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0 梦
    慕玲珑四人坐在原地,耳边听着那些人惊恐的尖叫,还可以保持面无表情。

    “快跑,我们会死的。”

    “救命,救命啊!”

    眼瞅着很远的地方涌出了一大群穿着简朴的村民,朝着慕玲珑等人的方向冲了过来,慕玲珑吓得站起了身子。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赵柯问。

    除了慕玲珑,其他三人根本看不见那些暴走的村民,她惊骇的后退了几小步。

    耳边伴随着哀嚎与求救声,几乎刺破了他们的耳膜,却愣是看不见任何的鬼影。

    慕玲珑后退了几小步,没来得及闪躲,只觉得那些灵魂铺天盖地而来,硬是穿过了他们四个人的身体,骤然袭来的凉气几乎覆盖了他们的身体,甚至是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

    慕玲珑下意识的回眸,只见那些一动不动的士兵突然动了,“擅离向阳村的人,格杀勿论。”

    暴怒的村民之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那个狗官分明是想要困住我们。”

    “我们大家今天拼了,大不了都是死,说不定逃出去我们还能活呢?”

    许是活着的话终于激起了大家求生的**了,顿时奋起反抗了,只是他们的反抗无异于是自寻死路,那些把守的士兵真的拔出了明晃晃的大刀,就如方才慕玲珑面对的一样,只不过她的运气好,有第五飞扬来救,而这人却是被这些士兵活生生的砍死了,一个接着一个扑向了那些士兵,死掉的人就像是隆起的小山堆,慕玲珑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气,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杀戮,她是真的吓坏了。

    沐云凡见状,立刻上前扶住她,“玲珑,你怎么了?”

    慕玲珑摇了摇头,脑海中浮现着刚才那些可怕的画面。

    陡然,一股阴森的凉气进入了她的身体,对方并没有像其他鬼一样去逃命,而是彻底的停驻在她的身体里,慕玲珑挣扎了几下,眼睛里的亮光随之黯淡,眼神略显空洞,随后用力甩开了他的大手,“不,我不要留在这里?”她用力抓紧了沐云凡的手臂,凄厉的大声喊道,“相公,他们打死了我们的儿子,就这么活生生的打死了我们的儿子,我亲眼看着小峰死在我的面前!”

    沐云凡吓坏了,“玲珑,你怎么了?”眼前近乎癫狂的女人一点也不像是慕玲珑,像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女人。

    她却对沐云凡的关心置若罔闻,掉头就要跑,沐云凡脸色一白,最快的速度却也仅仅只是碰到了她的衣袖,用力抓紧的那一刻,却是什么也没有抓住。

    水凝心也吓傻了眼,赵柯倒是反应的快,立刻朝着慕玲珑奔跑的方向追去。

    明明是空空的山林,甚至连树木都很稀少,可偏偏赵柯就是寸步难行,就好似一群人朝着他面对面冲了过来,他被人群拥挤到根本冲不出重围。

    沐云凡看出赵柯朝着玲珑消失的地方冲过去,明显是遇见了阻碍,眼见她越跑越远,却是怎么也跑不到她身边。

    慕玲珑的神志已经不清楚了,跌跌撞撞的跑了一路,直至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从天而降,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的眼睛忽明忽暗,抬眸看向那张近在咫尺的容颜,光滑垂顺的发丝没有任何束缚披散在脑后,狭长的眉头,一双勾魂摄魄的眼儿微微的勾起,肌肤白皙胜雪,脸上毫无任何的血色,在看向慕玲珑的时候,眼眸深处的光闪了闪,“你现在滚出她的身体,我还能饶了你一命。”他仅穿了一件白色的中衣,丝绸顺滑的缎子随意的扣着,露出纤细的锁骨,他有点偏瘦。

    他竟然能够看穿自己?

