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6 两个娘
    “郡主,天色不早了,你早点歇着吧!”

    “娘从国师府回来了吗?”

    “回来了,王爷亲自去接的。”作为慕玲珑身边的贴身丫鬟,影儿也是一路看着王爷从最初的冷漠到如今的上赶着,只有王爷王妃的感情好,他们郡主以后若是找了婆家,王爷王妃和睦,在婆家也会受人重视。

    “那就好,娘回来了我也就可以放心睡觉了。”她梳着头发,从铜镜之中看见自己的脸。

    “郡主,你有没有感觉王妃最近很奇怪?”

    慕玲珑微微一怔,娘的奇怪,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呢?

    “可能之前对爹太过失望了吧,所以现在才会性情大变,不论她怎么变,都是我娘,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眼角瞄到了铜镜之中闪过了一道湖蓝色的身影,她回眸,竟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影儿小声的呢喃着,“怎么这会儿功夫房间里就变得这么冷?郡主,我晚上给你多拿条被子,别得了伤寒。”

    “我没事儿,影儿,你先下去休息吧!”

    “郡主,影儿还没给你拿被子呢?”

    “不用了,我若是冷了,会自己拿被子的,你先出去吧!”

    影儿虽然不知道郡主为什么总想着赶自己走,但是看见很少动怒的郡主突然冷下了脸色,她也不敢继续待下去了。连忙福了福身子,退出了房间,“是,影儿先出去了。”

    慕玲珑缓步起身走到了自己的床边,从枕头下面拿出了娘送给她的那把匕首,凉风带着嗜血般的煞气,朝着她奋力而来,她拔开了匕首,朝着身后用力划了几下,凭空传来一阵如凄厉的嚎叫,“啊!”

    萧颜没有想到慕玲珑会看见自己,双眼绽放出寒冽之光,快速的回击。

    慕玲珑还不等看清眼前的鬼魅是谁,一道寒光袭来,她下意识的用手臂去挡住。

    胳膊传来一阵刺痛,那是一种肉被撕开的痛觉,她疼的缩回了手臂,下一秒映入眼睛里的是一张布满仇恨狰狞的脸,慕玲珑收到了惊吓,连连后退,却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床,没有退开几步,一屁股就坐到了床上。

    “慕玲珑,只要杀了你,就相当于是剜了她秦忆烟的心。”

    她的靠近,是一种散发到极致的冷,使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跟着下降了几分,下意识打了一个冷颤,萧颜只当她是害怕了,露出了一张流满血的脸,隐隐还能够看见脸上的鞭痕,“你爹和你娘对我不仁不义,那就别怪我对他们唯一的女儿下手,你的魂好香,我恨不能能够一口将你吞下。”

    慕玲珑冷冷的看着萧颜,不见丝毫的惊慌,哪怕是害怕。

    萧颜没有想到,慕玲珑明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却并不怕自己。

    她冷冷的说道,“萧侧妃,你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了,都不会得到别人的可怜。”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如果不是你娘那个贱人,我又怎么会落得今天这般下场?”她上前了几步,慕玲珑却是握紧了匕首,大有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萧颜畏惧那把匕首上的阳气,但是慕玲珑身上却是散发着连她都说不出来的清香,令她想将这个丫头一口吞掉,一饱口腹之欲。

    她凑向前,慕玲珑却是挥开了匕首,吓得萧颜迅速后退,就趁着现在她闪躲开,以免自己局限于床上这个狭隘的范围,脑海中立刻跳跃出,娘交给她击退恶鬼的招数,结手印,红唇轻启出一段并不算是陌生的咒语,只见一道金光从她的手指射了出来,萧颜本能的闪躲,狼狈的躲过了慕玲珑的攻击。

    此举无疑是彻底的激怒了萧颜,她没有想到慕玲珑小小的年纪,竟然有连鬼都能制服的本领,她五爪勾起形成了鹰爪,朝着慕玲珑凶狠的一抓,许是没有这样的实践经验,她的警觉心升起之时,却已经太迟了。

    萧颜的五爪已经成功的抓住了慕玲珑的脖子,她凑到慕玲珑的身旁,“你说我是生吞了你的灵魂,还是先掐死你比较好。”

