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8 无言大师(二更)
    赵家作为开国功臣,懂得急流勇退,才保住了满门,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荣耀。

    赵老将军培养出一个好儿子,机关算尽,就等着他身死之后,皇室还能感恩当年他的军功,一路扶持赵家。

    有秦家和沐家两位大将手握兵权,皇上对于赵家重新入仕,自然是信息不已,兵权分为三份,皇上也安心。

    赵将军也不负众望,收服了幽暹也有他的一部分功劳,如今幽暹还有几个部落并未收回,所以皇上也憋着一股劲儿,让自己的皇子大展拳脚,再顺便瓜分一下沐家和秦家现有的兵权,这盛世皇朝就不会一直都是秦家和沐家独大了。

    尤其是秦家嫡女嫁给了皇家,想必秦将军也愿意放权。

    皇上打着一手的如意算盘,几乎是为了慕家的江山机关算尽了。

    赵家为了自家的荣誉,也甘愿成为一个棋子。

    所以,他们憋了一个大招,那就是用了全部的精力培养了赵柯。

    本以为等到他过了会试,离状元便会更进一步,却没有想到赵柯三年前突然一病不起,整个人瘫软在了床上,全身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

    连御医都看不出任何的症状,说出更加离谱的话,那就是准备赵柯的身后事。

    赵柯是赵家全部的希望,他们当然不能就这么的放弃了。

    广贴告示,只要能够救赵柯,赵家有重酬。

    后来无言大师来了,那块玉佩就没有从赵柯的身上拿下来过。

    而赵柯也的确是好了,但是他病好的事情赵家一直没传扬出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每个月都要去离心湖祭拜湖里的神仙,赵柯本身是有仙缘,可是因为凡间的亲人舍不得,暂时不能回去,所以他们赵家就要好吃好喝的供奉着。

    毕竟这事儿太过匪夷所思了,赵家也只能瞒着,等到赵柯完全好了,再拿下身上的玉佩,无言大师说了,用不了多久,赵柯就会全好了,也就可以不用玉温养着。

    只是他们没想到赵柯最近越来越奇怪了,整个人有时候还陷入了疯癫的状态,伤人性命也绝对不是第一次了。

    无言大师也说了,只要时机成熟了,赵柯自然会痊愈。

    第五念冷哼了一声,“时机成熟,就算是清醒过来的人也不会是你的孙子,赵柯。”在脑海中串联了一通,好似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无支祁被封印在了离心湖,他出不来,赵柯身上所带的玉佩却是个媒介,他找到赵柯作为寄主,企图可以占据对方的身体,以另外一种形式存活在这个世间。

    虽然都是她极为大胆的猜测,但这并不是毫无可能之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整件事情就太可怕了。

    “裔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赵柯发疯的时候,可认识你们这些亲人?”

    之前没有想过这些,但是听第五念这么一问,赵将军的确是品过滋味来了,沉重的摇了摇头。

    “你孙子的魂魄已经离体了,并且我在四周也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此时此刻的赵将军可谓是一脸懵逼,看着第五念的表情都带着几分可笑的喜感,好半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什么魂魄,裔王妃,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什么也听不懂?”

    这副表情难得取悦了第五念,她笑着耸了耸肩,“你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仙,却不相信有鬼吗?”

    赵将军一怔,久久的便没有再说话!

    第五念接着追问,“赵心怡为何要推沐云瑶落湖?”

    “老臣听不懂裔王妃说什么?”这件事情,赵将军一家做好了准备,打死了都不会说。

    第五念冷冷一笑,“也罢,赵将军对本妃还要掖着藏着,那这事儿也没本妃掺和的必要,但是必须要告诉你一个事实,离心湖住的可不是什么神仙,而是一个可怕的怪物,或许你可以查阅书籍,他的名字应该叫做无支祁。”说罢,第五念抬脚就走,走至门口,好似想到了什么,善意的提醒道,“若是还找不到你孙子的魂魄,他的大限也就在这几日了。”

    赵将军脸色一白,立刻想到了什么,“是不是你扯下了他的玉佩,所以才造成柯儿昏迷不醒。”

    “若是他还带着玉佩,就会真的成为无支祁的寄主,与无支祁合二为一,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赵柯。”

    “不,不可能,我们柯儿不会死的。”赵家绝对算得上是子孙满堂,可是作为嫡系,又十分有才能的却是没有多少,最聪慧的就只剩下赵柯了,尤其是赵将军一手养大的,他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赵柯会死。

    现在又让他彻底的相信了第五念的说辞,推翻之前的结论,他又做不到。

    “不,你不能走,你必须交出玉佩,我们柯儿带上这块玉佩就会好起来的。”眼见赵将军就要动手来抢,第五念反应很快,狠踢出了一脚,顺利的隔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旋即,高喊了一声,“王爷!”话音刚刚的落下,慕以农身形一动,很快就闪到了房间内,将第五念拉开,冷冷的睨了一眼赵将军。

    “王妃怎么样了?”

    第五念摇摇头,“这老头好歹不分,我们走吧,离心湖的妖怪不除,恐怕整个京城都会有危险。”

    “裔王妃,莫要欺人太甚,放下玉佩。”

    慕以农肃冷的面容上凝结成了一层冰霜,当着他的面都敢威胁自己的王妃,这赵将军莫不是脑子坏掉了?“不放又如何,赵将军还想将本王和王妃控制桎梏在此不成?”

    面对他所带来的极大压力,赵将军只能低头俯首称臣,不敢丝毫的僭越。“老臣不敢!”

    “今日本王还没有追究小女落湖的事情,赵将军胆大妄为的想要扣押本王的王妃,你果真是胆子不小!”

    到了此时此刻,赵将军也只能认栽了,“老臣不敢!”

    慕以农没再多看他一眼,清冷的说道,“王妃,我们回府!”说罢,便大步朝着门外走去,第五念握紧手中的玉佩,亦步亦趋的跟紧她的步伐。

    正在此时,从院子外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女子,手里拿着拂尘,若不是步伐走的很急切,还真有点道骨仙风的感觉。

    赵将军一见她进门了,立刻欣喜不已,“无言大师,快来,我孙子身上的玉佩被拿走,你快来救救我孙子。”

    无言大师闻言,瞬间变了脸色,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拔高了两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慕以农阴冷的目光打量在了无言大师的身上,“本王不介意拔掉你的舌头。”

    对于裔王当众维护裔王妃,震惊的人可不是只有宣王等人,至少第五念就被吓坏了,暗衬这个家伙莫不是吃错了药?

    无言大师听到他自称本王,多少猜得出他应该是皇家子嗣,要不然赵将军怎么可能不拼命的拦下来?

    第五念朝着她望去,只见她周身萦绕着绿色的荧光,身上带着丝许淡淡的妖气,第五念握紧了手中的玉佩,随后塞进了自己的衣兜的暗格内,甩开了手中的长鞭,二话不说的就冲了过去,无言望着神鞭之上隐隐带动的阳气,不由的惊骇不已。

    脚下一动,堪堪的躲过了她甩来的鞭子,“原来是同道中人!”

    第五念毫不客气的‘呸’了一声,“不要脸,你不过是一只才修炼五百年的小妖,竟然胆敢和我自称同道中人,简直就是太不要脸了?”

    无言大师脸色一变,她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看穿了,想来她修炼了五百多年,也幻化成了人形,马上就能够救出自己的主子,怎么可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被一个人类给毁了,既然是他们这些人找上门的,那就别怪她将他们都吃了。“黄口小儿,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罢伸了伸自己的脑袋,企图想要变幻出自己的原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