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5 无支祁再现(三更)
    “裔王妃,那是我们公子的院落,你去恐怕有所不妥。”

    第五念淡薄的眼睛游走在她的手和脸之间,许是因为今天特别霸气的妆容,使得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令人压抑的气息,带着一丝的冷意,大丫鬟被她这个眼神看的直接虚脱了,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太可怕了,那一眼仿若是平静无波的死水,再多看两眼,她觉得自己一定会窒息在她的眼睛里。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皇家之人才有的气魄吧!

    自始至终第五念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用了一个眼神足以战胜一切。

    随后大步朝着赵家老夫人而去,身后呼啦啦的跟着一群人,很快就把那个丫鬟甩到了身后。

    第五念走的飞快,身后的人只能加快脚步,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任是谁也想不透,王妃什么时候这么喜欢看热闹了。

    还没有走到赵柯的院子,就听见很多人在求饶,还伴随着家丁与赵何氏的劝阻,甚至是呕吐声。

    “柯儿,你看清楚啊,我是奶奶,你的奶奶!”

    “夫人,你还是躲远一点吧,少爷怕是又犯病了。”

    “胡说,我是他的奶奶,他怎么可能伤了我?”赵何氏不相信,她是赵柯的亲奶奶,她的孙子一向心底纯善,怎么会杀自己的奶奶呢?

    赵柯提着剑发了疯一样的到处乱砍,其中有逃脱不及的佣人直接被砍伤了,砍死了。

    赵何氏眼见家丁各个挥舞起了棒子,蓦地大喊了一声,“不许用武器,你们若是伤了柯儿,就算是搭上你们全家来陪葬都不够。”

    家丁不让拿武器,那不是等着被赵柯砍死吗?

    这会儿谁也不敢凑上前去了,眼见隐藏在暗处的几个会武功的人纷纷冲了下来,赵何氏又扯着嗓子,告诉他们轻一点,不能伤了少爷。

    赵柯练武的时间并不久,若是真的遇见了什么高手,肯定也是束手就擒的人,可是偏偏他此刻力大无穷,饶是谁都没能拿得住他,几番较量之下,他们这边会武功的人倒是落了下方,被他砍得浑身都是伤。

    第五念急匆匆的来到了院落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看在她的眼里,眼前的人可不是赵柯,而是虚幻的无支祁。

    后面,人身,伴随着他嘶声力竭的咆哮,看起来甚是恐怖。

    怪不得那些人牵制不住赵柯,此时此刻他变成无支祁的分身,光是凭借着他自身的力气,就足以压倒他们。

    樱桃和香梨面对满地的尸体,还有鲜血铺盖的小路,故作了几分镇定与坚强,倒是身后的是个丫鬟有的人已经扛不住的吐了,怪不得他们刚刚听见了呕吐声,眼前这样血腥的场景,他们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空气中还漂浮着浓浓的血腥味,第五念的眼睛触及到了赵柯腰间悬挂的玉佩,图案却是猴面人身。

    连忙招来明月,“拿下赵柯,你可有把握?”

    明月抬眸看了一眼赵柯,自信满满的说道,“有!”

    第五念却是忧心忡忡,毕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明月面对的无支祁,而并非是真的赵柯,“你去拿下赵柯身上的玉佩,若是办不到别勉强,立刻撤回来。”

    明月不以为然,认为王妃可能没有见过她的本事,对她有所怀疑也是正常,双手抱拳,“王妃,你就放心吧!”

    她提着自己的宝剑,脚尖点地瞬间拔地而起,几个蹿跳就来到了赵柯的面前,吓得一直观战的赵何氏立刻就慌了神,这不是裔王身边的明月护卫吗?听说她身怀奇功,是个女中豪杰,若是柯儿面对她,肯定会受伤。她不由得急了,“明月姑娘,这是我们赵家的事情,你还是回来吧,别让我们柯儿伤害了你。”

    第五念上前一步,不咸不淡的说道,“放心吧,明月的功力在江湖上也甚是排得上名号的高手。”

    赵何氏闻言,眼前一阵发黑,她最害怕的就是明月姑娘下手太粗鲁,无意中伤到了他们柯儿怎么办?眼瞅着明月挥起了长剑,吓得赵何氏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她晃动了几下身子,差点就要被吓晕了过去。再次张开嘴巴的时候,说话都发飘。“明月姑娘,剑下留情,可别伤了我们柯儿!”

