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6 再遇顾南(三更)
    37 om

    “我要找到鲁神石!”

    若不是在车子里空间狭小,他真的就要暴走了,“梵卓,我看你是疯了,鲁神石只是一个神话,这种东西或许根本不存在,你别白费力气了好不好,踏踏实实做你的伯爵,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梵卓固执的说道,“你不懂。”

    “我,我是我不懂,我能懂个屁啊,做人有什么好的,做了人以后你就会死,下辈子说不定还要变成什么猫猫狗狗,或许变成毛毛虫,难道这样你都无所谓吗?”维诺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气炸了,怎么就遇见这种脑袋不开化的顽固。

    “不,活了快五百年了,我已经活够了,看尽了这个世界,我很想体会一回,死的感觉。”

    维诺揉了揉太阳穴,“好吧,我已经知道了,你肯定是喜欢那个女人喜欢的要疯了,都开始做不切实际的梦了。”现在知道了答案,他倒是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他又不能看着好友继续犯傻,“梵卓,别招惹那个韩魅,你和我都能够轻易的感受到她的危险,更何况鲁神石只是个传说,她或许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不,家族记载,的确有鲁神石。”梵卓必须得承认,他一直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吸血鬼,每天总是想着怎样慢慢的老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一直都是这样,连一丁点的改变都没有,脸上没有皱纹,甚至连根白头发都没有。

    “那种几千年以前的古籍,你信吗?”

    梵卓坚定的点点头,很真诚的说道,“我信。”

    维诺一口气没提上来,“梵卓,你这颗脑袋到底是怎么长得?”

    “我本来也要放弃了,可是却有消息传来,韩魅手上就有一块鲁神石,你也知道这事儿并不巧和。”自从遇见了乐悠悠,他就无时无刻不想成为一个人类,只有成为一个人,才有资格去喜欢乐悠悠,这些他从来不敢对别人说。

    “所以你就不管不顾的一个人来到了华夏国?就为了韩魅手上的那块鲁神石,若是这是个陷阱怎么办?”

    梵卓淡淡的问道,“能死吗?”

    维诺磨了磨牙,好想把梵卓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石头?

    这家伙一心求死,都快要疯了,难道活着不好吗?虽然偶尔会有孤独,会面对朋友,爱的人死亡,可是漫长的时间长流里,时间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东西,能够抹去很多东西,就像是曾经他也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过去了几十年以后,他现在连对方的长相都忘记了。

    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的习惯,为什么梵卓就是这么叛逆吗?

    “算了,和你说的太多,我可能真的会被你气死了。”一说到死,梵卓的眼睛就会发出闪闪的光,吓得维诺立刻改口,“你别多想,这个气死了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不是真的会被气死。”真怕了他缠着自己,让自己气死他可怎么办?

    遇见一个耿直的孩子,他也是彻底没辙了。

    手机铃声响起,梵卓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喂?”

    乐悠悠略带着哭腔,“梵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梵卓一窒,“你,你哭了?”这种哭与之前她装哭非常不同,他的心一下子就被揪扯在了一起,疼的不知所以。

    “是,我哭了。”乐悠悠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呐喊。

    手机里还能听见第五念安抚的声音,梵卓急躁了起来,“你为什么哭?”

    “梵卓,我是被你气哭的,被你气疯了,你想折磨我就直说,何必总是吊着我的胃口。”

    “你到底是怎么了?”梵卓急坏了,不怪乎他猜不透乐悠悠的心思,毕竟从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起,乐悠悠就什么都没说,倒是哭的很凶。

    “你偷看我的笔记本。”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手中紧紧的握住了笔记本,几乎都快要揪成了一团,直接丢在了地上,像一个疯婆子一样,用力的猛踩,恨不能将笔记本踩烂。

    梵卓呼吸都变得困难,他的确是偷看了她的笔记本,“我,对不起,我知道窥视你的**不对。”

    乐悠悠咒骂了一句,“狗屎,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你在上面标注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吸了吸鼻子,“你和我说清楚,被封印吸血鬼的拷问,天主教堂的圣水,还有什么受过祝福的十字架到底是什么鬼,你是不是故意刺激我的?”一想到他看到了自己做的笔记,说不定已经胡思乱想了,怪不得吃饭的时候他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她根本无法想象,他写下这些东西的心情,她光是看着就觉得难受到喘不过气来。

    “我,我没有。”

    “所以就是为了故意气我的?”

    梵卓觉得失去理智的女人太可怕了,他就算是浑身长满了嘴巴,都解释不清楚当时写下那些东西的心情,他能说他就是害怕她真的遇见有能力的吸血鬼,那些简陋的办法很有可能害的她丧命了。所以才会想着帮她重新更改一下笔记而已,根本没有别的用意,仅此而已。

    “悠悠,我没有,我怕你遇见真正厉害的吸血鬼会有危险。”

    “梵卓,到目前为止,我唯一碰见最厉害的吸血鬼是你,是你,是你,混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梵卓急忙的喊了几声她的名字,可是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占线声,导致他脑袋一片眩晕,浑身无力的跌坐在了皮椅上,“梵卓,你怎么了?”