    慕玲珑害怕的后退了一小步,想到自己的儿子还被控制在对方的手里,身为母亲让她可以无所畏惧。

    掉头又朝着别的地方跑去,才跑了不几步,他又再一次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对方轻咳了几声,许是因为咳嗽,脸上平添了几许红润,“既然你想死,那就不用活了。”说罢,他的大手一伸,形成了五爪,用力一收,直接勾出了慕玲珑体内不属于她自己的灵魂,一个中年的女子跌出了身体外。

    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的桎梏住了她的脖子,她如一个破碎的布娃娃,难受的整张脸都纠结了一起,身体内好似有什么要炸裂开了,“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还没有救我的儿子,求你不要杀我。”

    面对她的乞求,却是丝毫不能撼动了他一丝一毫的怜悯。慕玲珑瞬间清醒了不少,“第五飞扬,别杀她。”

    第五飞扬的手一松,被桎梏的灵魂瞬间得到了解放,落地的瞬间,瞬间消失不见了,慕玲珑一怔,还没来得及抓住她,对方就逃了,“第五飞扬,我让你别杀她,没说让你放了她。”

    慕玲珑的话音刚刚落下,第五飞扬捂着胸口,依靠着身后的大树,顺势坐在了地上,轻咳了几声,咳出了鲜红的血来,慕玲珑见状,吓得她脸都白了,“你,你怎么了?”

    他又咳嗽了几声,却是摆摆手没有说话,又咳出几口血来,“我没事儿。”

    看见他受伤的那一刻,慕玲珑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就是觉得胸口压抑的慌,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还没事儿,你都咳出血来了。”

    “小伤。”

    她拉扯了他的手腕,一本正经的号起脉搏,他却是轻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

    “别吵,我就是想数数脉搏的次数是否正常,我哪里会什么医术?”

    得知她不会医术,本想抽回的手腕也安静的任由着她号着,“你的脉搏怎么会这么微弱?还有很严重的内伤?”

    第五飞扬挑挑眉头,立刻收回了自己素白的手腕儿,轻弹着她的小脑袋,“竟然学会撒谎,我还以为你真的不会医术呢?”

    “我不这么说,你会让我看吗?其实我会的也不多,但是我知道你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为什么每次见你,都能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说到底,她还是心疼他了。她企图想要扶他站起来,许是幅度太大,衣服顿时滑落,露出大片的胸膛,后知后觉的慕玲珑才发现他竟然就穿了一身中衣而来,不由的蓦地红了脸。“你,你怎么连外套都没有穿就来了?”

    第五飞扬勾唇而笑,因为先前唇瓣上还沾染着鲜血,此刻这个笑容看起来更加的夺目。

    “太着急了,我怕你有危险,忘了穿。”

    “那你也不能露着,露着就来了吧!”她很是害羞,一张脸又红又烫,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时不时总想往他精致的锁骨上瞄两眼。

    “玲珑,你在偷看我?”

    她抡起了粉拳就想给他一点教训,想到他有伤,却只能作罢,“别胡说,我这不是光明正大的看着你吗?”

    “嗯,你还想看吗?”

    慕玲珑一窒,满眸映着不可置信,眼前的第五飞扬令她有些陌生,他平常总爱对自己表现出一幅清冷高傲的范儿,害的她以为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第五飞扬,你怎么了?真的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所以导致你现在脑袋不清醒了?”

    他笑而不语,“玲珑,记住我的话,别再进村子里了,你娘也来了,我相信她会救你出去的,去村口的那棵枯萎的桃树下等着她。”

    “你又要走。”

    “是的,我在这个梦里坚持不了多久!”

    “梦?”慕玲珑有些听不懂他说的话,“第五飞扬,我觉得你怎么神秘兮兮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玲珑,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等到我排除万难来找你。”

    慕玲珑张了张嘴,还来不及说点什么,有好多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硬生生把她吵醒了,她揉着泛疼的脑袋,茫然的看着沐云凡三个人关切的眼神,“我怎么了?”

    “玲珑,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你就昏倒了。”

    “昏倒了?可是我刚刚看见了他,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

    “他来过?”沐云凡立刻紧张了起来,四处寻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陌生的男人。

    慕玲珑的脑袋发胀一样的疼,已经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了,但是她没忘记第五飞扬对自己说过的话,娘来了。“走,第五飞扬说了,我娘已经来了,我们去村口的那棵桃树下!”

    ------题外话------

    我坐在电脑前,催眠自己,码字,码字,码字

    就是不能集中注意力

    各位亲有没有好的办法,可以让筱萋专心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