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0 皇叔又傻了(三更)
    慕以农期间醒了一回,可能是血煞之气太过浓厚,所以又昏迷过去了,至于其他的人却是连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吓得慕玲珑叫士兵找来了大夫,一一诊断之后,并没有什么大碍,仅仅只是睡着了而已。

    慕玲珑得知慕以农并没有什么大碍,也就安心了不少,待到傍晚的时分,吩咐了明月在这里守着,她还有事情出去一趟。

    明月急了,“郡主,我不能放你一个人出去。”

    “谁说,还有我娘呢?”

    明月心头一沉,有王妃她更不放心好吗?

    “王妃,郡主,要不然我还是跟着你们两个人好了。”

    “不行,明月你要守着我爹,除了你我不放心任何一个人。”

    第五念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明月,我带着玲珑去村子里看看,事情处理完以后我们两个人就立刻回来,有我在你还不放心吗?”

    明月哭丧着小脸,内心哀嚎,王妃,正是因为有你在,我才不放心,之前王爷就多加叮嘱,一定要看住王妃,可见她就是个惹是生非的人,带着小郡主,她还真怕会出什么事情。

    “明月,你好歹也是我爹身边一等一的护卫,你说你怎么那么举棋不定,怎么成就一番大事业?”慕玲珑皱了皱眉头,“明月,我好像听见我爹醒了?”

    明月心中一喜,立刻冲进了帐篷,真的是太好了,王爷醒了,这么头疼的事情就交给他自己去处理吧!

    一把掀开了帐篷的门帘,看见床上躺着的慕以农还睡得相当安稳,明月的心顿时就沉了,她竟然被小郡主给骗了?

    果不其然,追了出去连王妃和小郡主的人影都不见了,明明是漆黑的夜,却连个火光都没有,都不知道王妃是怎么带跑小郡主的?

    两人腿脚很快,好似在黑夜里看见的东西更加清晰,偶尔能够看见村子里的鬼影绰绰,“娘,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找这个村子的死门,我要布阵,然后超度这些亡灵去地府报道。”

    “地府?这么说我一会儿能够看见阴曹地府?”

    “这有什么好兴奋的。”

    第五念拿着地图,大致的瞅了一眼地图上鲜红的标志,正是死门!

    她指了指四周的精致,然后交代慕玲珑怎么布阵,随手操起了罗盘,开始四周查看,确定这是整个村子里唯一的死门,在漆黑阴森的夜晚里,耳边还伴随着鬼在窃窃的私语,慕玲珑不受任何的控制,继续布阵,从背包里拿出娘早已经准备好的墨斗线,甚至还有许多她只在手札上见过的符咒,还以为这么高深的符咒没有人能够描绘的出来,却是没有想到真的有人描绘出来,更加坚定了慕玲珑要好好学习第五家的法术。

    “娘,我已经布下了阵法,你过来瞧瞧,我有没有弄错的地方?”

    第五念收起罗盘,回头看了一眼隐隐散发着金光的阵法,内心被打击的体无完肤,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之前布过此阵吗?”

    慕玲珑摇摇头,“没有啊,有些符咒我的灵力不足,还画不出来,我怎么会布这样的阵法呢?”

    第五念揉了揉泛疼的额头,“算了,我不问了。”

    “娘,你怎么了?”

    “受到了打击,还特别心塞!”

    “什么意思?”

    “没什么。”第五念自认为摆出一副最和蔼可亲的笑容,伸手招呼着慕玲珑,“知道怎么超度亡魂吗?”

    慕玲珑怔了怔,又想了想,她总觉得自己学的快,娘好像就变得特别萎靡不振。

    “你怎么不说话?”

    “我怕说了你会生气。”

    “你没学会?”

    慕玲珑摇摇头,“拿到手札的第十天我就会了,还试着超度了萧侧妃害死的几个丫鬟,效果还算是显著。”

    第五念咽了咽口水,拍拍慕玲珑的小肩膀,“我甘拜下风。”

    “娘,其实我还有挺大的进步空间。”

    “你别再刺激我了,等一会儿,你变站在阵法中间,然后面相死门的方向,开始你的超度。之前让你背的往生咒都会吗?”

