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8 名字这么娘(三更)
    “就喜欢看你一本正经的瞎掰。”

    闵御尘低眸,温柔的逝去了她眼角的泪珠,“有心情和我开玩笑了。”

    她抚摸着胸口,“可是我还是觉得心里难受。”

    “我能治。”

    “什么?”

    第五念愣神的功夫,闵御尘已经低下头吻住了她红润的小嘴,感受到一阵的冰凉。

    他的吻好像进步了不少,至少这一刻,第五念有些六神无主,好半响才回过神来,轻轻的推了推闵御尘的肩膀,多少有些欲拒还迎。

    第五念的眼神凌乱,她只觉得自己的脸颊都快要着火了,轻咳了两声,“虽说咱俩都是老夫老妻的了,可是你好歹也要的矜持一点,毕竟我现在还拥着秦忆烟的身体,我和你在这里我怎么觉得有点别扭呢?”

    “老婆,其实我想”

    第五念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大腿上,“你什么也别想,等我们回了现代再说。”

    闵御尘眼底刮起了一阵浓烈到化不开的**,“你说的话我记在了心里,我没想别的,只是想告诉你,我也有点别扭。”他的唇角掀了起来,勾勒出一抹极为浅淡的弧度,昭示着她的好心情。

    第五念顿时黑了脸,“闵御尘,你竟然敢耍我?”

    他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念念,别伤心难过,认真说起来,你并没有融入到这个世界里,唯独对玲珑还有妈妈放了心思,你若是不介意,所以才会如此无法接受,若是那个人换成了慕以农呢?”

    那么她绝对不想理会他的感受。

    “你对玲珑用了心,却也是带着自己的目的性。”

    第五念闻言,再次红了眼睛,“听你这话的意思,我怎么那么十恶不赦?”

    “我只想告诉你,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一切顺其自然吧!”闵御尘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怎么又哭了?”

    “我对玲珑是真心的。”

    “如果你一开始并不知道她是你的老祖宗,你会怎么样?”

    第五念吸了吸鼻子,委屈的撇了撇小嘴,用了狠掐了他的腰,也不管他是否会有痛觉,“闵御尘,你绝对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闵御尘轻笑了起来,“但你是我见过最爱的人,没有之一。”

    第五念微微一怔,“老公,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甜言蜜语说的这么溜了?”

    “是我的真心话。”

    好吧,虽然这话说的生硬,却也是第一次从他的嘴里听说过,心中不免泛起了甜蜜,她勾了勾手指,“老公,你过来呀。”

    他低下头,“什么?”

    她捧着闵御尘的脸,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勉为其难的让你吻吻别的女人吧,我很庆幸你也跟着一起来了,孤独无助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哭,可是有你在,我就不是那么害怕了,只是很想回家,想我们闵宝。”

    闵御尘脸色僵了僵,“你想那个臭小子做什么?”

    “那是你儿子,我为什么不能想?”早知道就不把这个秘密告诉他好了。

    闵御尘轻咳了两声,“他幸亏是我儿子,否则我一定要把他丢到无人岛,这辈子都别想靠近你半步。”

    “算了,我和一个吃飞醋的男人没有话可说了,我要睡觉了。”

    “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她枕在了她的腿上,渐渐的有些睡意,“老公,你说玄武最后为什么要带着向端跑了?”

    “这么多年的努力不能付之东流了。”

    “你自从来到古代就变得好神秘,什么事情也不对我说,搞得你自己真的好像是活在百度百科里的人物。”

    他有一下无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念念,我不是不想和你说,而是有些说了还会给你带来危险,等我们回到现代,这里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与我们没有半点关系了。”

    “回到现代你就不是帝俊了?”

    闵御尘一怔,点点头,“在现代,没有帝俊。”

    “好吧,越来越深奥了。”第五念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气,“老公,前两日,我认识了一个很喜欢吃亏的朋友。”

    “鲁玉簪?”

    “你认识?”

    “名字这么娘,光听名字就不是个好人,少接触为妙。”他低哑的嗓音透着某种磁性。

    第五念直接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你好像对他很不满。”

    “没有。”

    “撒谎。”

    闵御尘抿了抿唇,便默不作声了。

    第五念抬眸看向他,“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想撒谎了。”

    听到他这么一说,第五念差点没笑破了肚子,“老公,我困了,咱们不提别人。”

    “好。”

    他搂着她,没一会儿就呼呼大睡,睡梦之中来到了一处幽森宽阔的海域,她仿若是一个人飘飘荡荡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许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湛蓝到发黑的海水,她就这般低着头俯视海面,这一眼放佛能够望到海底。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水亮且又干净,纯粹到令她无端的心生愧疚。

    她放佛能够看见那双眼睛在呼唤着她的名字,“念念,我终于等到了你”

    明明的幽黑到不见底的海,而她却看见了这样一双眼睛,她眨了眨眼睛,眼底泛起了泪珠,低落在海面上,泛起了浅浅的涟漪。

    睡梦中的第五念落泪了,闵御尘轻轻的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珠,一只素白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脑袋,柔和的紫光快速的抚过了她的脑袋,她顿时安心了不少,不再掉眼泪了。

    闵御尘低头,吻住了她的额头,“有些事情,我们终究无法阻止,鲁玉簪竟然更早一步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想到以后,念念要为了这个男人拼死拼活的,闵御尘就不由得气哼了两声。

    第五念这一觉睡得特别的累,只觉得一晚上都在做梦,具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梦,一睁开眼睛,竟然什么也想不到了,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空空如也,难道真的是一孕傻三年?

    另一半床早已经没有了闵御尘的身影,想必他又回到玄武的紫宝石内了,本想厚颜无耻的找玲珑要点血,依照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恐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第五念招来樱桃,“这几日你就守在郡主的身边,晚上回来报给我。”

    “是,王妃。”

    “王妃,您早餐想要吃什么?”

    第五念摆摆手,“我早餐不吃了,正好有个问题没搞明白,我先去国师府一趟,若是郡主的院子里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立刻禀报给我。”

    香梨忙不迭的点点头,“王妃,你就放心的去吧!”

    虽然慕以农已经三令五申让她离国师远一点,可是想到对方就是旱魃女君,她就没法子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歹也该知道她是做了什么让这个天都容不下她?

    慕玲珑是一夜未睡,若不是慕以农还要上早朝,恐怕现在还在守着她,经历了昨天晚上,她已经彻底的认清了现实。

    虽然现实很残酷,但却是真的。

    她真的失去了娘,想了一晚上,总算是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大家都在说裔王妃变得好奇怪,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奇怪,她记得那日夜晚,她被萧侧妃的嬷嬷锁在了房间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足足的熬了一晚上,总算是用椅子砸开了窗户,才算是彻底的解脱了,也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娘变得和平常很不一样,还有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学会了什么捉鬼的本事儿,想来她的灵魂肯定是住了另一个人。

    想到自己的亲娘此时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慕玲珑就心疼直掉眼泪,昨日匆匆一瞥,她就再也找不到娘了,而她也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那个寄居在娘的身体里的人,她到底是谁?抱有什么样的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