    慕玲珑只觉得双脚离地,呼吸越来越急促,她两眼翻白,连多说一句话都费劲。

    “你不过是刚死掉,像生吞我的灵魂,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她伸出手企图想要扯开她紧扣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却是扑了个空,什么也没有摸到,反而将自己搞的更加狼狈,双脚悬空,企图想找到一个支点。

    “萧颜!”几乎是极具愤怒的呐喊,慕玲珑只觉得浑身一颤,睁开了眼睛,好似看见了娘不知道从哪里飘了过来。

    意识到自己脑海里想到‘飘’这个字眼,她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杀红了眼睛的萧颜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秦忆烟是怎么进来的,恐怕也不相信她会推到自己,所以根本就没把秦忆烟当回事儿,露出阴森森的笑容,“我要当着你的面杀了慕玲珑。”

    “疯子。”她意念一动,整个人飘到了萧颜的身后,用力的击中了她的后背,她吃痛的松开了手,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秦忆烟,“你怎么碰得到我?”

    慕玲珑跌坐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娘的脚离地面还有一段的距离,她经不住后怕的退了两步。

    秦忆烟只想保护自己的女儿,根本顾不上她此刻的情况有多么的不好,恨不能杀掉萧颜,让她从此以后再也无法靠近自己的女儿,这是她身为母亲该有的保护欲,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奋不顾身。

    碍于萧颜和秦忆烟都是出自武将世家,都会点功夫,两人厮打起来用的都是自家的看家本领。碍于都是才死不久的鬼,所以也不会什么法术。

    秦忆烟只觉得自己浑身血脉逆流,不敢想象自己晚来一步,玲珑是否会招到她的毒手?

    所以再下手的招数用尽了狠招,萧颜狼狈不堪的闪躲,两方出手都在致对方于死地。

    大门从外面被踹开了,第五念眼见秦忆烟和萧颜厮打了起来,上前一步,一脚踢开了萧颜,从怀中拿出一个空空的把手,按下了桃木剑的按钮,足尖轻踏,大喊了一声,“让开,我来。”

    萧颜震惊突然闯进房间的另一个秦忆烟,怎么会有两个秦忆烟,顿时间有些晃神,眼见与自己厮打的秦忆烟作势要撤离,她身体本能的下意识的扑了过来,抱着秦忆烟不撒手。

    第五念手执着桃木剑稍稍往回一带,剑尖偏了几分,以免真的刺伤了秦忆烟。

    慕以农连忙扶起了失魂落魄的女儿,关切的询问她有没有怎么样?

    第五念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咒,快速的贴在了剑尖之上,她再次腾空而起,那架势仿若是要弄死萧颜不可。

    慕玲珑震惊的看着眼前两个娘,颤抖的唇瓣竟是连半点血色都没有,若不是慕以农搀扶着她,恐怕此刻已经要腿软到再次跌坐在了地上。

    秦忆烟挣扎不开萧颜的束缚,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她就心中窜起了一股漫天怒火,用力抱紧了萧颜,“萧颜,我要让你再也不能伤害我的玲珑。”

    萧颜眼中布满了惊恐,没有想到她竟然抱着玉石俱焚的心里,“秦忆烟,放手。”

    眼瞅着秦忆烟抱着萧颜朝着自己的桃木剑冲了过来,她脸色大变,“你疯了不成?”这一剑下去,灵魂就要散了。她手一松,扬起了桃木剑,猛地跳了起来,拿下了剑尖上的符咒,嘴里振振有词的念着众人听不懂的咒语,随后将符咒直接拍在了萧颜的身上,只见萧颜的身体突然窜起了烟雾,就像是什么东西滋啦滋啦的烤焦声音,她的身体好像身处在铁板之上,要被什么东西烤焦了一样,疼的她来回打滚。

    第五念一双冷漠的眼睛扫过萧颜,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五彩石,“你这种人真是死不足惜。”

    她惊惧的退后了几步,直觉告诉自己,她手中的东西很可怕。

    眼见五彩石朝着自己而来,她用尽仅存的意识迅速撤离,第五念岂能就这么放她走,跳出了窗户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