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8 小绝昏倒(四更)
    躲在暗处的安沛奕刚刚还在夸妈妈太厉害了,看着那个庞然大物瞬间倒地的时候,连他都要忍不住嘴角狠抽了几下,看着挺狂拽炫酷的,怎么还没有嘚瑟两下就被人袭击了呢?

    安沛奕已经不忍直视,刚刚那道狠厉的光,打在了那条龙的脑袋上实在是太痛了,他光是看着都觉得脑仁疼了。

    青龙晃动了自己的脑袋,感觉晕晕乎乎的,下一秒又是轰然倒地。

    第五珊珊见状,若是青龙再次强撑下去,可能会消耗所有的灵力,说不定千万年都不会苏醒过来。

    “青龙,归位!”

    黑衣男子是旱魃女君的心腹,非台。

    亿万年来,一直陪伴左右,早就沾染了她身上的气息,甚至是旱魃女君的凶煞,尤其是来的时候女君赐给了他一件法宝。

    足以抵挡他们这些尚且还不成熟的能人异士,就算是他们中混迹了一个小阎王,也不过是还未觉醒。“青龙,作为四方神兽,你就这点本事不成?酒囊饭袋还想灭了我们家主子不成?”

    青龙见不惯这个臭小子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企图再次爬起来,好歹他身为华夏国五千年以来唯一的龙族后裔,怎么能被这样一个无名小卒看轻了。

    “青龙,不可逞强,听我的,归位!这是命令!”她将最后命令二字格外的加重了几分。

    青龙狠瞪了非台一眼,转瞬间回到了四方手链之中。

    非台冷冷一笑,“第五珊珊好久不见!”

    第五珊珊颔首,“是好久不见了,记得上一回见面,你还被我揍成了猪头,如今倒是变得人模狗样了!”

    非台咬了咬牙,想到女君交给自己的任务,只是‘送礼’,而不是捣乱。“今日我便不与你斤斤计较,女君只是让我送了礼,可没说还让我喝杯喜酒。”

    察觉出对方的不怀好意,喊着勿念与霍语,“把他给抓住,盯紧他,这个老妖怪就没安过好心!”

    霍语抓住了类似古代的弓弦,这是她的干妈,第五贞送给她的礼物。

    她用力勾住了弓弦,透明的弓箭泛着血丝,朝着非台而射。

    非台脸色大变,堪堪躲过,用力握紧了双拳,想到自己今日的目的,坚决不能让他们坏了自己的好事儿,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女君给他的大凶之器,轩辕夏禹剑,众人又俗称轩辕剑,此剑甩众神采首山之铜为黄帝所铸,是黄帝的佩剑,蚩尤欲夺之,黄帝以此剑杀之。

    后来就变成了大凶之剑,当初女君为了黄帝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谁知黄帝最后卸磨杀驴,也用了这把剑刺进了女君的心口处,沾上的女君的心头血,吸取了女君的怨与恨,还有浓浓的不甘,此轩辕剑便被女君直接封在了冰棺内,后来女君现世,一起带着这把剑出了不周山。

    女君发誓,要用轩辕剑为自己报仇。

    轩辕剑跟在女君的身边比他这个心腹还要久,早已经养出了自己的灵来!

    “拦住他们几个,我去破了他们的阵法!”

    “你敢!”第五姗姗的脸上闪过一丝惊骇,是因为她已经认出了那把轩辕剑。

    非台冷笑了一声,“想要阻止我,那就来吧!第五珊珊我们上一次过招的时候,是三十多年以前,让我看看你的本事!”说罢,便拔出了轩辕剑,扑面而来的凶煞之气直接将护住第五念的阵法划开了一道口子,阵法金光忽闪,瞬间就被破坏了。

    此举也惹恼了第五珊珊,只见她甩开了鞭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她腾空而起,两个人在半空中纠缠着。

    阵法松动,第五念和乐悠悠立刻就感觉到了,“不行,时间不能再耽搁下去了,阿姨你快来看看念念的情况怎么样了?”

