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9 第五念来了(三更)
    第五念急的都快要一脚踢开了马车的车夫,想着到了下一个落脚的地方,准备换马匹的时候,自己先跑了再说,若是就这么等下去,她肯定自己会先疯了。

    “知道着急了?”

    第五念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闵御尘,果真是吓坏了,惊恐布满了大大的眼睛,“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妃,您是在和小的说话吗?”传来车夫的问话。

    “不,不是,我只是在自言自语。”

    闵御尘叹了口气,随手一挥,将马车内的设下了结界,外面的车夫便就听不到他们的话。“你忘了我如今的身份?”明明可以让她更快一步的赶去向阳村,偏偏她就是想不起来自己这个丈夫的重要性。“你说我是该气你没心没肺,还是该夸你独立自强?”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一下子扑到了闵御尘的怀里,异常惊喜的说道,“老公,快,快带我去那个什么瘟疫村,我家老祖宗太糟心了,总是能够轻易的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闵御尘扬扬眉,打趣道,“你确定说的不是你自己?”

    第五念用力捶了他的肩膀,“闵御尘,你现在倒是学会和我开玩笑了。等我写封信留给车夫,若是我就这么消失了,他肯定要急的跑回王府,说不定这事儿还要闹到慕以农那里去。”

    “好,我等你。”

    第五念匆匆忙忙的写了一句话,交代自己先行一步,让他原路返回到王府,不必担心她。

    闵御尘搂着她纤细的腰肢,直接化作了一团烟雾便消失不见了。

    话说,还留在村子里的其他六个人都集体钻进了帐篷里,由于盛珍珍是女孩子,单独使用了一个帐篷,至于其他五个男生就挤在了两个帐篷里,本想早早的休息,明日一早起来再做打算。

    男生睡得早,已经是呼噜声四起,惹得盛珍珍根本就睡不好觉,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觉。

    她走出了帐篷,外面的温度很低,她下意识的搓了搓隔壁,看着那个微弱的小火苗即将要熄灭了,从一旁拿出了枯木又添了把火,火苗蹭的烧了起来。

    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很像是冬日里的寒风,刮在人的脸上生疼生疼。

    盛珍珍伸出手,探向了微弱的火光,正准确取暖,却听到四周传来一阵弱一阵强的呼喊声,她顿时紧张了起来,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了一番,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倒是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踩踏的声音,她吓得打了一个激灵,迅速的回头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有风声越来越大,听起来更加毛骨悚然。

    盛珍珍是真的害怕了,后退了几小步,此刻在她的眼里,那些摇晃的树叶都像是在招魂一样。

    此时不知从哪里窜出了七八个村民,他们虎视眈眈的瞪着盛珍珍眼前的火苗,高呼着,“走水了,走水了,快来救火啊!”

    “外面官兵把守,根本不让我们出去。”

    “怎么办?我们一定会死在这里的!”

    盛珍珍见状不由的松了一小口气,“大娘,我这就是个火堆,根本就没有走水。”

    只是恐慌的人们根本就没有听到盛珍珍的解释,大火会烧死他们的,想要逃出去,官兵会杀死他们,老天爷这是想要绝了他们的后路,越想越害怕,他们不禁露出了原本可怕的面容,烧焦的面容,眼睛被烧融在肉里,淌着脓的血水,面目异常的可憎,至少盛珍珍吓得嗷嗷叫,掉头就要跑,却是因为泛着寒气的土地太过湿滑,一个没踩稳,就滑倒了扑在地上。

    顾不得一双娇嫩的小手破了皮,她猛地企图从地上爬起来,眼睛触及的地面突然聚集了好多人的腿,衣服都烧焦了,更何况是他们的腿,变成了黑乎乎焦炭一样的颜色,最可怕的就是那些脚离地面还有着一两公分的高度。

    她一直听人说,只有鬼的脚才不落地。

    所以他们是?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她就控制不住自己放声的尖叫,“鬼啊!真的有鬼啊!”

    盛珍珍这一声尖锐刺耳的呐喊绝对是异常的响亮,吓得帐篷的里男生全部都跑了出来,当他们看见外面那些烧焦的鬼影,纷纷发出了惊恐似的呐喊,也忘记了他们平常以优雅高贵示人,此时像个娘们一样的尖叫,多少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站在村口的慕玲珑四人抬眸望向了声音的来源,不由得面色凝重。

    赵柯握紧了拳头,企图想要回去救人。

    慕玲珑喊住了他,“别去,你就算是回去了你也救不了他们。”她知道第五飞扬是不会骗自己的。

    “可是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们去送死吧!”

    水凝心淡淡的看了一眼赵柯,只是没有想到,赵将军的孙子竟然会这般的善良。

    “未必!”沐云凡仅说了两个字,就成功阻止了赵柯的冲动。

    “沐大少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这是国师安排的,那必定是有安全的保障,如果我们其中有谁真的死了,恐怕她也不好向皇上交代吧!”

    听到沐云凡的这番话,赵柯也觉得非常有道理,“你说的没错,想来他们应该无事。”

    慕玲珑却是摇头,又说了一句未必。“盛世皇朝的国师究竟来自哪里,什么身家背景,我们谁也不知道,她一向也不参与党派之争,所以也不会卖给谁几分的薄面,记得我们签署的那张同意书上的最后一条吗?不论轻伤重伤,一律与国师府无关,所以她可以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却不会保证我们完好无损的回来。”

    沐云凡淡淡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慕玲珑,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的聪慧,这正是他喜欢她的原因。

    只是,可惜佳人心中已经有了别人。

    “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只剩下半条命?”

