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9 老公我想你了(三更)
    敲了敲他办公室的大门,“请进。”

    顾南算是主任医师,有自己的办公室,“你说你这么闲该不会是医术太差,所以都没有病人了吧?”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下午有场手术,坐诊室也不在我的办公室。”

    第五念耸了耸肩,“好吧,你不会面临失业,真为你开心。”

    “吃饭了吗,我请你吃我们医院的食堂?”

    “小气鬼,你们医院能有什么好吃的?”她挥了挥小手,“等一会儿和我爸妈他们一起吃,这顿饭你可以先记上。”

    “那好,以后请你也一样。”

    第五念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说吧,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顾南开门见山,也不拐弯抹角了,“说说悠悠喜欢的那个男人吧!”这个时候,他挺像来一支烟的,想到第五念还是个孕妇,心思刚起,也就作罢了。

    “你见过?”

    “前几日见过一面,看样子来头不小。”

    “我之前听悠悠提起过,这两次见过了才知道他好像是个伯爵,家族产业涉及甚广,很殷实,之前我总怕他把悠悠骗了,后来见到本人了,我真怕他被乐悠悠给骗了。”

    顾南问了一句,“你见过几回?”

    第五念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大概有四五次吧!”

    顾南深吸了一口气,“第五念,好歹你也是乐悠悠唯一的朋友,你怎么不给她把把关,就见过四五次,怎么就判断那个男人是好是坏?”第五念淡淡的看着他,一直保持着神秘的微笑,他轻咳了两声,掩饰掉脸上的尴尬,“很抱歉,我知道我管的有点多了,但是我真的挺担心她的。”

    “看得出来。但是”

    “但是什么?”顾南的心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

    “顾南,悠悠这个人认死理,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孩子,十匹马也拉不回来,有些事情不吃亏,根本不懂得放手,就算是吃亏了也未必知道放手。”

    “所以你就看着她这么沦陷下去?”

    第五念笑了笑,反问道,“你何以见得她会吃亏?”

    “那个男人”本来想要吐槽那个男人不是个好人,话说了一半就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没品了,所以只能作罢。

    “顾南,如果你不是我老公的朋友,多余的话我都不太想说,悠悠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你们相处的时间比较短,但是我相信你肯定也了解不少,你和她不太可能,就不说她有没有喜欢的人,最初你喜欢的是她的性格,可能最后你也会败在她的性格上,哪怕爱上你,也不会有所改变,而你也做不到为她放弃一起的地步,有些话你可能觉得我说的太满了,但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好好想想我今天所说的话,你和她没有走到一起也算是一件好事儿。”

    “你也觉得我和她不可能?”顾南不由得苦涩一笑,被第五念轻易的否决了,与被乐悠悠判处死刑的滋味儿没好到哪里去。

    “相爱的时候,我们谁都会冲动,可以为了彼此放弃全世界,可是真的在一起了,你就会明白,人生割舍不下的太多了,你也不可能做到,为她放弃你的事业,父母,甚至是家庭,而悠悠也不会去迁就,更加不会委屈求全。”

    “难道她喜欢的男人就可以为她放弃一切。”

    第五念笑了笑,“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但是我敢肯定,悠悠愿意为他去学会迁就,学会委曲求全。”

    “那一次我企图伤害你的事情激怒了她,或许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可能了吧!”他企图想要伤害悠悠所在乎的家人,这是她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他揉了揉酸疼的眼眶,“算了,我一个大男人,拿得起自然也要放得下,好歹她是我第一个那么喜欢的女人,怎么也要真心的祝福她,希望她可以幸福。”

    “顾南,那次的事情,悠悠并不怪你,如果换做是我们两个人,可能做的事情比你还绝,但是这些皆是你摆脱不掉的责任,每个人都有我们要守护的人,你和悠悠终究不是对的那个人吧!你的关心我会转达给她,希望你可以振作起来,毕竟爱情不是我们生命的全部。”

    “谢谢你的安慰,我终于明白御尘喜欢你什么了!”