    第五念又被众人七手八脚的被推上了手术台,许是被人推搡着,外加一丝紧张,甚至是担忧,外面为她拼命的人不在少数,而她迟迟生不下孩子,若是她一分钟生不下来,他们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她一急,只觉得身下一下子就湿透了,顿了顿说道,“我,我好像羊水破了。”羊水破了就差不多要生了。

    宋莫兰立刻检查了一翻,脸上闪过一丝的惊喜,“宫口已经开了七指,现在可以生了,丽丽,赶快给念念准备止痛泵。”

    新一轮的阵痛开始了,第五念忍不住用起了爸爸教自己的方法,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慢慢大口的吐着气,摇着头说道,“妈,我不用止痛泵,用了我根本不知道疼,也用不上力气去生孩子,耽误时间,就这么生。”

    “念念,等一下你会痛的受不了的。”

    “没事儿,我能忍,忍不住我就叫”

    第五念坚持,产房一片嚎叫,产房外一片鬼哭。

    因为有人助威,那些本来应该四处逃窜的小妖又跑了回来,与他们一起撕扯着残破不堪的阵法,非台也不与第五珊珊恶斗,仅仅只是寻找最合适的机会,将轩辕剑深深刺入了阵眼之中,只见清风居剧烈的摇晃了起来,阵法的金光消失了,第五姗姗企图用脚踢开那把轩辕剑,因为是上古的神物,剑内又隐藏着剑灵,岂能容忍第五珊珊如此不敬,震慑出一抹怒意,直接将第五珊珊弹开了。

    她就像是一只破了线的风筝,形成了一道抛物线,不知道被弹到了哪里去。

    阵法已破,非台笑的甚是爽朗,“哈哈,阵法已破,大好的机会摆放在眼前,你们还等什么?”

    只见那些妖魔鬼怪争先恐后的朝着产房而去,产房内小小的天地,围绕着手术台还有一道羸弱的阵法,此刻受到了外面轩辕剑的魔力,逐渐破碎的状态。

    众人只觉有什么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心神一凛,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死一线,乐悠悠大喊了一声,“我暂时挡住他们,你们不要分神!”

    她手持桃木剑,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却是丝毫不敢离开手术台半步。

    宋莫兰大喊了一声,“别管他们,我们只管生孩子。”

    “念念,用力”

    “我数1,2,3,你跟着我们一起使劲儿。”

    第五念已经是浑身冒汗,疼的放声大叫,双眼圆整,她大叫的声音甚至是掩盖了那些妖魔的嘶吼,她唯一坚定的信念那就是生下闵宝,她要去找老公,绝对不能让他出任何的事情。

    “啊”

    第五念凄厉的叫喊声划破了夜空,第五绝因此分了神,按住那只狼妖,却是一不小心被对方的狼爪抓破了自己的胸口,他吃痛的后退了几步,离他最近的沐云瑶上前,一把将他拉了回来,躲过了那只狼妖的再次攻击。

    第五绝只觉得心口异常的难受,“小绝?”沐云瑶震惊的看向了第五绝的胸口,此时正泛着妖冶的黑气,他整张脸煞白毫无血色,眸光微闪,胸口带来的痛仿若是带着身体内的四肢百骸都跟着痛了起来。

    他眼前闪过了很多画面,有他,有含笑,有老黑,有小白,有那个人,偷第五家命簿的人,不,他不是人,该算得上是

    他胸口的黑气大盛,两眼一翻竟然晕厥了过去,吓得沐云瑶连忙将他代理这个危险的地方。

    魏玄熙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争分夺秒的冲进了产房,与乐悠悠并肩作战,但是妖魔太多了,他们双拳难敌四手,直至狼妖企图占据虚弱的第五念,魏玄熙暴怒的喝出了一声,随即化成了一道强光直接没入了狼妖的体内,一把抓起乐悠悠的桃木剑,朝着他的胸口窝狠狠的刺了进去。

    乐悠悠摇着头,企图拉回自己的桃木剑,魏玄熙却像是不容她后退,强压住了体内狼妖的魂,然后将他的身子没入桃木剑之中。

    他的灵魂都跟着一起颤痛,随后喷了一口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