    慕玲珑点点头,“也许吧,我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是坐在这里老老实实等待着救援吧!”

    沐云凡侧目,“你就那么信任他一定会来救你?”

    慕玲珑坚定的点点头,“是的,我信他!”至少到现在为止,第五飞扬从来就没有让她失望过。

    之后,他们四人便是什么都没有再说,耳边还充斥着村民的鬼叫,伴随着盛珍珍六个人杀猪一般的嚎叫,搞得他们在这边也是人心惶惶的。

    第五念来的时候走的是后山,所以很巧合的遇见了那些发狂的村民正在厮打着盛珍珍几人,嘴里高喊着是他们杀了全村的人,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扫了一圈,没有看见慕玲珑,她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

    “你暂时先躲起来,我先去会一会他们。”

    闵御尘黑脸,“你又想自己一个人逞能?”

    “怎么会,你现在顶着宸王的脸,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们两个是奸夫淫妇。”

    闵御尘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我们是合法的。”

    第五念不雅的翻着白眼,“我知道,可是别人又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说罢,便利用灵力飞身而去,甩开了手中的长鞭,几个横扫,打的这些鬼抱头鼠窜,每个人都忌惮着第五念手中的长鞭,朝着第五念龇牙咧嘴的咆哮着。

    几人抬眼看向第五念,有认出她的身份,各个心中一喜,纷纷朝着她身后冲去,他们是真的害怕这些鬼了,早知道这里真的有鬼,打死他们都不会选择留在这里。

    五个男生不禁愤恨的瞪着盛珍珍,都是这个小贱蹄子拿话来刺激他们,如果他们能够听玲珑郡主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走出了村子。

    盛珍珍面对众人的指责,只能低着头轻轻的啜泣了起来。见她还有脸哭,几个男生不由的更加火大,“你怎么还有脸哭?”

    “就是你害的我们。”

    “我们本来打算要和玲珑郡主一起走的,你这个小丫头小小年纪就心肠歹毒,以后谁还敢娶你?”

    听着他们的话,盛珍珍彻底的傻眼了,本以为自己装的柔弱一点,他们就不会再生气了,却没有想到换来更多的指责,盛珍珍这次是真的被吓哭了,她也害怕,为什么他们都要来埋怨自己?

    第五念很是烦躁的蹙了蹙眉头,“够了,你们别吵了,我问你们,玲珑去哪里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玲珑先走了。”盛珍珍的话语之中不乏埋怨,主要就是觉得玲珑这个人太不地道了,明知道这里如此危险,当时为什么不讲清楚一点,要不然她哪里至于被大家埋怨。

    第五念蹙眉,果断的问了一句,“你们为什么不跟着她一起走?”她不相信,这些人若是跟着玲珑走,玲珑会不带上他们?

    面对裔王妃严厉的眸光,盛珍珍一窒,根本说不出任何的谎话。

    其他五个男生更加说不出他们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所以才会逞强的留在了这里。

    第五念抿唇,得了,她不问了,越问越火大,肯定这些人没少排挤自家的老祖宗。

    眼见一个不怕死的猛鬼扑了上来,第五念快速的闪开了身子,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衣角却被身后的盛珍珍拽着,因为这股阻力,她身形不稳,差点就扑倒在了地上,盛珍珍震惊的松开了小手,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变故。

    其余的五个男生怒瞪,“你想害死裔王妃吗?”

    “我,我,我就是害怕。”

    “你果然是个扫把星。”

    “你们别再说我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第五念好在反应及时,双腿蹬住了一旁的树木,落在了地上已然是站稳了,甩开了鞭子,朝着这些面目狰狞的鬼甩起了鞭子,她的鞭子浸着狗血,经过阳光的暴晒,各种至阳之物淬炼,才让那些阴邪之物惧怕。

    一鞭子甩下去,这些鬼怪就好像是重新经历了死前的焚烧,对第五念纷纷露出了最原始的可怕的面容,脸上涌动着白色的蛆虫,有的嘴巴和鼻子都烧融了,只留下了半张血肉模糊伴随着烧焦的脸,身后的几个人已经扶着树木狂吐,第五念干呕了几声,她再多看下去,肯定会连大前年的年夜饭都要吐了出来。

    她总觉得这些鬼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没有自己的想法,倒像是为了完成使命而存在着。

    一声浑厚苍老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树林,“咬死他们!”

    那声音没有从一个固定的地点传来,就连她也没有找到具体的位置,“谁?”

    果然有人操控着他们,“滚出来!”

    她将自己的灵力汇聚在鞭子之上,抽打在那些鬼的身上会带起一阵火光肆意的火花,惹来他们痛苦的哀嚎。

    本来是存着一丝善念,可以救赎这些枉死的灵魂,却是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人控制了他们。

    那也就没有留着必要了,她下手自然是重了点,至少盛珍珍看着那些被鞭子抽打的鬼各个都化为了灰烬,她从来不知道裔王妃还有这样的本事。

    “我去抓住他!”

    树林里传来闵御尘清冷的声音,随之风起,闪过一道极快的身影,第五念心头一紧,“老公,注意安全!”

    ------题外话------

    调整状态,以后今天白天更新,晚上可以好好的休息,因为总熬夜,筱萋的急性皮炎总是不好,时好时坏,肿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以后彻底更新完了,会在题外话告诉大家。

    如果大家不喜欢看古代的,可以养养文,等到回到现代再看,也不用每天不厌其烦的留言告诉我,说句实话,挺影响写文的心情,我也不是圣人,可以做到不在乎。

    大家看完整个文,就会知道每一部分都是必不可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