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8 秦忆萱已死(三更)
    第五念出了大门,就抓瞎了,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在大门口转了一圈,不由得跺了跺脚。

    “王妃?”

    身后传来香梨和樱桃胆怯的轻唤,或许他们两个人现在也搞不清楚,他们王妃就像是唤了一个人似的。

    第五念回眸,上前一把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樱桃,“走,带我去见妹妹!”她不知道妹妹今世的名字,以免说错了,也只能暂时以妹妹称呼。

    樱桃一听王妃要去将军府,不由得脸色一变,连忙摇摇头,“王妃,你可不能犯傻了,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议论你和苏大将军的事情,你现在去将军府,岂不是惹祸上身吗?”

    香梨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之中,“王妃,莫要因小失大,你无论如何也要为小郡主着想,日后她长大就真的抬不起头来。”

    第五念根本听不进去这些事情,她没想过去改变以萝的前世,但是好歹来世,她不能背负着这样的悔恨去活着,至少她该有自己的人生。

    “算了,既然你们不想告诉我,那我就打听去!”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但是裔王府地处繁华的街市,外面还有亮灯的小商贩,寻几个人打听一下去苏子寒将军府的路应该不会太难。

    香梨和樱桃被王妃惊世骇俗的举动吓坏了,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找,不出明日,整个京城都知道王妃深夜去了将军府,虽说将军夫人是王妃的妹妹,可到底是他们之前的关系就有不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王妃这辈子都会说不清楚。

    见第五念真的要逐个人去问,秦忆烟吓得连忙拦住了她的去路,“等,等等,你把香梨和樱桃打发回去,我再带你去找她。”

    “好!”

    威逼利诱,第五念算是什么招数都使用上了,总算是将香梨和樱桃打发回去了。

    深夜之中,只有第五念身穿一袭白衣走在黑夜之中,身边还跟了一个鬼影。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占用了我的身体?”她一向波澜不惊,即使面对这样巨大的变故,依旧能够保持自己的那份淡定,从容。

    “我据实相告,你会把你的故事告诉我?”

    秦忆烟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惘然,对于以前的那些事情,她已经不想去想了,或许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从来就没有完美的时候,而他爱的是当年的那个小丫头,却不是长大后为他改变的秦忆烟。

    “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这么恨王爷?”

    她一直深受一夫一妻的制度影响,看着闵御尘的前世三妻四妾,还会是有些不舒服,更加不理解自己的前世竟然会允许小三进门。

    既然对方都进门了,自己的前世也不是没大脑的女人,怎么会把夫妻关系处的这么糟糕?

    秦忆烟痴痴的笑了起来,“对于你来说,很重要吗?”

    第五念很认真的点点头,“很重要,不妨告诉你,你和王爷是我和我老公的前世,因为你临死时发下了毒誓,来世不是他死便是你死,所以我老公出事儿了,而我来到你的身边,是希望可以解开你的心结。”

    她浑身轻颤,怔怔的看着身侧的第五念,苦涩的笑了,“你的意思是说,来世我还要和他纠缠不清是吗?”

    “是,我是你的来世,王爷是我老公的来世,主要是为了救我老公。”

    秦忆烟拧眉,“这与忆萱有什么关系?”

    提到秦忆萱,第五念眼底闪过了一丝哀痛,“快,希望还来得及,先带我去见她再说。”

    在秦忆烟的带领下,他们两个人走了一条小路,来到将军府的后门,敲响了后门,有仆人来开门,惊见秦忆烟,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裔王妃?”

    “你们将军夫人呢?”第五念焦急的询问。

    对方一怔,随后面色略显几分犹豫,第五念心头咯噔一下,深怕自己来晚了,一把推开了那位仆人,然后在真的秦忆烟的指引下,一路走到了秦忆萱的小院。

    远远的能够听得见院子里传来轻轻的啜泣声,还伴随着小丫鬟哭天抹泪的喊道,“二小姐,你说你怎么就想不开了呢?”

