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1 被你独特的手段所吸引(三更)
    第五念不懂,宸王在这个时候是怎么笑的出口?

    这个没心没肺的人,她都觉得自己的心都漏跳了好几拍。

    “无事,别为我担心!”

    她干咳了两声,“你想多了。”

    “嗯,如果我真的是那个荧惑星,说不定他们真要拿我祭天也说不定?”他说的一派轻松自然。

    第五念一窒,说不出的心疼,横眉冷目,肃杀之气在眼底,“他们敢?”

    那抹熟悉的杀气,国师仿若又轻易的感受到,非常迅速的找到了杀气的来源,明明是从宸王这里传来的,可是偏偏她就是看不出端倪。

    “他们自然不敢。”

    第五念呼吸紧了紧,“你是故意逗我玩儿的?”

    “看你关心我,开心!”说罢,又扯出那抹清浅的笑容,惹来各家小姐一阵心花怒放。

    太后瞬间翻脸了,这一回两回的瞅着自己的小儿子算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诚心让皇上容不下宸儿吗?“国师,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看着宸王,可是有何不妥?”

    在后宫混到太后这个位置,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太后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问,就是谅国师有什么也不敢说,若是日后皇上真的拿着这个当借口,只会遭人所不齿,一心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儿子,太后也算是费劲了心思。

    国师说不出哪里怪异,没有人任何证据之前,自然也不会信口开河。“没有。”

    太后轻哼了一声,无端惹来帝王的怀疑,在太后的心里,眼前这个国师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启禀皇上,微臣还有一件事情禀报。”

    “国师请说。”

    “荧惑星现世,如今国师府需要一些能人异士,可否从士族子弟中选取一些人?”

    皇上明白,国师是在给他一个机会,培养专属盛世皇朝的能力。

    这是好事儿,他自然满口答应。

    国师微微颔首,“微臣告辞!”说罢,她便转身就走,所经之处又恢复成了一片的绿意盎然,方才百花枯萎仿若只是一场幻觉。

    第五念不由的惊骇,旱魃女君竟然有这样的本事儿?

    那么现代的那场大旱,是她故意而为之的?

    她到底想做什么?

    一场宫宴因为国师的到来,结束的更加莫名其妙,宴会后,皇上召集了重要的大臣和皇子开会,宸王独自一人回府,见第五念没有跟着秦忆烟会服,反而是上了自己的马车,不由得抿唇而笑,那模样多少有点欠扁。

    至少看在第五念的眼里,欠扁到了极点。

    她坐在一旁,故意不去搭理他,猛地一抬头,发现他还在笑,“你可真是没心没肺的,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还有心思笑的出来?”

    “你在关心我。”

    “你想多了,我只是”她想了好久,才想出一个蹩脚的理由,“你不是说了吗,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知道如何唤醒白虎,找到朱雀吗?我若,若是弄明白了这些事情,才不会关心你的死活呢?”

    “口是心非!”

    真的是懒得再搭理他,第五念抿唇,“旱魃女君将所有的矛头全部指向了你,你想好了全身而退的办法吗?”

    “你我终究不过是这里的过客,别人喜欢误解便误解,与我何干?”

    “那么你为什么会来找你?”

    “我为你而来。”

    第五念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说什么都是百搭的。“你能不能有点正经的?”她掀开马车帘子就要走,却是被宸王一把拉了回来,直接带入自己的怀中,吓得第五念连忙推开他。“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是宁死不屈的。”

    宸王从喉间溢出了一连串的笑声,“我就是想和你说说旱魃女君的事情。”

    第五念咬着牙,很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慢慢的吐出来,“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若是你还有隐瞒,就别怪我踢爆了你脑袋。”

    “国师府若是网罗能人异士,你便去报名。”

    “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你还能有点新鲜的提议吗?”

    “有啊!”

    “说。”她都懒得说话去应付他。

    “国师府在郊外,是皇上另辟出的院子,占地百倾,在靠近后山的地方,有一处天然的温泉,汇聚了天地之灵气,若是你在其中泡上一个月,洗净了所有的污浊,然后再以纯净的鲜血喂养你们第五家四方手链,相信用不了多时,朱雀和白虎都会再次苏醒。”

    第五念心中一喜,“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是真的,只不过”他神色略有迟疑。

    “只不过什么?”不知为何,他说一半留一半,就会让她有不好的感觉。

    “只不过你如今只是灵魂的状态,根本没有肉身,自然也就没有血可以喂养!”

    第五念握紧了粉拳,“我真的好想招呼到你的脸上。”

    “最后一个方法,你未必肯用?”

    “什么?”

    “慕玲珑是你们第五家第一代先祖,让她泡在里面也是一样的,可以用她的鲜血喂养那块四色玉佩,流淌着千年的感知,朱雀和白虎一样能够感受得到。”

    第五念犯愁了,这事儿看似很简单,可是该怎么和玲珑说呢?

    这么好的消息,她知道了却是什么也做不了,还不如不知道呢?

    害的她这么苦恼的人,现在坐在那边笑的春光灿烂的,让她火气大增。“那玄武呢?它在哪里?”

    宸王摇摇头,“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是不是从很久以前就认识我了?”她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又说不清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现在知道我是谁,对你没有半点的好处,你只要知道一件事情就好。”

    “什么事情?”

    “这个世间,我宁愿伤害我自己,都不舍得伤害你半分,除了我,你谁都不能信。”

    好吧,她以为他要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他一本正经的说了这么一番话,让她不知该如何的接话了。望着他盛满柔情的双眸,总觉得他有无数话想要对自己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这种感觉压抑的她莫名有些想要掉眼泪。

    见她眼圈红了,宸王顿时一怔,随即变了脸色,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珠,“因为我不告诉你玄武的下落,就气哭了?”

    第五念憋着嘴,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袖,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宸王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就算是我现在告诉了你玄武的下落,你找到了他,他心愿未了,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你。”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百思不得其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就当我是被你独特手段吸引了,甘愿为你折腰!”

    闻言,蓦地瞪圆了眼睛,怔怔的看着他,这句话自家老公也说过,在她去求休书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和自己说的。

    她不由得抓紧了他的衣袖,死死的盯着他,企图从他的眼睛里看见更多她想看见的答案,一片深邃,却是什么也看不透。

    “怎么了?”

    第五念不由的哑然失笑,她竟然将他错认成自家的老公。

    推开了宸王的身子,态度变得冷淡了不少,“我没事儿,要回去了。”

    “你自己多加小心!万事别逞能。”

    第五念挥不去心头的那抹失落,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心里却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远离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自己的院落,裔王还没有从宫里回来,秦忆烟已经在房间等她好久了,见她平安的回来,立刻松了一大口气,“你怎么才回来?宸王现在已经成为皇上眼中钉了,你跟在他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

    “你们古人就是把权位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说到底不过是一把椅子,有什么大不了的,给我,我还不稀罕呢?”

    “你这话现在说也就罢了,占用着我的身体可千万不能乱说,否则会招惹杀身之祸的。”

    “我知道了。”

    “对了,赵将军的夫人刚刚来过,说赵柯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虽然一直昏迷,但是气息平稳了不少。”

    “怎么可能,无支祁已经收服了,赵柯没有理由会不清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