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4 赵柯又犯病了(二更)
    马车上,明月开始讲诉赵家的情况。

    “赵家老爷子的父亲是咱们盛世皇朝的开国功臣,但是在赵家最鼎盛的时候,赵家老爷子的父亲却做出了震惊朝野的举动,那就辞官归隐,当时的皇帝极力挽留,却始终没能留住赵将军一家,赵老将军说是自己不想再过打打杀杀的日子,也无法习惯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只说若是日后赵家子孙随时待命,赵家老爷子去世以后,赵家老爷子就入了仕途,当时的皇帝感恩赵家之前的所做的一切,所以一路提拔,而赵家老爷子也是个人才,继承了父亲的本事儿,在战场上也算是杀敌无数,屡屡立下了战功。”

    第五念静静的听着,却是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在她的眼里看来,赵老将军可谓是打的一手好棋。通常开国功臣都逃不掉一个罪名,那就是功高盖主。而他选择在最鼎盛的时候退出,保留自己的全家,却是在自己身死之后,让他的儿子接着入仕途,可见这心机真是太深沉了。

    “但是到了赵将军的下一辈,却是无法再培养出一个人才,主要原因在于赵将军的夫人,说起这位将军夫人,当年可是名动京城的第一才女,想要娶她的人都快要踏破了门槛,可是她偏偏看上了赵将军。当时来看,赵老将军隐退,虽然还是会有余威,但是却不足以支撑整个赵家的崛起,多半还要看赵将军的能力,所以这绝对是个豪赌,而事实证明,这位将军夫人赌赢了。赵将军立下赫赫战功,将军夫人也被封为了一品诰命夫人,这位将军夫人有个缺点,那就是护短,极其的护短,不论自家的孩子是对是错,她的胳膊肘肯定是往里拐的。”

    第五念明白了,“所以赵家在走下坡路,与这位将军夫人有逃脱不了的关系。”

    明月颔首,“依我看来,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赵将军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被将军夫人惯养的有点无法无天的,赵将军又是特别感激夫人的知遇之恩,所以想管也是心有余力而不足,好不容易到了孙子辈,赵将军将嫡子嫡孙赵柯带到自己的身边亲自教养,赵家总算是看见了希望。却是没有想到,前几年,赵柯竟然染上了怪病,身体更是每况越下,还有御医传言,他活不过十八岁。昨天王爷让我们去调查赵家,却是发现赵柯竟然能够爬起床了,还有体力练武。”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赵柯,也许所有的突破口就是赵柯,看样子她必须要亲眼看看赵柯才行。

    只是古代男女有大防,她想见赵柯恐怕不容易。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先去看看赵家的形式再做决定。

    第五念到赵府的时候,赵家的人正在吃饭,只是每个院的人口偏多,所以并不在一起吃。

    如今皇上面前最得宠的就是裔王这个儿子,也是太子人选呼声最高的,众人巴结都来不及,谁又敢真正的怠慢秦忆烟这个裔王妃。

    因为早朝的关系,所以家中最大的人物就是将军夫人,当年名动京城的大才女,赵何氏。

    她是先皇钦赐的一品诰命夫人,可以不用跪第五念。

    仅仅只是微微颔首,“参见裔王妃。”

    “将军夫人不必多礼,今日来的如此唐突,主要是有件事情想要来求证。”

    赵何氏的心不由得微微一沉,立刻就想到前几日赵心怡那个丫头没把沐云瑶推到湖中,反而坑了裔王府的小郡主。但是此时,她也只能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不知裔王妃所谓何事?”

