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5 宸王来了(三更)
    第五念只知无支祁是水里的怪物,不知它在陆地上也是这般游刃有余,所以被它这么轻易的追上了,内心也是异常的绝望,难不成今天真的要交代这里了?

    老天爷让她回到古代,难不成就是为了救自家的老祖宗的?

    无支祁被结界所困,在水里尚且有些法术,到了陆地上凭借着就是自己的蛮力了。

    眼见就要追上第五念了,握紧了拳头朝着半空中的小人儿拼命砸下去,眼见空气流动变得有些紊乱,第五念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了,就像是一根断了线的风筝,随着那道劲风飘散。

    “孽畜,找死!”

    身为水怪,尤其是过了许久的太平日子,无支祁自然是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所以根本没理会多出来的身影,他的目标就是弄死第五念,看她还敢不敢打碎了自己的牙齿?

    只见一道瘦弱的身影踏着浓雾而来,明明是在走着,他身影移动的飞快,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第五念的面前,牢牢的借住了她的娇软的身子,朝着无支祁狠厉的挥出一掌,只见一阵极为刺眼的白光形成了无数道的利刃,朝着无支祁攻去。

    第五念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蹙了蹙眉头,“你怎么在这里?”

    “救你!”

    他抱紧了怀中的第五念停顿在半空中,四周的雾气放佛有了生命,集体聚集在他的脚下,形成了一道道台阶,他悠然自得的从台阶走了下来,直到一双素白的靴子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他才将第五念放下,“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每次都很轻易的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第五念再次皱起了眉头,他们的关系有那么的好吗?

    关键是这话,自家老公也说过,如此亲密的说话语气,却是出自一个不认识人的口中,第五念怎么听都有些别扭。

    慕以农拦着玲珑而来,气息略显不稳,看见第五念毫发无伤,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竟不知皇叔还有这样的本事儿,今日谢过皇叔救了烟儿!”

    宸王抬眸看了一眼慕以农,眼波甚是平静,宛若一潭死水,“我对你们这些皇家争斗一向没什么兴趣,所以劳烦裔王忘记今日所看见的事情。”

    慕以农双手抱拳,“皇叔,今日救了烟儿和玲珑,我自当看不见!”

    宸王笑了笑,笑意却是不达眼底,裔王倒是聪明,竟然与自己谈条件。

    虽然不喜欢被要挟的感觉,但是他今日还真就是为了这两个人而来,他也就趁着今日这个机会,彻底的收服了无支祁。

    “成,但是下一次裔王若是再拿这样的事情来威胁本王,就休怪我翻脸不认人。”说罢,宸王倏然而起,瘦弱的身形一飞冲天,线长白皙的大手一翻,赫然出现一条比第五念手腕还粗的铁索,泛着阴森的冷煞之气,无支祁见此铁索脸色陡然一变,本来已经上了岸边,最终没骨气的选择掉头就跑。

    “无支祁,这大禹的铁索想必你应该不陌生吧!”说罢,那根铁索好似长了眼睛似的,从宸王的手中飞出,发出铁链的撞击声,朝着无支祁而去。

    无支祁借着水中的优势,随手拍起了一阵巨浪,卷起了十多米高的浪花,直击宸王的镣铐,水撞击着镣铐发出了翁鸣的声音,只是此铁索沾染了大禹之气,又被宸王收藏了多年,这上面寒冽狂霸之气早就非一般铁索能比,无支祁是真的害怕了。

    他不能再次被束缚,否则永无翻身之日。

    对于第五念的恨意远远比不上自己的自由更重要,寻找寄主就是为了能够破除结界,却没有想到最后关头竟然遇见了高人。

    他只是隔空用手指挥着,那副铁索很是听话,在水里打着圈,游到了它的脚边,再想闪躲,却是一脚踩进了漩涡里。

    过多的阻力导致它并未站稳,又再次倒在了湖底。

    铁索缠绕着他的脚边,打上了一个死扣,他动了动,铁索却是越来越紧,几乎让它无路可逃。

    无支祁彻底被激怒了,若是还这般被人囚禁于此,它宁愿死了。

    凭着自己最后的力气,它双手用力撑起,从湖里炸开了,无数的鱼儿被震死了,宸王缓步而去,湖里的水瞬间退开,为他挪开了一个人走路的距离。

    不论他怎么走,那湖水就像是有意识的避开似的,生怕浸湿了他的衣衫。

    无支祁的身体被一团绿光围绕着,他趴在了湖底大口的喘着粗气,愤恨的瞪着宸王。

    “若是你肯被囚禁于此,或许我还能饶了你一条性命,当作我看不见。”

    无支祁用力握紧的双手,汇聚了他全部的力气,在宸王靠近自己的那一刻,朝着一旁的湖水砸了下去,只见刚刚还是分开成两块好像被什么遮挡住了,被无支祁这么一砸,就像是最外层的保护膜消失,铺天盖地的湖水瞬间淹没了宸王。

    第五念蓦地睁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宸王?”

    有了水,无支祁更是肆无忌惮的痛击宸王,甚至能将水化成了冰,整片离心湖几乎以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瞬间结成了冰,第五念飞身扑过去的时候,离心湖已经彻底结冰了,正好扑在了阴冷结冰的湖面上。

    她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咒,尽量清心明镜,却始终念不出任何的咒语,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太失常了,许是宸王刚刚的那句口扰乱了她的心,令她有些猜不透宸王。

    慕以农让玲珑站在岸边,“你不许动。”

    爹的表情好严肃,慕玲珑也不敢乱动了,只能怔怔的点点头,虽然她也无法接受眼前这个变故。

    慕以农拔出了自己的宝剑,运用自己全部的内力,朝着冰面狠狠的刺去,只见冰面裂开一个小口子,之后便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随即,有细细小小的裂缝声音传来,慕以农看着湖中心的地方,也就是宸王所在位置,开始以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开始裂缝。

    那个缝隙很快就要蔓延到他们这边了,或许马上整个湖面就要坍塌,慕以农想也没想的一把提起了第五念,拉着她就要走。

    “别碰我,你没看见他在湖底吗?”

    “看见了,但是你比他更重要。”

    “慕以农,他好歹还是你的皇叔!”

    “你也不要忘记,你现在还是我的王妃,你这么关心他于理不合。”说罢,也不顾第五念的挣扎,直接将她拖了回来,来到了慕玲珑的身边,又搂住了女儿,三人顿时离开数丈那么远。

    刚刚落地,湖面的冰便彻底的破了,那些冰碴化作了尖锐的冰刺,慕以农抱紧怀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东躲西闪的,有些跟着一起来的侍卫腿脚慢一点,皆是中了招。

    中了冰刺的人会瞬间变成冰块,所以大家格外的小心了。

    第五念的心思全都在了宸王身上,生怕这人装逼装过头了,也变成了冰块。

    宸王破冰而出,身形晃动只见,手中的金铃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无支祁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满面惊骇,它如今已经将所有的体力灵力全部耗掉,根本无力抵挡金铃所带来的威力。

    它倒是变成了一个真的小猴子,蜷缩在了湖底,满眸盛满了绝望。

    宸王晃动了金铃,无支祁的动作越来越缓慢,在它毫无招架之力的时候,一下子便刺穿了它的鼻子,然后挂上了金铃。

    宸王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轻轻的拭去嘴角溢出的鲜红血液,“你果然被拴着铁索,带着金铃最好看!”

    “要杀要剐随你便!”

    “不,我不会杀你。”

    无支祁才不会相信他会有那么的好心,他只会做更加可怕的事情,“你想做什么?”

    “让你做她的宠物,一辈子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