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2 老蚌生珠(二更)
    “王爷,你确定不是在耍我?”

    “本王没那么无聊。”

    “谁知道你会不会这么小心眼。”

    面对第五念的胡搅蛮缠,慕以农只觉得深深的头疼,若她是真的烟儿,这样的事情必定会做的面面俱到,他有些疲惫的问道,“你走不走?”

    第五念也来了脾气,低声怒吼,“这不是没见到太后呢?不走。”

    慕以农眉头皱了皱,小声的说道,“好,那你就留在这里慢慢等着好了。”

    “裔王妃!”

    第五念和慕以农两人朝着国师看去,不知道她大庭广众之下,喊自己是几个意思?

    韩魅这个国师在盛世皇朝享有特别高的地位,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党派之争,尤其是她单独唤了秦忆烟,毕竟会引来其他的好事者,谁都想知道,裔王妃何时与国师走的这么近了?

    第五念抬眸看向了白纱半遮面的韩魅,只见她踏着轻袅袅的步伐走来,每一步都很婀娜多姿,她始终无法想象,这样柔情似水的人竟然会是他们第五家时代要追杀的旱魃女君?

    韩魅看着突然间沉默的裔王和裔王妃,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两个人了?”

    第五念摇头,“没有。”

    “恭喜你裔王妃。”

    “恭喜我呃,国师为何要恭喜本妃?”

    “向阳村的亡魂你与玲珑郡主全部超度了,过了我对你们的考核,就是不知道裔王妃是否还会请假?”

    她还真想再请两天假,这几日累的都提不起劲了,她必须要好好的休息,“我是有这个”

    “虽然这向阳村荒废了多年,谁也无法保证你和玲珑郡主就会没事儿,我想安排你们去后山的天然灵泉去泡一泡。”

    第五念眼底瞬间绽放出无数惊喜的小花来,忙不迭的点点头,“国师安排的甚好,我和玲珑明日边去国师府报道!”正愁没有机会说出口呢,却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主动开口邀请了,她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韩魅失笑,“明日等裔王妃大驾光临。”说罢,她先行告辞了,惹来其他人目送着她离开。

    第五念已经开始盘算着,该如何去骗玲珑放点血给自己?

    现在不仅朱雀和白虎要喝血供养,就连自家老公都需要点鲜血恢复元气。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好了,至少泡温泉的这个难题解决了。

    心情好,就连步伐也轻盈,第五念哼着小曲,走在她身后的慕以农频频蹙眉,上前两步,小声的说道,“太后病倒了,你哼着歌是不是有点不妥?”

    第五念一怔,说的好像是这么回事。

    轻哼了他一声,第五念倒是没有再唱歌。

    “以后别和国师走的太近,会让父皇猜疑你的用心。”

    知道这是慕以农给自己的忠告,但是第五念却开心不起来,“你们皇家就是多疑,与国师走的近,难不成就是觊觎那把唔唔”

    慕以农直接捂住了第五念的嘴巴,“宫中人多嘴杂,谨言慎行。”

    第五念一把拉下了慕以农的大手,呸呸的吐了好几口,一脸嫌弃的说道,“这么直接捂住我的嘴,你有没有洗手?”

    慕以农彻底黑了脸,负气道,“没洗。”

    第五念倏然变脸,一把推开了慕以农,一路小跑道墙角去干呕,远远的就有好事者在偷瞄,大家纷纷猜测,裔王妃是要老蚌生珠了,生下了玲珑郡主这么多年后,肚皮总算是有动静了。

    裔王妃有喜的谣言瞬间就传遍了京城的每个角落,等第五念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在国师府,她带着玲珑兴高采烈的去,却是见到了一个杀千刀的死狐狸。

    就连白昭昭都搞不懂,裔王妃对她到底哪里来的怨恨,一双愤恨仇视的小眼神冒着浓浓火焰,差点没将白昭昭瞪出两个窟窿眼来。

    虽然不明白旱魃女君为何要安排自己来服侍他们母女,但是他一向是不会拒绝女君的命令。

    慕玲珑拉着第五念,小声的问道,“娘,这个男子长得真好看!”

