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5 起疑心(二更)
    “回禀王爷,王妃去了棺材铺,说是要给他家老爷订一副棺材。”回来禀报的下属听到这些话就是一阵心惊胆战的,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王爷王妃的关系已经闹得这么僵,王妃巴不得王爷去死。

    慕以农用力握紧了一旁的茶杯,不过是瞬间,茶杯便碎成了粉末,他反手拍向了桌子,双眼瞪得老大,吓得跪在地上的下属一动不动,清风的脸色更是好不到哪里去,紧接着又有人来回报,“禀报王爷,明月又传来口讯了。”

    “让人进来。”

    不一会儿走来一位翩翩少年,是明月的下属,偶尔也会有这样的荣幸,面见王爷,只是今日王爷心情不太好,当然去跟踪王妃的一举一动的他们,自然之道王爷为什么心情不好。

    恭敬的抱拳行礼,“启禀王爷,王妃刚刚去了街头的一位老李先生的家中,两人聊了不过几句话,然后就大吵了起来,至于他们都说了什么,我们隔得远听不太清楚,王妃的警觉性很高,我们只能远远的跟着。”

    “那个老李头是做什么的?”

    少年抿了抿唇,“据说是专门办理白事儿的,人死后一系列的事情全部交给对方来处理,也是老百姓所称之的白事儿先生。”

    慕以农皱起了眉头,他已经被烟儿弄得晕头转向了,临走之前要了一千两的银子,去了棺材铺要给他订棺材,然后又跑到白事儿先生那里和别人打了一架,她到底想做什么?

    “王爷,王妃去了银号兑换了银票,出来的时候买了两个包子,正在回王府的路上,其余的事情你可以问明月,属下便告辞了。”

    慕以农挥挥手,打发跪在地上的那个人一起离开,随即心力交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两日烟儿的举动实在是太可疑了,自从他回府以后,那个高傲清冷的秦忆烟就像是死了一样。

    死?

    这个字令他莫名的恐惧。

    现在的她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令他的心头惶惶不安。

    现在的秦忆烟在他的眼睛里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似的,陌生到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靠近。

    清风小声的说道,“王爷,王妃已经回府了,回来之后先去看了郡主,然后回房间的路上遇见了萧侧妃,二话不说就把萧侧妃给揍了。”

    话刚落下,萧侧妃就来了,她的智商偶尔在线,就好比她深知裔王不是一个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所以自然不敢再他的面前太过放肆,“参见王爷。”

    慕以农抬眸睨了一眼萧颜脸上哭花的妆容,还有零碎的发丝,无疑不证明她刚刚被人欺负了。

    “起来吧!”

    “王爷就不问问颜儿这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王妃打的不是吗?”

    萧颜一脸震惊,“王爷你是知道了?”

    “刚知道。”

    萧颜很是痛心,“王爷为何从府外回来就对颜儿如此的冷漠,为什么不问问,王妃为什么要打颜儿?”

    慕以农淡淡的问道,“为何?”

    这两个字听在萧颜的耳朵里,再敷衍不过了,揪着自己的衣服痛哭出声音,“王妃说她看颜儿不顺眼,所以就打了颜儿,虽说颜儿只是个侧妃”

    慕以农无情的打断了她,“退下去吧!”

    “王爷?”萧颜震惊的看着这个从小喜欢到大的男人,很难想象他会如此的绝情,她被王妃打了,王爷这是打算不闻不问了?

    “丢出去!”慕以农神情很是冷漠,刺痛了她的心。

    至少在今天以前,她一直以为,就算是他对自己清冷薄淡,但是也不会为了秦忆烟对她如此冷颜厉色。

    下一秒清风就推门而入,直接拉起了还在错愕之中的萧颜,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拖出了房间。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浑身虚弱的瘫坐在椅子上,揉了揉泛着酸涩的眼睛,说不出内心的恐慌,烟儿越来越不像她自己了!

