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0 学以致用(三更)
    “第五念,我今天非得弄死你不可!”弄死你这个词也是和哥哥先学来的,当初听到哥哥那么果断的说出这话,他还伤心难受了许久,今日用在第五念的身上,竟然是如此的贴切,丝毫没有一丁点的违和感。

    他大手朝着第五念的方向一抓,还不等她有所反应,整个灵魂就轻飘飘的朝着东皇太一的方向飘了过去,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他的大手已经紧紧的扣住了自己的脖子。

    羲和与娥皇瞪大了眼睛,他们竟然没有想到东皇太一的功力又高深了,若是君后出了任何的差错,他们就真的是罪该万死了。

    张了张嘴,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第五念,你说我现在弄死你怎么样?只要你魂飞魄散了,我哥哥”

    “就算是我魂飞魄散了,你哥哥只会更加的恨你,不信你就试试。”真是一场人生的悲剧,明明老公就是她一个人的,现在却跑出一个什么狗屎弟弟,关键还是来搞破坏的,一副地主家被宠坏的小儿子,暴虐胡搅蛮缠的个性果然是从一开始就有的人物设定,真是让人喜欢不来。

    好好的相处,还有哥哥嫂嫂疼着,难道不好吗?

    东皇太一不都是很高大上的吗?怎么现实与历史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她突然好想吐槽那些谱写历史的人物,东皇太一到底是怎么描绘的,有恋兄癖为什么不记载?

    “我的一抹意念就伤了你灵魂裂纹,此时我的真身在此,你竟然还胆敢对我有所不敬,平常真的是太给你好脸色了!”

    “求死!”

    “你”他微微眯起了狭长的桃花眼,目光寒峭,略带几分的锐利,“第五念,你在逼我?”

    “对呀,对呀,你回答正确了,还不赶快点动手?”反正她是灵魂的状态,也不觉得被人扣紧了脖子会有呼吸困难的感觉。

    “你,你以为我不敢动手?”面对如此狂傲嚣张的第五念,东皇太一是真的气到浑身都在颤抖,总是被她这个小小的人类所藐视,这个世间还有谁敢把他放在眼里?

    “你若是不敢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她面色严肃,无端的生出了令人异常压抑的恐慌。东皇太一几乎是一瞬间就升起了战斗前的警戒,只见第五念指着天空的某一处,极为刺耳的喊了一嗓子,“快看,ufo!”

    到底什么是ufo,东皇太一是真的不知道,他下意识的看向天空,完全是因为第五念指着天空的某一处大喊着,快看什么什么哦来着,他绝对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应而已。

    看着湛蓝如水洗一般的天空,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东皇太一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第五念手持着桃木剑,剑尖阴冷的杀气已经扑面而来,他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快速的后退而去,在洁白的雪地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印记,他的面部骤然浮出一抹嗜血一般的狠厉,“第五念,你竟然敢骗我?”

    “骗你都是抬举了你的智商,你这个傻缺,你知道什么是ufo吗?还抬头往天上看,我真是替你的智商捉急,你这种笨蛋怎么会是我老公的弟弟?”说罢,提着桃木剑就朝着东皇太一扑了过去,看的羲和与娥皇心惊胆战的,生怕第五念会受伤,毕竟东皇太一现在的功夫可是比君主还要高。

    东皇太一被彻底的激怒了,甩开了衣摆,周边的雪花变成了细细小小的冰刺,朝着第五念集体攻了过来,她身形一闪,眼瞅着冰刺要没入身后的羲和与娥皇身体内,第五念又掉头一下子将他们两个人扑倒在了地上,许是因为用力过猛,下坡路令他们三个人就像是滚雪球一样朝着山下滚去。

    东皇太一微微一怔,面对这样的变故,也是有好半响没回过神来,“丑东西!不仅丑,还傻缺!”学以致用,说的就是东皇太一这样的人。

    三人也不知道滚到了哪里,厚厚的白雪已经将他们全部都覆盖了。第五念是灵魂的状态,所以很快就漂浮了上来,没有看见羲和与娥皇,顿时就急了。

    然后跪在了地上开始拼命的挖雪,“羲和,娥皇?”

    她一向不是无情的人,尤其是今日听到他们二人对自己的评价,甚至是维护,她能够轻易的感受到,他们二人对自己的感恩,甚至是对自己的尊重。

    对于保护自己的人,她心存感激,又怎么会做到见死不救呢?

    东皇太一看似步伐缓慢,只是几个眨眼的速度,已经从山顶的地方来到了她的面前,蹙着眉头看着埋头苦挖的第五念,“你打算将他们全部都挖出来?”

    “你眼瞎吗?”第五念懒得再搭理他,继续动手挖雪,好在感觉不到雪的凉度,要不然此时自己肯定要冻僵了。

    “你!”东皇太一冷冷一笑,“你该担心担心你自己,这一次可别想再耍花招骗我了,我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第五念抬眸,眼角噙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你哥哥来了!”

    东皇太一脸色一变,想到她的诡计多端,嘴角再次撑起了一抹阴冷的笑容,“哼,你甭想再骗我!”

    第五念朝着他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你爱信不信!”

    没错,东皇太一压根就不信,从手心间幻化成一个宝贝,类似绳索一样的东西,第五念根本不想多看他一眼,继续挖着雪。“你竟然不怕我?”他强大傲慢的自尊心被彻底的打击到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哪怕对自己求饶一下,他也会因为哥哥的原因,说不定会手下留情点。

    可是,她偏偏就是喜欢惹恼了自己,东皇太一觉得自己不喜欢第五念是有原因的。

    第五念一边挖雪,一边骂了一句,“你说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天上的神都像你一样傻逼吗?”

