哪怕那些方法并不能伤他多少,可是悠悠却想要对付他。

    蓦地,传来敲门声,他呼吸一紧,立刻放下了笔记本,然后故作没事儿的开门,“你洗好了吗?”

    “嗯!”

    梵卓不明白,她想要对付自己,为什么还要对自己笑的那么灿烂,害的他根本不知道乐悠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们要吃饭了,你要不要看着我们吃?”本来是想邀请的,可是他根本什么都不能吃,所以她只能换一种说法。

    梵卓一怔,随后点点头,面对乐悠悠,他总是学不会拒绝。

    梵卓一向安静,哪怕是听着乐悠悠和第五念说话,他也不曾插过嘴,就在那里默默的听着。

    看了一眼时间,“我要先去回去了。”

    乐悠悠抬眸看向了梵卓,发现他有些闪躲自己的视线,张了张嘴什么也没问,点点头说道,“好,等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

    送走梵卓,乐悠悠有些闷闷不乐,“你的小可爱有点心不在焉。”

    “嗯,我也感觉到了。”

    “你说他是不是没吃到肉,所以有点魂不守舍的?”

    “那我现在要不要洗干净了给他送过去。”

    “如果你想。”第五念无所谓的耸耸肩。

    乐悠悠瞪了她一眼,“给你美的,又想支开我,你说你家闵军爷也不在家,你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

    第五念表示很忧伤,这都是什么朋友,她这么体贴的为悠悠着想。

    梵卓下了楼,在正大门有一辆加长的林肯车正等着他,眼见他缓缓走来,立刻有人下车为他亲自开门,“伯爵,请上车!”

    他微微颔首,整理了上身的衬衫,然后弯腰进了车子,惊见车内的男子,一头金色的头发异常的耀眼,如碧海蓝色颜色的眼睛泛着水润的光芒,他与梵卓冷漠的面容大有不同,是一个开朗阳光的男人呃,吸血鬼。

    见梵卓上了车,立刻举起自己手中的香槟酒杯,“嘿,亲爱的老处男,听说你破处了,我故意从遥远的大洋彼岸赶过来,与你一起庆祝,你开心吗?”

    梵卓顿时黑了脸,“你怎么会来华夏国?”

    “不是说了吗,来庆祝你破处吗?”

    梵卓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你若是无聊,族中的事情也就烦请你多费费心思,别再给我招惹出什么麻烦来?”

    维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们还能不能做朋友了?能不能别张口就替那些老不死的,我是真心来为你庆祝的。”维诺立刻凑向他的面前,笑的一脸不怀好意,“说说看,你憋了几百年,是不是把人家姑娘玩儿的就剩下了一口气了?”

    梵卓面色坦然的落座,然后随手抽出了一本杂志,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丝毫不把维诺放在了眼里。

    “拜托,你倒是说句话,想要急死我一颗少男之心吗?我就是比较好奇,你这人有严重的洁癖,怎么就让那个女人怕上你的床,快来说说她的身材怎么样,惹不惹火,比夏娃还要让人**吗?”说完还吧唧了嘴巴,梵卓却是真的想到了乐悠悠的完美身材,一手掌握不住的大小,s曲线已经令他丢盔弃甲了。

    那日他的确是喝醉了,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春梦,本想在梦里放纵,却没有想到梦想了以后,她竟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直言让他负责,当时他的确是蒙圈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之前乐悠悠在她的面前,是很坚强的模样,掉眼泪根本就没有过,他第一次看见她哭,什么都妥协了,就连被她拐到做男朋友,都不敢有意见。

    更何况,他一直都是喜欢她的,只不过他因为自己的身份,却是什么也不敢说,毕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有无尽的生命,而她须臾短短几十年,可以有幸的经历生老病死,每一样都令他羡慕不已。

    “看你这副回味的表情,我都开始要幻”他的头快速的一偏,梵卓却是已经落下了自己的拳头,车子内壁被他砸下了一个凹槽,换来维诺怪叫了一声,“我去,你这是做什么?想杀了我,还是想毁了车子?”

    “不许你幻想她。”梵卓的五官很立体,眼睛深邃,举手投足尽显优雅,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绅士,至少他沉下脸的时候,没人敢惹他,但是在乐悠悠面前单纯懵懂的表情至今没人看见过。与明朗的维诺判若两人,所以他突然变了画风,的确是把维诺吓坏了,尤其表情这么狰狞的怒吼着他,到现在都有点回不过神。

    “我,我就是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连见,见都不没见过,我怎么幻想?”哎呦,梵卓的醋劲未免也太大了吧!

    “你连想都不许想。”

    “梵卓,你的醋劲太大了。”

    “”梵卓放下了杂志,闭目养神,决定不搭理他。

    “帕乌都和我说了,那个姑娘追你追的紧,我看你也喜欢的不得了,还不如就从了人家,吊着人家姑娘算什么英雄好汉?”维诺说的义愤填膺。

    梵卓蓦地沉默了起来,久久的并未说一句话。

    维诺叹了口气,“你倒是和我说句话啊!”

    久久以后,梵卓淡淡的下了结论,“帕乌就是个叛徒!”

    维诺一窒,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好友气抽过去了。“谁让你和我说这个,你就没别的对我说的,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想不想娶人家,或者你只是为了玩玩儿?”如果是最后一种,他倒是觉得这是件好事儿。

    梵卓睁开了双眸,眸光隐晦,泛着幽幽的冷光,却是紧闭着嘴巴,硬是不说一个字。

    “我就是怕你这副样子,大老远跑来给你做智囊团,你说我容易吗?”

    “维诺,你好吵!”

    维诺深吸了一口气,“我是问问你的真心!”他已经伸出手指用力的捅了捅他的胸口,这个未开化的感情小白痴。

    “维诺。”

    “什么什么?”他立刻像是渴望被安抚的小狗似的凑到了他的面前,“你说我听着。”

    “我要找到鲁神石!”他的目光异常的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