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6 打人
    “你是秦忆烟?”

    被称之为秦忆烟的女人此时现在只是一缕幽魂,她怔怔的望着眼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少了平时的睿智,倒是多了一丝的疑惑,“你是谁?”

    第五念耸了耸肩,“你的后世,第五念。”

    “后世?”

    对第五念惊世骇俗的说法,秦忆烟根本就是无法苟同。

    “放开我们,你们若是再阻拦我们,等王爷回来了,必定不会饶了你们。”

    “王妃因为妇德,已经被王爷秘密的处死了。”

    “你们胡说,王爷怎么可能处决了王妃,一定是萧侧妃在背后搞得鬼。”

    “我们家王妃清清白白的,岂能容忍你们血口污蔑。”

    眼见外面两个小丫鬟被一群丫鬟婆子按在了地上,有些婆子甚至举起了板子,朝着两个小丫鬟的身上招呼去,秦忆烟第一次失去了自己的理智,立刻大声的喊道,“住手!”

    第五念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对于她来说,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解除秦忆烟心中的恨,至于其他人是死是活全凭个人的造化。

    秦忆烟已经死了,即使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见,也只有第五念一个人能够看见她着急的模样。

    很奇怪,面对第五念这样一个外人,她竟然很轻易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你能不能救救我的婢女?”当初她执意嫁给慕以农,换来的只有十二年相敬如宾的生活,她从十五岁的少女,熬成了二十七岁的命妇,这期间的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唯一真心相待的也就只有这两个婢女了。

    “可以,但是我出手太重了,打伤了人怎么办?”

    秦忆烟素净的小脸上划过一丝的冷然,“打死了又能怎么样?”她的骄傲与尊严从来不容许他人践踏,而她和苏子寒的事情,必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如果不是忆萱给她喝下了有问题的茶水,她又怎么会死的这么突然。

    想到忆萱,唯一真心相对的妹妹,竟恨不得她去死,秦忆烟高傲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一丝的裂痕。

    第五念扬了扬眉,这性格还挺招她喜欢的,就是有点太高傲了,不太会低头,这性格容易吃亏。

    “行,等着我!”

    说罢,第五念甩开了手中的鞭子,直接走出了门外,许是外面的打斗太过激烈,所以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的身影,直到一截长鞭甩了过去,打中了一个娇柔的小丫鬟,惹来了她杀猪一般的嚎叫,这时才有人注意到第五念。

    众人抬眼看去,参与暗杀王妃的人皆是脸色大变,当初秦忆烟断了气,他们才撤离的,现在怎么又活生生的跑了出来,还摆出一副如此凶神恶煞的表情,就像是索命的恶鬼,众人争先恐后的逃窜。

    大喊着,“鬼啊,有鬼!”

    第五念一鞭子甩了过去,直接抽打在一名娇俏艳丽的小丫鬟身上,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袭击,她只能凭着身体的惯力,然后朝着一面倒去,甚至是因为对方收回了鞭子,整个人还在地上滚了两圈。

    香梨和樱桃见到自家王妃好好的,刚刚心中涌现出的恐惧也随之消散了,哪怕他们受了伤,也觉得值得了。

    “王妃!”

    第五念淡淡的看了一眼香梨和樱桃,冷冷的说道,“爬起来走到我的身后。”

    香梨和樱桃两个早就习惯,王妃的性子一向冷淡,就算是面对喜欢的王爷,她依旧能够压抑的住内心欢喜。

    两人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缓步走到了第五念的身后。

    “你们两个人上伤到了哪里?”

    香梨和樱桃说出自己所受伤的地方,第五念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句话听过吗?”

    香梨和樱桃点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明白。”

    “身为我的婢女,被人欺负了还不还手,说出去丢人,若是以后还想留在我的身边,那就拿出你们的本事让我看看。”

    香梨和樱桃面面相觑,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他们的心目中,王妃一向是高高在上,仿若是雪山之巅,不食人间烟火,最不屑去理会那些俗人俗事的,眼下这话里的意思是让他们动手打回去?