    “前两日,我家玲珑与沐家的兄妹,还有你家的心怡丫头去了离心湖游湖,当时落了水,昏迷不醒,本以为只是不小心的事情,可是我家玲珑醒过来,却告诉本妃,是你家心怡将我们玲珑推到离心湖的。赵家是何等的教育,怎么会教出这样心肠歹毒的孩子,但是基于我们玲珑也从来就不是个会说谎的孩子,所以,本妃自然是要来求证,想问问你家心怡丫头那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何氏知道裔王妃是来者不善,只是没有撕破脸皮和他们说而已。

    “竟有这样的事情?”赵何氏故作吃惊的自言自语道。

    “对,本妃今天是来了解情况的,若是我们玲珑撒了谎,我自当不会饶了她,但若是这事儿真的是你家的心怡做的,就别怪本妃不客气了,我们玲珑怎么也都是裔王府唯一的小郡主,也是皇上的亲孙女,两个孩子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推我们玲珑下水?”第五念变了脸,庄肃严厉的表情被她演的入木三分。

    赵何氏见她这般,也顿时有些心慌了。

    “裔王妃,老妇敢用生命担保,我们赵家的孩子绝对不会做出这样丧天害理的事情。”

    “将军夫人还是请上赵心怡上来吧,本妃也好了解了解情况。”

    他们来的来突然了,根本没给赵府任何一丁点的准备,赵夫人面色有难,“裔王妃,你看真是不凑巧,我们家心怡吓坏了,当天就跟着她母亲回了外公家,所以到了今日还没有回来,要不这样好了,等一会儿我们去通知他们母女俩,等回来了之后,我带着他们母女俩亲自走一趟裔王府,给你解释清楚好吗?”

    第五念故作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将军夫人年纪也不小了,左右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本妃就坐在这里等着好了。”

    将军夫人为难了,她是身份高贵的裔王妃,他们赵府自然赶不得,所以只能陪着笑,“倒是麻烦了裔王妃在这里等着,来人,快些上来咱们府里的点心和茶水。”

    “谢谢。”

    很快就有丫头端上了点心和茶水,第五念悠然自得捧起了茶碗,安静的吃起了茶,看在赵何氏的眼里,已然是打定了主意,非要讨个公道不可。

    赵何氏朝着第五念笑了笑,然后召唤着自己身边的大丫鬟,“赶快去李府将心怡他们母女请回来,莫要让裔王妃久等了。”

    第五念含笑,“有劳各位了。”

    赵何氏却是一脸心慌慌,脑袋飞快的转着,想着自己该如何解决裔王妃这个麻烦。

    一老一少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至于聊了什么,恐怕赵何氏也记不得了,顺道向自己的另一个大丫鬟使了一个眼色,放佛再说,你也赶快想一个办法。

    大丫鬟也急坏了,将茶水填满了以后,就退出了房间,召集一群手底下的小丫鬟,让他们尽快的想办法,若是此事认真的追究起来,他们赵家讨不了半分的好处。

    那沐家好说,势当力敌,可是对象换做了裔王府,那可是真的皇亲国戚,身份自然是不同。

    还不等想出一个好办法,便有下人回报,说是赵柯少爷又犯病了,并且是来势汹汹,而医治赵柯少爷的法师这两日回门了,根本不在赵家。

    赵柯是赵家所有的希望,大丫鬟急匆匆的跑进了内堂,“夫人,不好了。”

    赵何氏浑身一震,脸上差点就闪过了一丝的喜色,“裔王妃面前不得放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夫人,柯少爷又犯病了。”

    赵何氏一怔,随后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大丫鬟,让她想办法,可不是让她想出这么个办法,竟然诅咒自己的孙子,本就身体不好,那身子更是单薄,万一真的被人诅咒出点什么事情,她绝对饶不了这个丫头。

    大丫鬟一见老夫人这个表情,就知道她以为这是自己的拖延之计,不由得着急了,“老夫人,柯少爷犯病了,可是无言大师并不在这里,我们该怎么办?”

    赵何氏顿时明白了,跟在自己身边的大丫鬟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除非这件事情是真的,此时也顾不上裔王妃了,难为她如此年迈,还能提着裙子一路小跑掉了。

    第五念怔了怔,看热闹当然不能少了她。

    大丫鬟连忙拦住了第五念的去路,“裔王妃,那是我们公子的院落,你去恐怕有所不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