    秦忆烟若不是因为死掉了,现在脸色肯定很白,她失了以往的冷静与自持,一路冲到了秦忆萱的卧房,本想推门而入,却是整个人穿入大门,然后跌进了屋子里。

    秦忆萱安静的躺在了床上,小厅内还有一条晃眼的白绫,在轻微的晃动着,摇晃出令人眼花的弧度,她没有想到忆萱真的自杀了?

    认真说起来,秦忆萱算是她一手带大的,爹爹常年征战,娘亲死的早,二娘也是卧床的病秧子,整个将军府就只剩下她和秦忆萱相依为命,根本没有什么嫡庶之分,她是真心的拿她当做妹妹看待,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如此疼爱的妹妹最后竟然是杀害她的罪魁祸首,她到死的时候都闭不上眼睛。

    可是她不恨,顶多下辈子不再相见。

    她唯一恨得是,慕以农错认了别人,而辜负了这些她对他的情深,这辈子她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请求皇上赐婚,本以为他会如自己一般开心,却没想到自己大婚之日却得到曾经承诺会认出自己的男子的冷嘲热讽。

    她仿若是跌入了地狱一般,至此便是相敬如宾生活,若不是那晚他喝醉了酒,强行要了她,导致她后来有了身孕,最后竟变成了不得不留下,依照她果断的性子,恐怕此时自己早已经不是裔王妃了。

    后来,为了女儿,她只能强行装作自己活在一场幸福的梦中,哪怕他并不爱她,为了能够让女儿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也会竭尽全力为她营造出一个幸福的家庭。

    她侧目,闭上了眼睛,然后微微的侧开了身子,却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没想过要她去死,哪怕她曾经想让她死,到底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

    第五念推开了门,立刻冲到了秦忆萱的面前,抚摸着早已经冰凉的尸体,看样子已经是死了一段时间,她立刻冲了出去,希望秦忆萱的灵魂还有所徘徊,没有立刻去投胎,可是她在整个院子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不由得泄气了,她还是来晚了。

    总想着去改变一些事情,可是那些事情就好似遵循着历史的轨迹,不曾脱离过轨迹。

    她又回到了秦忆萱的卧室,神情间闪过一丝的痛楚,想到以萝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她就忍不住的心疼,真是一个笨蛋,明明对不起的人是秦忆烟,可是她就是走不出那个死胡同,将所有的一切全部补偿给了她,让她受之有愧。

    “忆烟?”

    若不是那声音显得太过惊喜了,第五念恐怕都不会抬起眼睛,怔怔的看着对方一副古人的打扮,面容有些眼熟,很快的就想起了对方是谁?

    “苏子寒。”

    他的表情甚是激动,所以也忘记了彼此的身份,一把将第五念拉入怀中,第五念一脸懵逼了,只听对方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你没事儿就好,当我得知她竟然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我差点都要冲进裔王府去了,不过看见你没事儿了,真的是太好了。”

    第五念用力挣脱了苏子寒的怀抱,冷着一张脸,“苏子寒,我妹妹尸骨未寒,你就做出这样对不起她的事情,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苏子寒冷冷上扬的嘴角,“她联合萧侧妃去害你,这些你都能忘了吗?”

    “该你屁事,她害的人是我,与你有什么关系?”想到这个男人不爱秦忆萱,却娶了她,致使秦忆萱走向死胡同的罪魁祸首除了他,还能有谁?

    不喜欢一个人,何必给她希望呢?

    秦忆萱是死在他的绝情里,而非是自作自受。

    苏子寒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秦忆烟,明明一样的音容样貌,他为什么就是觉得眼前这个秦忆烟就像是假的。

    “苏子寒,其实我一直都想送你一句话,你不配得到忆萱的喜欢!”说罢掉头就走,在门口的时候顿住了脚步,“厚葬我妹妹,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在脑海里想了一遍,说别的威胁,恐怕对他并没有什么用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