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5 挫骨扬灰(二更)
    鲁玉簪怔了怔,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他抱打不平,笑着点点头,“好。”

    左一句好,右一句好的,第五念也拿他没辙了,“你果真是个好好先生。”

    他摇摇头,浅浅一笑,“依着我的成就,还没有资格当先生。”

    “算了,你当我没说吧,我还有别的事情了,下次还找你玩儿,当然你也可以去裔王府找我。”

    “去裔王府?”

    “算了,我的名声本来就不太好,还是不要连累你了。”

    “所以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鲁玉簪问出这番话,眼眸之中盛满了关怀。

    “是。”

    “你好,我的朋友。”他朝着她抱拳致敬,那表情很是激动。

    “是朋友。”第五念也会以一拳。“我们两个人做朋友,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鲁玉簪摇摇头,“长老们没有骗我,他说我下山就会交到朋友,没有想到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玉簪,你快来帮我们解释解释这句话。”一圈人蜂拥而至,一下子就将他们两个人挤开了,鲁玉簪只来得及看见第五念离开的背影,不禁有些落寞,刚刚交到了一个好朋友,怎么话还没说两句,人就走了呢?

    白昭昭一直躺在房盖上晒太阳,在他的印象里,第五念就是一个胡搅蛮缠又粗鲁的女人,所以他避之不及,却没有想到今天看见了不同于以往的第五念。

    在鲁玉簪的面前,他知错就改,还非常的好心的帮助对方清扫落叶,就连笑容之中都带着他看不懂的温融,整个人不再像是刺猬,让人近不得身。

    如此一总结,恐怕她针对的人只有他自己。

    而白昭昭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以至于她第一次见面就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第五念一路跑到韩魅的院子,她见过最多的就是,韩魅一直很喜欢这满池塘的鲤鱼,闲来无事了就喂一喂,顺便发着呆。

    “你的术法全部看完了?”

    第五念连忙下意识的摇摇头,“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看完了,我是有不懂的地方,所以才来问问你。”

    她将剩下的鱼食全部放到了一旁小丫鬟手中的碟子里,“哪里?”

    第五念随便翻开了一页,指着某一句,“就是这个,我不太懂。”

    韩魅低眸,详细的解释了一番,然后又顺道问了一句,“你之前的都背会了吗?”

    她能说自己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吗?“还行吧!”

    韩魅抬眸看向了第五念,白纱下的唇角勾起,“什么时候背会了,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国师府。”

    “真的吗?”第五念只觉得惊喜来的太快,就好像龙卷风,她还真不想就这么走了。

    “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韩魅眼眸之中划过一丝好笑,虽然不知道第五念打的什么主意,但是打从心底的能够感受到她并没有任何恶意。

    “还好吧,跟在国师的身边,我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别叫我国师了,你还是叫我的名字,韩魅。”

    “我叫你魅儿吧,显得亲切。”第五念就是这样的人,给个梯子就可以蹬鼻子上脸,想弄清楚天为何要收服旱魃女君,第一步就是要打好关系,从朋友开始做起。

    “随你意。”于她而言不过是个称呼。“你既然来都来了,去后山泡泡灵泉吧!”

    “好。”

    待第五念一走,白昭昭就现身了,双手抱拳,“女君,你不觉得裔王妃很奇怪吗?”

    韩魅笑了笑,“那又如何。”

    “我看她的样子,很想留在国师府。”

    “国师府这么大,还缺她一间房吗?”

    “女君,她对你抱有某种目的性。”

    韩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有目的安排在我自己的身边不是更好观察吗?”

    见女君不愿意多谈,白昭昭也只能闭上嘴巴。

    “昭昭,吩咐厨房多准备两个荤菜。”第五念好像不是很喜欢的素的。

    第五念没能如愿,在国师府刚吃了晚餐,准备要休息了,慕以农就带着人要接她回裔王府,坚决不能让她在国师府过夜。

    像是慕以农这样死脑筋的男人,她多半是用道理解释不通,只能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上了马车,慕以农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萧侧妃的院子在闹鬼。”

    第五念拧眉,“你看见了萧侧妃?”

    “不曾见过,但是今天伺候萧侧妃的两个小丫头都嚷嚷着他们见过。”

    “你的意思是让我手下留情?”

    慕以农摇头,“不。”

    “那你想怎么做?”总不能让她变成了孤魂野鬼吧?

    “挫骨扬灰。”说到这四个字,第五念几乎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这般深仇大恨,说是杀了全家都有信他。

    “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人家什么错没犯,我若是收服了她,是会损自己道行的。这事儿我不干!”

    两人回了王府,直接去了萧侧妃的院子,第五念刚踏进这座院子,就觉得阴森森的,“你可有看出来什么?”

    “好浓重的煞气,她应该是回来过。”第五念沿着院子走了一圈,都没有任何的发现,第五念接着说道,“带我去看看她的房间。”

    慕以农带着她穿过了庭廊,然后来到后院,在一间主卧房停下了脚步。

    借着皎月清明的月光投射,能够看见黑漆漆的屋子里闪过了一道水蓝色的身影,慕以农记得那日萧侧妃去了小院,穿的就是水蓝色的衣裙,慕以农用力的推开了大门,眼睛还没有来得及适应房间暗度,第五念已经推开了挡在门口的慕以农,直接冲向了梳妆台的方向,宝剑用力的刺了过去,却是扑了个空。

    空气中还传来一声阴森凄厉的笑声,慕以农能够准确无误的认定这是萧颜的笑声,只不过在寂静的夜晚,这笑声多少有点吓人。

    “萧颜!”

    确定是萧侧妃,第五念干净利落的收起了自己的手中的宝剑,“萧颜,我知道你死的挺冤,但是你死都死了,还能怎么办?”如果这个世界非要争个孰是孰非,那么真正死去的秦忆烟该找谁算这笔账呢?

    在她眼里看来,一切都是萧颜罪有应得,如果她能和秦忆烟和平相处,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般下场。

    第五念看了好半天,都没有再屋子里找到萧侧妃,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依照她对自己的恨意,不该就这么轻易的消失了?

    “鬼啊!”

    巧儿本来是想打水洗洗就睡了,却是没有想到路过萧侧妃的房间,大门敞开着,还站着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她连是谁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认定是萧侧妃的鬼魂。

    两眼一翻,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秋霜听到了巧儿大叫的声音,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看着萧侧妃房门敞开着,也是吓得一张俏丽的小脸血色尽失。后退了两步,想要掉头就跑,想到昏倒的巧儿,她又死命的拉着巧儿,两个人一起跑。

    慕以农从房间内踏出了脚步,迎着月光,走到了秋霜的面前,惊见是王爷本身,秋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见,见过王爷。”

    “本王问你几件事情,你必须如实回答。”

    秋霜忙不迭的点点头,“王爷请说。”

    “这几日巧儿可有异常的地方?”

    秋霜一窒,“奴婢不敢说。”

    “恕你无罪。”

    “巧儿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怪怪的,还说自己做梦梦见萧侧妃了,醒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像是掉了魂一样。”面对裔王府的主人,她可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此时,王府内的响起了一阵喧闹,方向是来自玲珑园,想到了玲珑的聚灵体,第五念不由得在心中暗叫了一声糟糕,顾不得其他,拔腿就跑。

    慕以农也担心萧颜将恨意转移到玲珑的身上,施展轻功,直接勾住了第五念的纤细的腰肢,朝着慕玲珑的院子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