    第五念直接不客气的白了她一眼,“好看什么,不过是一副臭皮囊而已。”

    “就算是臭皮囊,也是好看的臭皮囊。”

    “他能有第五飞扬好看吗?”

    慕玲珑瞬间红了脸,“娘,你怎么还打趣我?”

    白昭昭看了一眼第五念,将视线移向了她平坦的小肚子上,“裔王妃,你确定你也要下水吗?”

    第五念一怔,立刻火大的回呛他,“你们国师可都答应了,你这只死狐狸是想要反悔吗?”

    白昭昭频频皱眉,第一次面对第五念这样胡搅蛮缠的女人,明明他是一片好心,怎么到了她的嘴里,自己就变得十恶不赦了?“此灵泉不适合孕妇泡。”

    孕妇?

    第五念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谁是孕妇?”

    “外面都传言,说你老蚌生珠,身怀有孕了。”

    慕玲珑眨了眨眼睛,惊喜的看着娘亲的肚子,“娘,这里真的有个小弟弟吗?”

    第五念微微侧开了身子,外面传她有喜了,她能接受,现代的明星还有传怀孕的,可是有喜就有喜了,为什么是老蚌生珠?

    认真算起来,秦忆烟今年三十不到,在现代生孩子顶多算是高龄产妇,怎么到了古代就是老蚌生珠了?

    她怀疑这个词是白昭昭信口开河的,“你别胡说八道,你才怀孕了,你们全家人都怀孕了。”

    白昭昭特别无语,没怀孕就没怀孕,为什么每句话都想要骂他两句?

    他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梁子比这还深。

    既然传言不可信,那就是没怀孕,“后山便是灵泉,你和玲珑郡主便自去吧,我就先告辞了。”

    等白昭昭走了,慕玲珑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娘,你真的没怀孕?”

    第五念干笑了两声,“自然是没有。”

    慕玲珑不免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还以为我就要有小弟弟了,没想到空欢喜一场。”她挽着第五念的胳膊,“不过,娘,你什么时候再给玲珑生一个小弟弟啊?”

    “我?”第五念连忙摇摇头,“你还是让你爹和萧侧妃生吧,我是,我是身体不行了。”

    慕玲珑惊诧的看向第五念,“娘,你不知道萧侧妃殁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不就是去了向阳村几天吗,怎么好好的大活人说死就死了?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早上听王府的下人说的,她好像是得了什么隐疾,爹来找咱们的前一日就没了。”

    第五念蹙眉,死的这么凑巧?

    她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的简单,认真算起来,她也不过是一个过客,这事儿多半和慕以农有很大的关联,只是真正的秦忆烟都死了,他做的再多也挽不回她的生命。

    慕玲珑的聚灵体泡在了温泉里,只觉得身体的汗毛孔都舒展开来,浑身上下没有不通透的地方,舒服到令她忍不住长吁一口气。

    “娘,这里好舒服。”

    “舒服,咱们就经常来泡泡。”她好纠结,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放血的事情。

    “可以吗?毕竟是国师的地盘,她若是不同意,我们也不能强求。”

    “那咱们就赖在这里死活不走了,我是裔王妃,你是郡主,想必她也不会真的赶我们走。”

    慕玲珑听到娘的这个建议,彻底的抽了抽嘴角,“娘,咱们还是要顾及点爹的面子。”

    “你爹那副雷打不动的个性,未必会在乎别人的目光。”

    “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天天来这里泡温泉,不用赖着死活不走。”假山后面,从另一头走出一个泡温泉的女子,缓缓的走到了第五念和慕玲珑的面前,笑意盈盈的说道。

    仔细品味一下,连她都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太无赖了,顿时有些不大好意思,“我,我刚刚就是开个小玩笑。”

    慕玲珑却是低着头,臊的脸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没关系,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泡,的确是浪费了点。”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们母女以后就真的常来泡泡灵泉了。”

    “好。”

    “没和你客气。”第五念再次强调了一遍。

    韩魅遮挡在白纱的下的笑脸若月若现,说不出的熟悉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