    “喔,你说说看,让我也知道知道自己的优点。”

    顾南勾起唇角,轻漾出了一抹弧度,“够冷静,虽然重情,却是比任何人都分得出轻重。”

    第五念点点头,眯着眼睛笑道,笑的眉眼弯弯,“继续夸奖,别停,没听够。”

    许是与她聊过了,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两人之间相处的模式也亲昵了一点,顾南推了推她的脑袋,“患者,你出门下到九楼,心理科挂号,那里专门治疗你这种症状的。”

    “我什么症状?”

    “其实医学研究表明,现在自大自恋也是一种心理疾病,你有病得治疗。我这里是外科,看不了你的顽疾。”

    “行啊,顾南,你这人的嘴巴可真毒,我优秀我骄傲怎么了,总比自卑要强吧!”

    看得出第五念故意和他闲聊打趣也是为了安慰自己,“我没事儿了,乐悠悠不喜欢我死不了,缓个几日就好了,你快去找闵妈妈吃饭吧,别饿坏了你家闵宝,若是御尘那小子回来,因为这事儿给我痛扁一顿,我就太冤枉了。”

    第五念一怔,“你怎么知道我家闵宝的小名。”

    “整个军区大院的人谁不知道,你家那口子把自己的微信名都改成了闵宝爸爸,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你家闵宝这个土到爆的小名。”

    土到爆?

    第五念双眼冒出了愤怒的小火苗,临走之前也要踹他一脚,“你才土呢,我家闵宝这个小名怎么了?好听到爆了好吗?”

    顾南吃痛的缩回了脚,“哎呀我去,名字是你起的?”

    “没错,就是我起的,怎么了?你有意见啊!”

    “没意见,这名字起的挺好的。”就是有点太土了,当然最后一句没敢说。

    第五念轻哼了一声,“再见,别送了,送了也不领情。”

    听着第五念甩上了门,砰的一声传来,着实吓了他一大跳,顾南摸了摸鼻子,幸亏刚才没有冲过去,万一一不小心那扇门甩到了鼻子上,那滋味儿肯定很酸爽,不由得摇头失笑,“这么火爆的个性,闵御尘怎么受得了?怎么以前没看出他有受虐倾向呢?”

    第五念翻开了闵御尘的微信,因为备注一直存着老公两个字,所以他改了微信名,她也不知道。

    点击了他的详细资料,能够清楚的看见,微信名字写的是闵宝爸爸。

    她微微勾起了唇角,没有想到他也会闲着没事儿做这样的事情,她之前不怎么太爱玩儿手机,一般都是用来联络工作的,微信很少玩儿,手机桌面干净的就剩下电话,短信,相机,微信这样的东西,再无其他的。

    就连闵御尘的朋友圈也仅仅只是看过几眼,因为太过简单了,之前也没有什么东西,所以粗略的看了一眼,倒是今日打开一看,自从和她在一块了,满满的都是她。还有闵宝的b超照片,每一张都详细记录了闵宝的状况,每一此都有变化,证明他正在健康的成长。

    随便点开一张,都能看见两个人共同的好友的留言,拉到了底都看不完,无不是打趣,挖苦,羡慕的,就连平常不冒泡的韩之寒都发了几个鄙视的眼神。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喜欢记录她的每一刻,有好多都是抓拍的瞬间,每一张都把她拍得很漂亮。

    “竟然不知道你还挺闷骚的!”她说罢,却是氤氲了眼圈,看了最近一条朋友圈,图片是她正在做孕妇瑜伽的照片,也不晓得他什么时候偷拍的,没有任何的文字。

    她拍下了今天照的b超照片放送给他,将详细的资料发送给了他。

    然后用语音发了一句,“老公,我想你了!闵宝也想你了!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闵御尘所处在敌人能够监控的范围,屏蔽了所有的通讯设备,所以根本看不见第五念所发送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