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0 方以萝来了(二更)
    她身着一袭简单的白色连衣裙,挺着不小的肚子,长发披肩,随风舞动,在黑寂的夜空里荡出一抹极小的弧度,她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孩子,但却是很耐看。

    坚韧的面容上布满了凝重,黛眉微拧,她对于这样的激烈的场面好像丝毫不放在眼里。

    只见她手捧着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子,缓步朝着他们走来。

    最先看见她的人是第五姗姗,她握紧了手中的鞭子,极力稳定自己的心神,“以萝,你回去!”

    乐悠悠见到她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她虽然不知道方以萝是什么来头,但是却知道,她肯定有办法摆平现在这种困境。

    方以萝站在很远的地方,微微顿住了脚步,柔柔一笑,“姑姑,我说过要助念念生产的,你忘了吗?”说罢,她再次抬起了脚步,从身体汇聚起了一股莫名强大的气场,从内而外的散发着暖暖的光晕,每踏出一步,她身上白色连衣裙随着脚步变动,被一股极为强烈的金光笼罩,整体变成了一个古代的女子。

    再见之时,她梳着瑶台髻头顶斜插着一直卿云拥福簪,身着一袭正红色织锦羽纱裙,脚上穿一双云丝绣花鞋,烟罗袖带无风自迎。她恍若是下凡的仙女,光裸白皙的脖颈没有任何的装饰,唯独胸口上方那个玉肌扇的印记格外显眼,还泛着莹润光泽。

    她缓缓的走到了轩辕剑的面前,柔嫩白皙的小手轻轻一推,刚刚还阴气大盛的轩辕剑随之倒去,一股强大的气浪越过了方以萝,随即荡漾开,阴煞之气震慑好多妖魔,满地伤员痛哭哀嚎。

    眼见她缓缓的朝着屋内走去,众妖好像很怕方以萝身上所隐藏的巨大力量,单单只是靠近她半分,就会令他们浑身都不自在,潜意识告诉自己,必须跑,有危险。

    可是那双脚仿若是定格在了地上,却是怎么也无法动。

    方以萝捧着木盒子缓缓的靠近他们,走一步,他们退一步。

    直至走到了已经忘记疼痛的第五念面前,见她还怔怔的望着自己,方以萝轻轻一笑,“姐姐,没人能够伤的了你,有我在,有小绝在,你会没事儿的。”

    她抚摸着胸口伴有灼热的玉肌扇印记,她知道,阎绝或许已经来了,如果不是封印解开,她恐怕也不知道姐姐今日就生了。

    “你”第五念虽然知道方以萝的身份会不简单,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的不简单。

    本来躲在暗处的非台只想看事情的发展是否会按照女君设想的去发展,却没有想到突然出现了方以萝这样一个异类,计划被打乱了,轩辕剑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作用,那些妖类好像很惧怕方以萝,并不敢靠近半分。

    如此一来,他就必须横插一脚了,坚决不能让他们得逞了。

    女君说了,第五念的孩子不可以出世。

    非台腾空而起,朝着方以萝飞去。

    他所到之处,就像是解开了那些妖类的穴道,各个都能活动自如了,尤其是在非台的带领下,每个人都热血沸腾,恨不能企图吸尽第五念身上的灵气,哪怕是作为她的孩子,得以出生降世,也好过做一个鬼。

    第五姗姗和勿念愤然而起,与非台做了正面的交锋。

    方以萝却是不慌不忙的打开了锦盒,只见一连串的金光字符,皆是他们看不懂的字样,集体冲上了天空,看似排列成不规则的图案,以第五念为圆圈为轴,围绕成了一个圈,随后开始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开始旋转了起来,每个字符金光大盛,还带着弥弥佛音,若是心灵纯净者去听,会觉得心旷神怡,若是心灵污秽者去听,自然是心烦气躁。

    有些道行低的妖魔鬼怪已经不受控制了,捂着自己的脑袋满地打滚了,在地上滚了没几圈,然后就随风而逝了,连个渣都不剩下。

    勿念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望着围绕第五念上方的那些字符,心中暗衬,这到底是什么,既不像是梵音,也不是佛家之语,可是他听着却是倍感亲切。

    道行稍高的也经不住那个东西不停的发出刺耳的声音,此举大大的增加了勿念几人的作战效率,非台见状,脸色微变,指着方以萝怒问,“你是谁,为何非要坏女君的好事儿?”