    “将军夫人放心,明月心中有数,你家赵柯若是还不能稳定下来,想来还要死更多的人。”眼见着赵家已经开始出人立刻抬走那些伤者,死了的人就丢在了原地,暂时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赵何氏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看裔王妃,竟然觉得碍眼到了极点。

    她的大丫鬟竟然没有拦住裔王妃,竟然让她也掺和进来了,还看见他们赵府死了这么多人,若是这事儿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他一向勤政爱民,必定要好好追究此事,赵何氏觉得今日真的是流年不利。

    明月本以为制服赵柯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却是没有想到她空有好的功力,却是拿赵柯一点办法都没有,主要是他的力气太大了,随便挥开手臂,她都感觉像是有一道劲风袭来,扫的她措手不及,若不是定力极好,差点就顺着风势离开了。

    刚刚明明在王妃面前夸下了海口,如今她却是连衣角都没有碰到,明月有点心急了,企图近身搏斗,她弃了宝剑,从自己的靴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

    赵何氏只觉得脑袋发昏,连忙看向了第五念,“裔王妃,柯儿的事情算是我们赵家的事情,你这样带着人来这里,大张旗鼓的捉拿我们柯儿,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第五念浅浅一笑,眼睛故意扫了满院子的死尸,少说也有十几人,“死了这么多人,恐怕不是家事这么简单吧?”

    赵何氏一口气没上来,却是被对方堵的哑口无言。

    “他们是我们赵家的家生奴才,为了自己的主子就算是死了,也闹不到皇上的跟前。”

    “在本妃的眼中,都是人命。”

    赵何氏被第五念不冷不热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直接下达了逐客令,“裔王妃,这是我们赵家的事情,你身为裔王府的王妃,实在是不方便参与进来。”

    第五念挑挑眉,左一个家事,右一个家事,她听着怎么就那么的不舒服呢?“据本妃所知,裔王府中的萧侧妃可是你们赵家的嫡亲外孙女,如此咱们也算是姻亲,赵柯疯了,甚至伤人性命,本妃见了岂能不管?”

    赵何氏的身子轻晃了两下,脸色惨白,被第五念的胡搅蛮缠所折服。

    用力抓紧了身旁大丫鬟的手,发狠的说道,“赶快找人去看着点,别让明月姑娘失手伤了柯儿。”

    没一会儿就窜出了许多的高手,分明是在帮着赵柯,因为这些人的帮忙,明月险些被砍了脑袋,第五念拧眉,招呼着身后十个侍卫,“明月姑娘可是王爷的心腹,若是有个什么闪失,你们能够负担得起吗?还不赶快上去帮忙。”

    赵何氏看着一群侍卫呼啦啦的从眼前越过,顿时心慌的不得了,连忙喊着丫鬟,“快,快去把将军给本夫人请回来。”碍于第五念的身份摆在这里,她不敢有所不敬,只能求老爷快点回来,好救救他们的柯儿。

    明月之前企图想要制服赵柯,可是过了几招之后,她没有讨到半点的便宜,最后就只能将目标放在他腰间的玉佩,一旦目标明确,她的动作就变得迅猛无比,招招狠辣,却不至于致命,利用自己身材娇小的优势,她直接一脚踢中了赵柯的手腕,宝剑飞了出去,赵柯没有了攻击性的武器,立刻就被一群人压制住了。

    赵何氏看的心慌慌,大声的吼了一句,“放肆,还不快点放开我的孙儿,你们莫不是不想活了?伤了她,谁能担得起责任?”

    “我能!”若是论接话茬,恐怕再也没有人比第五念还要厉害。

    站在身后的樱桃和香梨看着赵何氏一脸吃屎的表情,差点没笑喷了。

    明月上前一步,伸手便要扯掉赵柯身上的玉佩,她的举动着实刺激到了赵柯,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愤怒的嘶吼了一声,直接震开了压在他身上的所有人,其中也包括明月,只见她身子被震飞了,第五念手中的长鞭甩起,卷起了受伤的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