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4 孽畜,找死(二更)
    第五念是在白影的护送下回裔王府的,香梨和樱桃看见她回来了,一阵欣喜若狂,“你们这是怎么了?”见到她至于这么开心吗?

    “王妃,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王府出了大事儿了。”

    “什么大事儿?”

    “王爷急匆匆的去了离心湖,很久都没有回来,然后郡主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事儿,担心你们两个,也去了离心湖,还说什么要灭妖怪?”香梨真是担心死了,如今看见王妃回来了,她也就放心了,“王妃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王爷和郡主没跟着你一起回来吗?”

    第五念顿时脸色一白,大晚上的跑到离心湖,这不是明摆着给人家送夜宵的吗?

    她用力的握紧了双手成拳,“该死的,我根本就没去离心湖。”

    “没去离心湖,那王爷和郡主岂不是有危险了?”

    第五念就差没抓着自己的头发了,何止有危险,说不定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

    慕以农没了,秦忆烟这辈子都解不开心结。

    慕玲珑没了,她第五念永无出世的可能,越想越可怕,她已经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了,现在只想尽快赶到离心湖,无论如何都要救出这两个就会惹祸的父女俩。

    若是慕以农一个人,说不定还有机会生还,可是有了玲珑这个聚灵体参与,那无支祁岂会放过他们?

    “香梨,我去趟离心湖,你们在家等着!”

    “王妃,你不能啊,王妃怎么突然不见了?”香梨就快要被吓傻掉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的她呲牙咧嘴的。

    樱桃比她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第五念的身影飞快的穿梭在夜空之下,白色身影惊见她快速的朝着离心湖的方向而去,直接将她半路拦下,“裔王妃,你要去哪里?”

    “离心湖!”

    “无支祁这几日便要破结界而出,你现在去必定是凶险万分。”

    “让开,老娘现在不去,恐怕连死都轮不上我,更别提活着了。”第五念一把推开了那道白色的身影,整个人又消失在了原处。

    碍于对方的身份,她实在不敢得罪,只能回去求助王爷。

    只是他沉睡了那么久,如今刚醒过来,真不知道他的灵力什么时候才会彻底回归。

    第五念快速的朝着离心湖而去,夜晚的离心湖和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浓雾重重的,三米的距离便是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浓雾弥漫,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血腥味儿,耳边伴随着打斗,她却像是被困住了似的,怎么也走不到湖边。

    第五念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白色的蜡烛,然后低头一吹,蜡烛慢慢燃烧起了一道微弱火红的烛光,照亮了她所在的一片小方地。

    不知何时拿出了一张符纸,点燃在蜡烛上,符纸烧的只剩下灰末了,仿若出现了一道流光朝着某一处前进,第五念立刻追上了那道流光。

    她快,流光也快,耳边的打斗声伴随着无支祁愤怒的吼叫,在整个夜空显得格外的凄厉。

    “你们护送着郡主立刻离开!”

    “爹,我不走!”她看得出,那只怪兽的目标是自己,“爹,你们走,它的目标是我!”

    无支祁发出沉闷的笑声,阴森无比,“小丫头,你是难得一见的聚灵体,若是让我吸光了你的灵力,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放了其他的人。”

    慕玲珑这几日一直转眼第五家手札,多少对聚灵体也有点了解,她学起法术来,或许别人要用十分,而她可能用了一分就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东西就好比天赋,所以她学起第五家手札才能那么快,还惹来娘的妒忌。

    只是这样的人,除非变成强者,再不济有个强者能保护你,否则就只有等死的份儿,如今她年纪轻,灵力尚未觉醒的太多。

    “你爹是废物吗?需要你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虽然很感动女儿的心里有他,可是慕以农却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无支祁从湖里跳了出来,“那就都不要走了,让我好好的饱餐一顿。”

    玲珑虽然是第一次面对妖怪,但是面对到第五家有一代子孙的手札上所写,哪怕是害怕,面对危险的时候也要装下去,胜在气势上。

    当时看见这句话,她捂着肚子笑到不行,再顺便牢牢的记住了写这句话的主人,第五念!

    如今看来,第五家手札所有灭怪的办法好像都对付不了无支祁,真正能对付得了无支祁的人是宸王,而她仅能做到,保持自己的气势。

    用力握紧了娘送给她的匕首,慕玲珑双眸紧缩无支祁,哪怕他出场带风,带音效,都不能害怕,她要找到贴身的机会,将这把匕首刺进它的胸口里。

    慕以农岂会让玲珑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他想抱着玲珑飞身跳开,却不想这个丫头好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凝聚身体内一团陌生的气息,将它运用自如,整个人冲向了无支祁。

    双目如炬,握着匕首的手又紧了紧,她的眼睛黑如夜空的繁星,还带着几分杀气,几分犀利,她看不见别处,目标紧锁着无支祁的胸口。

    她抓准了时机,抬起了手臂,却因为无支祁无形中所带来巨大的压迫力,导致她还不得等接近无支祁,整个人就被卷了起来,无支祁一掌拍了下来,眼神之中充满着恶意,“不自量力。”

    慕玲珑知道自己才疏学浅,可是凡事都要拼一拼。

    眼见那厚实的巴掌拍了下来,连头顶上的夜空都暗了下来,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下一秒,慕以农搂住了女儿纤细的腰肢,运用薄弱的内里与他的蛮力抗衡。

    无支祁冷冷的笑道,“找死!”随即又拍起了大手,恨不能将这两只跳梁小丑一掌拍到湖里,只是那只大手扬起的时候,却是被一道劲鞭打中,疼得它呲牙咧嘴的叫着,这个滋味儿它也不是第一次享受到。抬起了一双阴鸷冰冷的眼睛,宛若铜铃的大小,磨了磨牙说道,“又是你?”