    慕玲珑点点头,“嗯,我背了半个月好不容易背下来的。”她很贴心的将自己背书的日期往后拖延了九日,以此证明自己其实也挺笨的,谁知第五念嘴角又抽了抽,大有想要撞树的冲动。“娘,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

    “没有,就是觉得你表现的特别好,不愧对我的教导。”第五念厚颜无耻的说道,好像彻底忘记了慕玲珑完全是靠自己自学,与她教没教导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夜深人静,由第五念护阵,慕玲珑坐在阵法之中,双手合十,虔诚的开始读诵,往生咒语。

    她本身就是聚灵体,在寂静的黑夜里早就吸引了许多的鬼魂,围绕在她的身边,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灵力的外泄,红唇微动,她本就是个孩子,声音自然稚嫩,念出嘴巴的往生咒也是异常的清脆,仿若是可以洗涤一切的罪恶,甚至是邪恶,他们心中自有一片净土,哪怕曾经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他们心中存着悔过,就会不由自主的被往生咒所吸引。

    那些鬼魂浑浑噩噩的走向了死门,顿时就恢复了清明,变成临死前的模样,在他们的眼前出现的却是另一番的光景,在亮光的尽头,有他们深爱的家人,所以众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着幸福而去。

    由于村子里枉死的人太多了,慕玲珑几乎是念了一晚上的往生咒,从最初的清脆到嗓子有些嘶哑,甚至是尽显疲惫,她不敢停歇半分。

    直到第五念喊停,她才敢停下。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树林里再也不是浓烈到看不太清楚的雾气,反而是清明了不少,就连空气都变得干净了。

    “娘,怎么样?”

    “你真的很厉害,村子里的鬼魂全部都被你超度了。”

    她虚弱的问道,“真的吗?”

    “是的,我们该下山了。”她上前扶起慕玲珑,小丫头许是耗尽了太多的灵力,一时间腿软没站稳,差点没跌坐在地上。

    第五念哈腰,“上来,我背你下山。”

    慕玲珑一怔,“回去还有挺远的距离呢?”

    “啰嗦,你是我闺女,我抱不动你,还能背不动你吗?”

    面对这么热情的娘,她还真的有点消受不起,正是愣神的功夫,第五念直接拉住了她的胳膊,一下子将人背了起来,下山的路虽然不好走,但是第五念却走的非常稳。

    “玲珑,你做的非常好。”

    “娘,你说咱们两个人回去了,爹是不是要发好大的火?”

    “谁鸟他?”

    “娘,我觉得你变得好多,与以前有些不大一样。”她搂着第五念的胳膊,小脑袋趴在了她的后背上,脸上的表情很是幸福。

    “玲珑,不论我怎么变,对你的爱是不会减少的,你知道吗?”

    她重重的点头,“是,我明白,我知道你很爱很爱我。”

    她今天真的是太累了,没说两句话就趴在了第五念的肩膀上睡着了,走在漆黑的山路,第五念倒是一派坦然,不见丝毫的恐惧,许是从小总锻炼自己的胆子,长大后见过了那些鬼,并不觉得害怕。

    远远的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还有人在喊王妃,第五念松了口气,总算是有人来接应了,话说这丫头还真沉。

    慕以农见到女儿趴在她的背后,立刻紧张了起来,“玲珑怎么了?”

    第五念小声的说道,“没事儿,太累了,睡着了。”

    “我们立刻回京。”

    “这么急啊?”她还向去隔壁的镇子找个客栈好好的洗个澡再睡一觉呢?

    慕以农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五念,“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京城传来消息,皇叔又犯病了,太后震怒,所以我们必须马上回京城。”

    “他傻了就傻了呗!”

    “不是你所为?”

    第五念不雅的翻着白眼,“我要是有那个能耐,第一个先把你弄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