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2 王妃断气了(五更)
    “那个法师有点道行,我怕他识破我已身死的事实。”

    “我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有多少道行?”第五念拍拍她的肩膀,“我没事儿,你若是还想救玲珑,就必须照着我说的去做。”

    “什么?”

    “现在回到你自己的身体里,好好的睡上一觉,养精蓄锐!”

    秦忆烟虽然认识第五念的时间不长,但是却能摸透这个丫头的脾性,“好。”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下一秒便是身子一沉,整个人虚弱的瘫倒在了床上。

    第五念趁此机会,决定去离心湖再看看。

    秦忆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后,便是浑身无力,然后便体力不支的昏了过去。

    樱桃虽然被王妃呵斥了,心里是万般的委屈和难过,但是心里还是关心王妃的。

    再次敲了敲房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不由的急了,连忙推开了房门,王妃躺在床上睡过去了,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随后想到王妃的睡眠质量特别不好,只要有一点声音就会醒,她刚刚闯进来那么大的声音,连一丝清醒迹象都没有,不由得心慌了,连忙上前,小声的唤道,“王妃?”

    她一连唤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她的答复,樱桃伸手轻轻试探了王妃的鼻息,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温热气息,王妃断气了?

    樱桃不由得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随后想到了什么,然后便是掉头就往外面跑去,“来人那,快来人,王妃断气了。”

    慕以农并未走,而是在院落外安静的站着,本想等秦忆烟收拾妥当,两个人再一同前往玲珑的院子,他真的很担心玲珑,毕竟她是自己的女儿,又是他和烟儿唯一的血脉。

    过去了那么久,没有等到秦忆烟,而是等到了樱桃的大呼小叫,还说出王妃断气了这样可怕的话。

    他掉头就冲进了院落,看着樱桃哭的甚是伤心,不由的触动了他那颗不安的心,冷着脸呵斥道,“不许胡说,烟儿在哪里?”

    樱桃抹着眼泪,指着王妃的房间,“王妃在自己的床上躺着,王爷,樱桃现在就去喊医生过来。”

    慕以农竖起了眉头成一个‘川’字,让他不禁想到上一回,也是没有心跳,脉搏,身体冰凉,但是等一下他就会醒过来。而他潜意识里,也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发现烟儿这个秘密。

    “不必,本王先去看看,你在院子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情我会喊你的。”

    “是,王爷。”

    慕以农冲进了房间里,因为紧张害怕,他连推开门的力道都没有掌握好,只听大门狠狠的撞击在了两旁,发出巨大的抨击声,他连忙关上了房门,落上了门栓,然后缓慢的走向了她的面前。

    每一步都走的特别慢,踏在地上的感觉却是软绵绵的,他从来不知道短短的几步距离,竟比费劲了功力还要消耗体力。

    来到她的面前,慕以农轻轻的握住了她的小手,却因为刺骨的凉意差点甩开了她的手。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又连忙拉住了她的冰凉的小手,颤抖的大手在她的冰凉的身子上游走,脑门是凉的,脖子是凉的,胳膊是凉的,就连她的腿也是凉的,明明如此炎热的夏季,她却是浑身冰凉。

    慕以农从未有过的恐慌,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整颗心都跟着纠结在了一起,他连呼吸都不敢去试探,生怕答案太过残忍,他会没有任何的能力去承受。

    只能笨拙的执起她冰凉柔软的小手放在嘴边为她吹气取暖,他的大手不停的揉搓着秦忆烟早已经冰凉的身体,“烟儿,你会没事儿的,我给你焐热了,你就好了。”

    她就像是破碎的布娃娃,任人摆布,没有任何的生息。

    慕以农压抑着内心的伤痛,双手却始终不离她的手,声音略显嘶哑,“烟儿,你别吓我,你能不能起来再叫我一声远之,对不起,我错了,我不知道你就是当年那个梨花树下的烟儿,对不起,我就是个混蛋,新婚之夜没能相信你,我只求你别离开我,哪怕你一辈子都变得奇奇怪怪的我都愿意。”

    曾经年少,他去江湖历练,回京的路上,大雪纷飞,他和一个带着帷帽的小女孩被困在山上,他们两个人彻夜长谈。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仅仅只是见了他一面,聊了一夜,便可以了解他的全部。

    第一次有人不问他的身份,而是因为别的对他刮目相看,他想,如果她不是还未及笄,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娶回裔王府。临走的时候,他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距离隔得太远了,他只能听见对方朝着他的方向大喊道,“我叫烟儿!”

    烟,颜,他痴痴的笑了起来,竟是搞错了这两个字。

    翌年,京城有两家姑娘及笄,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去找自己所欣赏的那位姑娘了,却不想一场才艺大赛,夺冠者秦忆烟居然主动提出要嫁给他,面对心目中的那个略显腼腆的女孩子,他根本就没把秦忆烟想成那个女孩子,反而自己的青梅竹马萧颜更像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而他们就这么阴差阳错了,他错过了真正的烟儿。

    想到自己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他埋在了秦忆烟的脖颈出,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哽咽道,“烟儿,别离开我。”

    秦忆烟是被慕以农蹂躏醒的,她十分不想睁开眼睛,却是不得不睁开眼睛,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推开了半分,随后有些气虚,却是不改自己冷漠的本色,“王爷,还是放开臣妾,白日这般举动有所不妥。”

    慕以农怔了怔,眼睛湿润,眼眶通红,望着她冷漠的小脸,胸间瞬间涨满了感动,低下头便吻住了她薄凉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