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4 何必单恋一枝小野花(二更)
    第五念朝着门口望去,门被推开的那瞬间,扑面而来的潮湿气息,他所在的地方一直不停的渗着水,不过片刻,已经是留下了一大滩的水迹。

    他面色苍白,脸上毫无任何的血色,却依旧无法不损他俊朗帅气,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的薄弱。

    全身都湿透了,他呆滞的目光游走在每个人身上,最后定格在了第五念的面前,朝着她缓步而行。

    乐悠悠张嘴想要去唤闵御尘的名字,第五绝拍拍她的肩膀,食指放在自己的嘴边,‘嘘’了一声,大家立刻会意,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旁若无人的走到了第五念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光滑的石头,送到了她的面前。

    第五念怔了怔,有片刻回不过神来。

    蓦地,想到了他们临走之前的对话,她闹着要礼物,他说他在做任务,根本没有地方去买。

    而第五念也并非是真的要礼物,只不过是寻着一个借口,希望他能够平安的回来。

    所以便随口说出,那就带块石头给我吧!

    第五念捂着嘴无声的抽噎了起来,他回来了,还带了一块石头作为礼物送给她,可是他却只剩下一抹精魄!

    泪水氤氲了眼前的视线,导致她已经看不清他手心里的那块石头到底好不好看。

    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触他手心里的石头,明明还隔着一点距离,她却是能够感受到周身无尽的凉意,冷的她心头发慌。

    接过了那块石头,闵御尘微微勾起了唇角,“我回来了!”

    许是心头唯一重要的事情一了,便再也没有牵挂了,他两眼一翻便昏了过去,阎绝手握玉肌扇扇骨,在他的眉心划出了一道符咒的样子,光芒四射,随即又快速的隐没在他的眉心里。

    第五念连忙站起了身子,企图想要抱住闵御尘,却发现自己产后所剩下的力气实在是太薄弱了,还不等抱住闵御尘,两个人就要一起跌倒在地上了。

    阎绝一把将他们两个人全部提了起来,然后放到床上,“姑姑,你想个办法封住姐夫的那抹精魄,我回地府先去看看姐姐回古代的最佳时间,这件事情不能再推迟了。以萝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至于孩子就遵照她的意思,与闵宝是龙凤胎,对外就这么说。”他双眸绽放出一抹寒光,用力握紧了双拳,那些让含笑害怕的神,他会一个一个的揪出来,将他们戳骨扬灰。

    “等一会儿我就回来!”说罢,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幽森的黑暗的石板路,远远的望去,竟是一眼看不见尽头,道路两旁栽种着地府的彼岸花,开的异常的妖冶,这条路他倒是有些时日没走了,如今走在这里,竟是说不出的怀念。

    很快便能够看见无数的鬼火仿若很有秩序的排列,照亮了一条很是宽广的道路,熙熙攘攘的街头,鬼群攒动,见到几日未见的小阎王,立刻恭恭敬敬的打了声招呼,却是没有一个鬼敢凑到他面前寒暄。

    却唯独有这么一个胆大的鬼,幽冥河的河神忘川。

    小阎王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地府真的是太无聊了。

    忘川像是窜天猴似的冲向小阎王,只见他动作十分敏捷,很轻松的闪过了忘川的猛扑,忘川也习惯了这个冷冰冰的小阎王,立刻兴奋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又失败了?”

    小阎王顿时黑了脸,这个家伙怎么就那么确定自己一定会失败?

    见好友的脸色黑如锅底,笑的像一只偷了腥的小猫,想到自己现在这个态度好像有所不妥,故作忧伤哀婉的模样,好声好气的安慰好友,“阎绝,其实你都失败了十二世,再多一世也不算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朵小野花呢?”

    阎绝立刻翻脸了,呵斥了一声,“你说谁是小野花?”

