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8 别喜欢另一个我,他太蠢了(二更)
    37 om

    第五绝对于自己这两日能够见鬼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两日他一直装着看不见,听不见,得知了不少的信息,好比他的身份,地府的小阎王,初听到这个身份,他自己差点笑出了声音。

    后来,他渐渐的当做这两只鬼不存在,毕竟没有吓到以萝,也就任由着他们两个人出入。

    能够听到一些他并不知道的事情,算是恶补了一些知识。

    比方说现在,那一黑一白的鬼又摸进了他的书房。

    捧着合约,他的心神已经被那两只鬼分去了几分精力,侧了侧耳朵,仔细去听。

    “老黑,你说小阎王让咱们天天刺激苏子寒,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对小阎王有什么好处?”

    第五绝用力的捏紧了手中的合约,苏子寒能够想起以前的事情竟然是他所为?

    这两日,从他们的耳朵里已经听到了很多惊天的事情,就好比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小阎王的事情。

    他已经搞不懂另一个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让自己的媳妇儿和前世的老情人旧情复燃吗?

    蠢死了,他若是能够将另一个自己揪出来,肯定要将他暴扁一顿。

    “小白,小阎王的心思我们就不要揣测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道理的,我们需要照办就好。”

    “你说也是,小阎王一向是阴晴不定,他的心思不好揣摩。”

    阴晴不定?

    第五绝脸色一沉,眸光暗藏诡谲,他们竟然在背后说他阴晴不定?

    这两只鬼也太不把他这个小阎王放在眼里了,竟然在光明正大的说着他的坏话。

    黑无常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小白,你说这屋子里怎么温度就降下来了?我怎么感觉这么冷呢?”

    “老黑,你都死透透了,还感受个屁温度冷?”

    “不是,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小阎王的身边,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黑无常说罢还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实在是冷的心惊胆战。

    白无常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用自己的手指头戳了戳的黑无常的脑门,“你傻了,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小阎王的身边吗?有他在的地方,温度下降个几度那是什么大事儿吗?”

    第五绝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此时正在关注他的两只鬼,立刻惊悚了起来,就连最冷静的白无常也拉着黑无常的衣袖,“老黑,你看没看见,小阎王刚刚是不是笑了?”

    “是,是那种很阴冷的笑,就像是他之前想要惩治鲁小姐,也是这副阴森森的表情,简直就是太变态了有唔唔。”他一把拉下了小白的手,神情格外的紧张,“你捂着我的嘴干什么?”

    白无常忍不住翻了好多个白眼,“黑无常你不要命了,竟然敢当着小阎王的面说他的坏话,你就不怕日后死的太难看吗?”

    “小阎王现在不是还没有觉醒吗?他听不见。”

    “说的也没错,他若是听见了,准饶不了我们。”

    “得了,还是别说了。咱们等一下还要再去一趟苏子寒那里,还得继续让他经历前世的那些事情。”

    第五绝脸色难看至极,‘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吓得黑白无常立刻抱成了团,我去,没有觉醒的小阎王还是这么的可怕。“老,老黑,你说,小阎王怎么投胎转世了还是这么可怕?”

    “别,别紧张,我们不怕,我们还有重要的任务要做,咱们还是快走吧!”

    第五绝一口气憋闷在了胸口,此时此刻恨不能将他们这两只鬼抓过来,最好是挫骨扬灰了才好。

    眼见他们下一秒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却只能抓住了空气,咒骂了一声,“该死的,蠢货!”一想到这两个蠢货竟然又要去唤醒苏子寒的记忆,想起那些与以萝的回忆,这两个蠢货怎么会是他的手下?

    第五绝暴怒的低吼,抓着手中的合约,用力的扭成了一团朝着门口丢了过去。

    此时方以萝正好推开了门,纸团正中了她光洁明亮的脑门,“哎呀!”

    第五绝下一秒窜了过去,捧着她的脸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打你哪儿了?疼不疼?”

    “倒是不疼,就是被你吓了一跳,你说你一个人在书房乱吼什么?”

    第五绝只觉得心肝脾肺都疼,他一把抓紧了方以萝的手腕儿,“以萝,你别喜欢另一个我了。”

    方以萝眨了眨眼睛,有点听不懂第五绝怎么又开始犯傻了,“不论是你,还是另一个你,不都是你自己吗?我都喜欢,大不了喜欢你多一点还不行吗?”这点小醋还吃个完没完了了,倒是这点小心眼的个性,不论投胎多少世还是这副德行。

    “别喜欢另一个我,他太蠢了。”竟然一手促成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良缘,就这样的蠢货还喜欢他干什么?

    方以萝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真好笑,我怎么觉得你是在骂你自己啊!”

    第五绝却是黑了脸,他多么一本正经说出的话,怎么到了方以萝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说到底,你还是要喜欢他?”

    “小绝,你和他明明都是同一人,你不让我喜欢他,那你还用不用我喜欢你了?”方以萝又好气又好笑的问。

    第五绝傻眼了,“我,我和他怎么能相提并论?你还是要喜欢我,他就不必了。”

    听着他蛮不讲理的理论,就一如当初,他还是那副高不可攀,可以将每一句无理的话说的理直气壮。

    那时的他,去掉了霸道,冷血,无情,独留苏子寒的那份优雅与美好,其实也不算是有多么的成功,他恐怕还是将自己的那份骄傲矜贵,狂妄霸道统统隐藏了起来,想到他那么高傲的人,为了爱她低微到了尘埃里,就会忍不住的心痛。

    “怎么不能相提并论了,一样的幼稚,一样的固执,一样的霸道,你们两个人哪儿哪儿都一样,好了,你不要闹了,快回房睡觉吧!”她抬脚正准备下楼,却发现第五绝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回眸望向他,“你若是不来我就要锁门了。”

    第五绝捂着疼痛难忍的胸口,几次轻喘都难以抚平心里的毛躁,“我睡觉,你别锁门。”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就是被被自己气到了。”

    “工作不如意了?”

    “不至于。”

    “意墨又惹你生气了?”

    “我是个大人,能和那个小鬼斗气吗?”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就算是再怎么小混蛋,也舍不得动他丝毫。

    “难不成是感情世界受创了?”

    他一把搂住了方以萝,轻咬住了她的耳垂,换来她吃痛,“你属狗的,咬我做什么?”

    “惩罚你,谁让你身边的痴情种那么多?”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甘心的追问,“若是那个苏子寒再找你,你怎么办?”

    方以萝回身搂着他,然后踮起了脚尖,轻咬住了他的耳朵,笑的像是一只偷了腥的小猫,“你说,就像你刚刚那样,我咬住他的耳朵作为惩罚怎么样?”

    第五绝收紧了自己的手臂,将她更贴近自己几分,刻意避开了她略有凸显的小腹,恶狠狠的说道,“你敢。”

    “这是你刚刚教我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咬耳朵也是一种惩罚。”

    第五绝这一晚上已经是够难过的了,再被方以萝刺激了两三个来回,已是心力交瘁了,他像是个孩子似的,抱着她的胳膊死活不撒手,“老婆,你是我老婆,你只能爱我一个人。”想到苏子寒正在慢慢回忆起前世,而他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方以萝抿唇,笑而不语。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产检。”

    “你要陪我?”

    “怎么?不希望我陪你去?”前几次他都有工作耽搁了,这一次好不容易腾出了空,她好像是满脸的不乐意。想到这些日子她总是一个人,没有任何的怨言,懂事儿的让人心疼。

    “没有!”方以萝的脑袋里已经开始盘算明天要如何支开第五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