    第五念看着刚站稳父女俩,“快走!”

    慕以农见她好好的停顿在半空中,心中一喜,没受伤就好!

    抱着欣喜的玲珑立刻朝着岸边游去,好在靠近岸边距离不远,无支祁岂能善罢甘休,张着大嘴巴朝着第五念开始撕咬,恨不能要把她一层皮心情才会舒坦。

    第五念明白,若是没有能够取胜的机会,就必须快准狠,利用巧劲致胜,她甩开了鞭子,空气中伴随着无支祁的口臭,她已经决定先打掉这一口碍眼的黄牙了。

    无支祁已经开智了,拥有了人类的智商,也明白第五念下一招必定是出一狠招,说不定以此取胜,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反其道而行,竟然将鞭子甩到了自己的牙槽,这一鞭子打的他来不及防备,连嘴巴都没合上,又被她甩了一鞭子,几乎能够感觉到口腔里的牙齿在松动,他的舌头在嘴里打了个圈,甚至吐出了两颗牙齿。

    再张嘴的时候,还能感觉自己的嘴巴漏风,无支祁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双眼冒出了熊熊火焰,“你这个卑贱的人类,我要撕碎了你!”

    第五念却是不知死活的问了一句,“说话是不是有点漏风的感觉?”

    “老子要杀了你!”

    它身形一动,第五念仿若是踏波而去,甩开了手中的鞭子,用力的抽打着它的庞大的身躯。

    她的手微微一晃,小手上赫然多出了一个手链,四种宝石的颜色泛着青色,金色,紫色,白色的光芒,慕玲珑从很远的位置看去,说不清是手链似曾相识,还是那颜色夺目?

    第五念迅速结手印,轻启红唇,“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青龙出列!”

    一条金黑色硕大的巨龙从第五念的手链里破出,盘旋在无支祁的头上空,发出嘶鸣般的龙吟之声,随后用力的撞击着无支祁。

    慕以农搂着与自己同样震惊的女儿,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巨龙。

    “龙,我竟然看见真的龙了!”

    慕玲珑用力的抓紧父亲的手,激动之情无异于言表,她知道第五家最厉害的便是九字真言,可以召唤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她也试着召唤过,却是什么都没有,还以为这九字真言已经失传了,只存在手札里。

    慕以农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龙,并没有女儿那般的高兴,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烟儿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也许他这辈子都跨不过那道鸿沟。

    无支祁没有想到第五念还能召唤出神龙来,很久以前,龙就不存在了,与对方交手之间,却是明白两人的势力相当,或许他更强。

    第五念也自知青龙的实力不是体现在单打独斗上,他只有和白虎,朱雀,玄武联合起来,方能发挥它巨大无比的潜能。

    如今将它召唤出来,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他们有机会逃跑罢了。

    所以当众人都以为,他们胜利在望之际,第五念冲了回来,大喊了一声,“快跑!还等着被它吃了不成?”

    第五念的这一声足以能够想象得到,大家伙满脸的黑线,内心是无比的崩溃。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预料,第五念喊出开跑的时候,他们就真的跟着一起跑了,毕竟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

    慕玲珑窝在慕以农的怀里,连脚都没沾地,被慕以农呵护在怀中。“娘,青龙不足以制服那个怪物吗?”

    “暂时还不能!”

    好吧,只希望他们今天能够逃过此劫。

    无支祁被青龙拖住了,眼见他们这些渺小的人类真的要跑,无支祁暴怒到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胸口,尤其是呲牙咧嘴的时候,还有残缺一半的牙齿挂在上面,那样子多少有点可笑,至少慕玲珑就不客气的消出了声音。

    “你这丫头怎么还笑的出来?”她跑的就剩下半条命了,人家是会轻功,她全程都在消耗自己的灵力。

    “娘,那只猴子太有意思了,那个表情都绝了。”

    第五念不知死活的回眸,看了一眼被青龙绊住的无支祁,满面狰狞,伴随着一口破牙,叫的还那么起劲儿,是挺搞笑的,果真没心没肺的人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她也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此举无异于是在激怒无支祁,它再次甩开了青龙,胸腔缠绕着盛怒的火焰,几乎就要催毁这世间的一切。

    第五念大喊,“不好,青龙快要困不住它了,我们快跑!”

    慕以农叹息,这个女人为什么非要去激怒它呢?

    无支祁踏上了岸,速度变得极快,眨眼的功夫就能感觉到他喘息的气息就在耳边。

    第五念失算了,本以为他是水里的妖怪,上了陆地应该就不会那么勇猛了,却没有想到在陆地上一点也没耽误它的速度,眼见它不知催毁了多少树木,大脚踩着地面发出厚重感,风中带着阻力,已然就要被它追上了,只听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孽畜,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