    忘川是一个皮肤粉嘟嘟,还带着婴儿肥的少年,有点像是邻家的小弟弟,殊不知他是一只不知死了多少年的老鬼,还记得当时他看着阎绝沉入一条河里,想也不想的就跳下去救人,没有想到人没救上来,倒是死了。

    忘川睁开眼睛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阎绝,然后开始了做人时候耍无赖的个性,非说自己是救阎绝才牺牲的,其实那日不过是他与鲁含笑的第一世,也是生平第一次尝到被人拒绝的滋味,只不过是想到河里安静一会儿,谁能想到就被拥有鬼眼的忘川看见了,还以为他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自杀。

    虽说小阎王是亲眼看见忘川在水里挣扎,然后咽气了,还真就没把忘川当作救命恩人看待,倒是忘川非让小阎王报恩。

    再后来,他就死缠着小阎王,时间久了,忘川还真的成为小阎王在地府唯一的朋友了。

    “好,好,鲁含笑不是小野花,我才是你心中的那只小野花好不好?”说罢,还朝着好友抛了一个媚眼,硬生生让阎绝打从心底打出了一个冷颤,甚至还磨了磨牙,“你再敢给我拿出这副死模样,小心我送你去投胎。”

    一听说要投胎,忘川立刻老实了,“咱们还能不能做好朋友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每回都要拿这样的事情来威胁我,闹着玩儿怎么还和我下死手呢?大不了我以后都不再说你的小野花了好不好?”

    “你再叫她小野花,小王就让你下辈子投胎做野花,任人践踏。”

    忘川立刻闭紧了嘴巴,死活都不敢再去撩拨阎绝了,这厮是真的小心眼,一定会说到做到。

    他活的这么逍遥自在,可坚决不能去做小野花。

    “黑白无常呢?”说起黑白无常二人,阎绝几乎就要磨碎了一口白牙,这两个蠢货,让他们两个人去调查轮回盘的事情一去就没了动静,除了坏他的好事儿,就做不明白一件像样的事情。

    想到苏子寒能够将方以萝记起来,有这两个蠢货一半的功劳。

    “刚才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了,然后就去了轮回盘那边,好像是大难临头一般,还急匆匆的把陆判也找了过去,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儿要商议吧!”

    “我让他们调查那些神仙的事情,他们两个人竟然给小王私下开小会儿了?”多半能够猜得出来,这两个老鬼肯定是不想得罪天上的那一位,所以找陆老头商量对策。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用力握紧的拳头昭示着有人要倒大霉了。

    忘川也深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得罪小阎王,若是真的把他惹毛了,他恐怕真的要去投胎做什么小野花了。

    阎绝身形一闪,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下一秒钟,轮回盘那里出现了一道伟岸挺拔的身影,守着轮回盘的小鬼惊见半个多月没回来的小阎王,瞬间打起了精神头,“见过小阎王。”

    骤然,阎绝身形一晃,整个人已经走进了旁边的办公室,动作十分的粗鲁,直接踹开了大门,吓得房间里黑白无常,陆判,钟馗,牛头马面,孟婆几人,见小阎王踢门而入,办公室内的几个老鬼吓得顿时手足无措,想躲都没有地方躲。

    最后集体悻悻然的高呼着,“欢迎小阎王回家!”

    阎绝冷眼扫过黑白无常二人,冷冷一笑,“再叫上十殿阎罗,地藏王菩萨,五方鬼帝,我看基本上就齐了,说不定就可以把我推下台了。”小阎王阴阳怪气的说道。

    所有人集体摇着脑袋,就好像是拨浪鼓一样,不,不,他们可没有人这么想。

    “小阎王,我们不敢!”黑白无常都快要吓破了胆子,他们先回地府的,没有为小阎王去调查那些仙山的来历,反倒是在这里商量对策,依照小王爷的脾性,现在肯定是濒临发飙的顶点了。

    “不敢?”他掏出了玉肌扇,直接甩了黑白无常两个大爆栗,“你们两个老鬼还有什么不敢的,质疑上级命令,不遵从,还敢给小王拖后腿,每日每夜跑到苏子寒的床前,去唤醒他前几世的记忆,你们是猪头吗?”

    黑白无常两只老鬼面面相觑,“不,不是你让我们去唤醒苏子寒的记忆吗?这一世送鲁含笑一个心想事成吗?”

    阎绝听闻此话,差点没气抽过去,“鲁含笑爱上了我,还有苏子寒鸟毛事儿?你们两个老鬼的脑袋被驴踢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