    梵卓侧目,可怜兮兮的说道,“她不理我了。”

    维诺连忙追问,“为什么不理你?”

    “我不想告诉你。”他傲娇的撇了撇嘴,随后闭上了眼睛,蜷缩到了角落,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令维诺想到了一句中国的古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的正是梵卓这样的吸血鬼,他心里咒骂了一句,活该。

    乐悠悠接过了第五念递来的抽纸,哭的气势汹涌,澎湃激昂,好在这里隔音效果做的不错,只要不开窗,不开门,基本上不会被人听见。

    “别哭了,人家不是都说了嘛,怕你有危险吗?”

    “我信他有鬼,他就是不想要我了,故意气我的,你说他一天在我面前装的多傻多天真啊,关键时刻拒绝我,都想出这么婉约的办法,他这不是明显逼着我杀了他吗?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么坏的男人。”

    第五念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在你心里他就这么坏?”

    “是,坏透了。”

    “那你还和人家吻的那么激烈。”

    “第五念,就连你也来刺激我。”她又抽出了几张抽纸,不停的擦着自己的眼泪。

    “好吧,我错了,你大人大量,原谅我吧!”

    乐悠悠气哼了一声,“第五念,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也许吧,但是悠悠,我劝你最好主动联系你的小可爱,他恐怕真的会很认真的听你话,再也不见你了!”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乐悠悠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明艳的小脸上瞬间血色尽失,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拳,没错,那个脑袋不清楚的家伙真的会这么做。

    拨打了梵卓的电话,发现时关机的状态,乐悠悠就瞬间慌了神,随后指着第五念警告她,“你不许乱跑,我去去就回。”

    “好,你快去吧,就算是今天晚上在外面过夜,也不要紧。”

    乐悠悠此时没心情和她开玩笑,握着自己的手机和车钥匙就冲出了家门,直奔梵卓所住的酒店,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好不容将车子开到了目的地,脚踩着地面的那一瞬间,才看清自己穿了一身居家服,脚上踏着一双拖鞋,这副模样还真是有点自毁形象。

    她几乎是哭红了眼睛,想到他可能真的不要自己了,说不定真的会照着她的话去做,永远的消失不见了,她就止不住掩面哭泣,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撞了人,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撞了谁?

    她氤氲的世界里只看得见不远处那道熟悉的身影,好像是提着行李箱,想到他有可能真的要走了,乐悠悠几乎失控的大声的喊出他的名字,“梵卓!”

    梵卓刚好办理完退房的手续,听到乐悠悠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还不等看清楚眼前那道身影,她已经以百米冲刺的力度冲到了他的怀里,许是没有预测到她这么生猛,梵卓一连后退了几小步,还要抱紧她的娇柔的身子,以免她掉在了地上,顺便还踩了维诺一脚,换来他嗷呜直叫,终究没能稳住自己的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略微的皱了皱眉头,乐悠悠哭的梨花带雨,搂紧了他的脖子,无赖的说道,“你别走,我不许你走。”

    梵卓长叹一口气,“我不走。”

    “不走,你拖着行李要去哪里,你别告诉我你拖着行李箱出去遛弯?”

    “我在海边买了一栋别墅,所以打算搬过去,手续刚刚办好,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说。”

    “那为什么我打你电话是关机的状态?”

    “没电了。”

    乐悠悠吸了吸鼻子,眼泪含着眼圈。

    梵卓轻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珠,“别哭,我没有不告而别。”

    “嗯,我怕你再也不理我了。怕你真的听话,就真的走了。”

    “不会,我不走。”

    “就算是我以后赶你走,你都不要走。”

    “好。”

    维诺没忍住,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刚刚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现在瞬间满血归来,怎么办,他突然就瞧不起好友这副陷入热恋中的傻逼模样了?

    不由得打量了一下好友喜欢的女人,这一看不打紧,她不是那个一直向梵卓告白的女孩子吗?

    原来梵卓喜欢的一直都是主动型的,怪不得夏娃会输,那个女人太能装高贵了,刚开始看还觉得有点高不可攀,看多了就觉得这个女人特别能装,让人火大,倒是不如乐家的大小姐来的真实,好歹骂人的时候一直嗓门都很大,那些兄弟姐妹哪一个没被她训斥的服服帖帖的。

    这就是手腕儿,可是在夏娃的眼里,却是没教养的表现,巧合了,梵卓还就是喜欢没教养的乐家大小姐。

    梵卓本来还是死灰一片,现在几乎能够开出一朵花来,“悠悠,我真的不走了,你不用拉着我这么紧。”

    两人转身之际,一抹熟悉的身影不期然的撞入了乐悠悠的视线,她下意识的顿住了脚,却是握着梵卓的手更紧了。“悠悠,你怎么了?”

    乐悠悠摇了摇头,坦然的望向了不远处的顾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