    东皇太一震惊的指着第五念,“你竟然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骂我?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东儿!”

    蓦地,东皇太一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震却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了。狠瞪了第五念一眼,分明就是故意让哥哥看见他来找茬,第五念却是无辜的耸耸肩,那表情好似在说,我都和你说了,是你自己不信的,干我什么事儿?

    闵御尘走到第五念的身边,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够了,你想挖到什么时候?”

    “那也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被埋在雪里吧?”话落,只见闵御尘随手一挥,仿若是拨开了云雾见明月的趋势,厚厚的白雪顿时直接挪开了,羲和与娥皇倒在了雪地里一动不动。

    “没用的东西!”话落,两人的封印顿时解开了,能够活动自如了,面对闵御尘的责备,两个人羞愧的低下了头,直接退到了第五念的身后。

    “又不是他们两个人的错,还不是你的弟弟来找事儿,说什么要弄死我?”

    闵御尘如鹰隼的眼眸游走在东皇太一的身上,嘴角泛起了一丝阴冷的笑意,“东儿,你最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哥哥,当日若不是她,鲲鹏怎么会知道洛河经书对于星斗大阵的重要性,我们又岂会大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比任何人更清楚,鲲鹏的能耐岂会那么轻易的拿走洛河经书?”

    东皇太一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来哥哥早就知道,为什么最好还要把逃的机会留给了自己,明明他有能力离开,要不然也不会被巫族封印在冥海?

    “哥哥,你”

    “你走吧!如今你我已没有了那些公务烦扰,我可以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如果你还把我当成你的哥哥,那么我会欢迎你偶尔的来打扰。”

    “打扰?”东皇太一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竟然变成了打扰?

    第五念看着那个傻缺一副要死的表情,到底是动了几分恻隐之心,“老公,只要他不总来找我的麻烦,我倒是无所谓。”

    东皇太一冷冷的怒怼,“不用你假好心,若不是你迷惑了我的哥哥,我们兄弟又怎么会决裂?”

    第五念真想扇自己两巴掌,真是嘴贱,就这种人有什么好可怜的,故意亲密的挽着闵御尘的胳膊,撒娇的说道,“老公,既然他不愿意,那就别让他来了,省得给我们添堵。”

    闵御尘连想都没想就回答道,“好。”

    东皇太一一窒,两手撑起了绳索,闵御尘已经抱着第五念闪开了,两道身影落在了远处的山巅之上,“羲和,娥皇,送东儿离开。”

    几乎是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他已经抱着第五念消失在山巅之上了。

    东皇太一气的用力跺了跺脚,造成了气势磅礴的雪崩,只是这一次羲和与娥皇可不会再轻易的中招了,双双拦住了他,“东皇,还请你现在就离开,君主和君后都不太想看见你!”

    绝对的实事求是,东皇太一根本不在乎,“滚开!”

    “东皇,请你离开!”

    “羲和,娥皇,照理说,我该称呼你们一声嫂子,难道你们两个人真的甘心把自己的位置拱手让给一个凡人吗?”

    羲和,娥皇连想都没想的说道,“我们愿意!”

    为什么哥哥身边的人都是油盐不进?

    “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帮助你们成为我哥哥真正的妻子。”

    “我们不愿意。”

    “不识抬举的傻缺!”东皇太一就是这样的人,学会了一个词儿,就会往死了用,就好比这个傻缺,他觉得非常适合第五念和眼前的这两个女人。

    闵御尘没有带着第五念回寒洞,而是回了京城,“我们不是三天后回去吗?”她还舍不得和他分开。

    “旱魃女君的测试已经提前了,就在明天。”

    “原来如此!”

    “明日进了国师府,一切多加小心,慕玲珑也报名参加了。”

    第五念扶额,“我这个老祖宗真是哪里有危险都少不了她。”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

    “我觉得我的个性多少有点遗传玲珑,若是让她抽身离开,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你能不能派个人暗中的保护她?”

    闵御尘摇摇头,“这种事情恐怕轮不到我。”

    “什么意思?”

    “你家的老祖宗早就派人暗中的保护她了。”

    第五念一喜,“你说的可是真的?”看不出来,第五家的老祖宗还是挺会把妹的,这么努力怎么可能娶不到媳妇儿呢?

    “是的。”

    “老公,你快和我说说,我们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摸了摸第五念的小脑袋,“别心急,这事儿我去查了,这两日就会有结果。”

    “好吧!”

    马车不知行驶了多久,然后停了下来,有人小声的说道,“回禀宸王,裔王府已经到了。”

    第五念叹了口气,拉着他的手,“老公,我不想回去。”

    “你不想解开秦忆烟的心结了?”

    “其实他们两个人就是喜欢瞎猜,然后遇见了事情也不坐下来好好的沟通,所以才导致了误会,偏偏这两个人的个性使然,根本就不是坐下来好好沟通的人,慕以农以为自己默默的做好所有的事情,终有一天秦忆烟会原谅他,秦忆烟却是心如死灰,面对所有的好都不敢再相信了!真的替他们两个人很不值得,就是因为什么都不说,然后就这么错过一辈子了。我真怀疑慕以农到底是不是你的前世?”

    闵御尘眸光闪了闪,面对第五念水灵灵的大眼睛,内心第一次产生了心虚。“我今天晚上来找你!”

    “不许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