    许是从来没想过王妃还有这么接地气的一面,香梨和樱桃也顾不上他们面对了这么多人,是否能够打赢,只顾着兴奋去了。

    “你与他们这些跳梁小丑闹在一起做什么?裔王妃的身份足以打发了他们。”秦忆烟身为秦老将军的嫡长女,身份自然是比别的官家小姐还要尊贵,依照秦老将军的军功,说她与公主平起平坐都不为过,当初秦忆烟主动说要嫁给裔王的时候,皇上是非常高兴的,毕竟他心里的太子人选一直都是裔王,如今娶了手握兵马大权秦老将军的嫡长女,绝对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所以,秦忆烟的灵魂是高傲的,她甚至觉得和萧侧妃争宠是一件掉份儿的事情。

    可是第五念与她不同,她觉得自己被人打了,若是不还回去,都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儿,事后想起自己哪一块儿地方没有发挥好,都会后悔。

    第五念故意装作听不见秦忆烟的话,眉头一挑,“怎么?你们聋了不成?”

    香梨和樱桃感受到从第五念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也不知道从哪里鼓起了勇气,双双撸起了袖子,朝着萧侧妃所带来的人走去。

    萧侧妃的人见他们只有两个人,不由得嗤之以鼻的笑了,在一个嬷嬷的眼神下,也纷纷撸起了袖子,准备应战,毕竟刚刚第五念也就是耍了鞭子,在他们看来会不会使用鞭子还两说,毕竟秦忆烟高傲惯了,从来不会去做任何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

    眼见他们黑压压的一片涌了过来,香梨和樱桃有点吓坏了。

    第五念横眉冷怼,“想跟在我的身边就别做孬种。”毕竟她日后还要使用这个身子很长一段时间,如果她的婢女这么不济,最后也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当然,你们若是不想留在我身边也可以不用反抗,等着挨揍其实也挺好的。”

    香梨和樱桃下意识的摇摇头,不,如果王妃不要他们了,他们还活着做什么?

    反正怎么做都是死,还不如勇敢点,和他们拼了。

    常言道,穿鞋的不怕光脚的,他们什么都没有了,自然也就不害怕失去,难得王妃这么喜欢斤斤计较,他们不舍命奉陪,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来呀!”

    “香梨,咱们两个人打死云屏这个小贱人,就是她在背后总说咱们王妃的坏话。”

    想到往日的总总的深仇大恨,香梨和樱桃用力的握紧了粉拳,朝着那群人就冲了过去。

    两方对垒,人数悬殊,萧侧妃这边的人根本就不怕香梨和樱桃,甚至还觉得他们有点不自量力,所以也都不把他们两个人放在眼里,只是没有想到云屏才上前了一步,就被第五念的鞭子狠抽了一下,疼的她嗷嗷直叫,愤恨的等着秦忆烟,恨不能将她瞪出一个窟窿眼来,萧侧妃的人微微一愣,没想过王妃会不顾及身份与他们厮打起来。

    第五念才不管那些破事儿,始终不忘初心,坚定的认为,别人若是敢欺负她,那就做好被她报复回去的准备。

    得了第五念的相助,香梨和樱桃也多了几分的勇气,更加肆无忌惮的大展拳脚了,仅仅只凭着他们两个人就杀得他们措手不及,尤其是第五念的鞭子甩的出神入化的,根本就不像是耍鞭子,倒像是真的有几分本事。

    云屏立刻悄悄的退出了人群,决定去找侧妃。

    第五念故意当做没看见,正好她也想会一会那位萧侧妃,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这么轻易的打败了自己的前世。

    一院子的人被第五念抽的无路可走,甚至是伤痕累累,每个人都在心里乞求萧侧妃能够快一点赶来,就算是不被王妃的鞭子抽死了,也要被这两个不知轻重的丫鬟打死了,他们根本不敢反抗,反抗一下那些鞭子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朝着他们就抽了过来,一群人躺在地上疼的来回打滚。

    “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