    猛地站起了身子,却是忘记了书案的桌角,他被绊倒了,模样甚是狼狈。

    至少回来的清风就不曾见过这般失魂落魄的王爷,他征战沙场,勇猛无敌,现在狼狈的趴在地上的形象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连忙上前扶起了慕以农,“王爷?”

    慕以农被清风扶了起来,随后挥挥手说道,“本王无事,派人盯住王妃,有任何的举动立刻回报!”

    “是!”

    深夜时分,第五念是被秦忆烟唤醒的。

    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将乐悠悠之前为她准备好的东西带上,本来想再添置几件的,四处打听了一圈,古代对于捉鬼的东西,都是骗人的把戏,更别提什么黄纸,朱砂之类的,害的第五念都想自己开上那么一家店。

    “外面有人守着,你该怎么出去?”

    第五念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呗!”

    秦忆烟眉头深锁,“王爷已经开始怀疑你了,连派人守着都是清风这样级别的人物,我不愿意招惹事端,你这么做很容易就会惹来他的注意。”

    “如果我说是故意的呢?”

    “故意的?”秦忆烟蹙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五念耸了耸肩,“惹他的注意,你和他才有多多相处的机会。”其实她希望秦忆烟多给王爷一个机会,她偏执的认为,自己老公的前世肯定不会太渣,好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秦忆烟冷笑道,“我人都死了,还有什么机会和他多相处,就算是他真的喜欢上我了,喜欢的也是你这种性格,而并非是真正的秦忆烟。”

    第五念摇头笑了笑,红唇轻启,不知念了什么咒语,只见秦忆烟就像是被什么吸走了似的,下一秒她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沉,映入她眼前的女子竟是与自己有着很相似容貌的女人,她的衣着看在秦忆烟的眼里有点惊世骇俗。

    她只不过是穿着一身象牙白的连衣裙,当时还是孕妇装来着,看着很是宽松,胳膊和腿露在了外面,整个人看起来倒是很有精气神。

    “你?”

    “我是第五念!”

    “我可以回到我自己的身体里?”

    “可以,只不过你终究是已经死的人,没有体温,没有脉搏,没有心跳,当你真正能够化解恨意的时候,也就是你真的死亡的时候。”

    秦忆烟对谅解慕以农的事情还是有所抗拒。“我们还是去离心湖吧!”

    “也好,尽快找到玲珑的魂魄,生魂不能离体时间太长了,我腿脚比较利索,翻墙也难不倒我,咱们还是换回来比较节省时间。”

    秦忆烟很是担心女儿的情况,两个人调换了灵魂,便出了房间,躲在暗处的明月立刻吩咐手下,“快,去禀告王爷,王妃要出府。我先跟去,沿途给你们留下记号。”

    “是。”

    慕以农并未睡,一本奏折看了整整一个晚上,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有点发呆。

    直至有人来报,王妃出府了,他才从神游之中回过神来,望着此时的夜色,如今已经是戌时,这么晚了她要去哪里?

    “带上十个人的小分队,暗中保护王妃,本王马上就到!”

    “是,王爷。”

    第五念早就让樱桃在王府外准备好了一匹马,十分庆幸自己当年有学骑马,虽然是为了穿上帅气的骑马服,但是为了配得上自己的装备,骑马虽然比不得那些专业比赛的运动员,倒也算是业余者骑的不错的人。

    所以她跳上了马背,然后看着站在下方的秦忆烟,“你坐在我后面。”

    秦忆烟轻飘飘的飘到了马背之上,第五念从怀中抽出一根红线,系在了自己的腰间,然后回头将那根红绳系在了她的腰间上,“一会儿马儿跑起来就抓着根红线。”

    “好!”

    躲在暗处的明夜频频蹙眉,王妃在干什么,她刚刚好像是和谁说话?

    可是明明就只有她一个人啊!

    难不成是在和鬼说话?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明月不由得搓搓胳膊,感觉自己的汗毛都要竖了起来,自从回府,她就觉得王妃变的怪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