    方以萝懒懒的抬起了眼睛,好似两把小刷子的睫毛轻颤,淡淡的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谁敢伤我姐姐的性命,我便让谁灰飞烟灭。”

    “好大的口气,那就试试你是否真的这么厉害?”非台知道自己无法立刻近了她的神,只能使出幻术,分化出多个自己,与那些难缠的人交手。

    第五姗姗喊了一声白昭昭,“替我保护好方以萝。”

    白昭昭虽然没有回答,身形却是朝着方以萝飞奔而去,与非台正面较量,一时之间打的难舍难分,本来一面倒的局面,此时却因为方以萝这个异数,现在局势已经开始在扭转了。

    因为方以萝打开了神之音,已经惊动了鲁氏神脉的几大长老,神之音随着少主失踪就消失踪迹了,他们多年来寻觅未果,如今神之音的力量如此强大,证明有人正在使用,几大长老欣喜若狂,在他们几乎对鲁氏神脉绝望的时候,他们又感受到了少主的神秘力量,才能不让人激动。

    “大长老,你听见了,这是神之音的清心音,是少主,肯定是少主!”

    “没错,当年三岁的少主失踪,神之音也跟着失踪了,如今我们鲁氏神脉衰落,少主又重现踪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少主溜走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之前的召唤根本没用,少主很是抵抗,若不是先祖有规定,不让我们入世,恐怕我们现在早就找到她的人了。”

    “依我看,我们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召集鲁氏神脉的七大长老,以我们的神力合并,集体召唤她回来,就不信不成功。”

    “快,去召唤其他几位长老,必须趁着神之音的威力,我们召唤少主回来,鲁氏神脉坚决不能在我们这辈人终结。”

    方以萝明白,自己打开神之音的盒子,必定是抵抗不住那些老家伙的召唤,所以她现在必须和自己抢时间。

    非台来势汹汹,孩子的精魄却是不能及时送达,若是孩子再不生下来,恐怕连念念和孩子都会有危险。

    方以萝双手合十,微微闭上了眼睛,红唇轻启,念着众人听不懂的语言,她的声音很慢很慢,每个音符咬的很重,声音落下,她念过的音符就从那层保护层里跳了出来,变得金光四闪,随后快速的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直至她念完所有的字符,每一个字符都变得金光大盛。

    她再次念起了咒语,仿若是天籁一般,清脆悦耳,好似一道清泉划过光滑的鹅软石,置若浩荡天地之间,没有杂质,只剩下一片纯净,纯的人心澄清,净的化开心底的恶,唯独只剩下真善美。

    宋莫兰几个人本来还非常疲惫,此时听过这个世间最美好的声音,精神百倍,更别提其他人。

    念出神之音她必须静心,刚开始还可以做到,只是后来耳边响起了陌生的声音,“吾以鲁氏神脉召唤,鲁含笑归来!”一遍一遍,不知厌烦,几乎很快就要干扰她原本的心境。

    方以萝很怕压不住自己,只能以疼痛来刺激自己的神志,许是两方都不示弱,她一下子没承受住,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去。

    神之音以一种奇异的速度快速旋转了起来,那神威之力已然让一旁的魏玄熙有些招架不住,捂着自己的伤口连连后退。

    非台真身见状,甩开了束缚,朝着跪在地上吐血的方以萝猛然的击出了一掌,魏玄熙深知念念很看重这个朋友,想也不想的扑了过去,已然是做好了替她而死的准备,他闭着眼睛没有感受任何的痛,只觉一道劲风拂过,那令人惊骇的力度立刻转变的方向。

    ------题外话------

    哎呀,筱萋都卡上瘾了,省的平常你们没动静,今天看见你们这么活跃,我都吓坏了。

    月票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