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0 等我来娶你
    第五念虽然不明白韩魅为什么是那种表情,但是她总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从韩魅那里,她很确定自己问不出别的,那么只能从鲁玉簪这里下手了。

    临走的时候,看见鲁玉簪正在帮人晾衣服,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个人还真是乐于助人。

    看着他已经洗好满满一大盆的衣服,“这是多少个人拜托你的?”

    鲁玉簪抬眸看向了第五念,“本来只有一个人,可是大家都说,我不能光对一个人好,所以我就承包了所有人的衣服。”

    “你就不累吗?”

    鲁玉簪摇摇头,“我一边洗衣服,一边背书,不累。”

    “我真是拿你没辙了。”她本想着顺手去帮他晒衣服,却是一不小心捞出了一个件很短的短裤,类似男人内衣裤之类的东西,仿若是触电了一般,她直接抽回了自己的手,将内裤丢到了盆里,“不好意思,你还是自己来吧!”

    鲁玉簪含笑,“下次这样的事情不用你帮忙,其实我并不觉得很辛苦。”

    “是,是,劳动使你快乐,无私使你光荣,我觉得你娘应该给你改名字。”

    “改名?”鲁玉簪蹙了蹙眉头,颇为赞同的说道,“没错,我娘还真应该给我改名字,你有听过哪个男人叫玉簪的?”

    “雷锋,你就叫活雷锋。”

    鲁玉簪低垂眼睑,故作思考了一番,“其实雷锋这个名字挺好的,可是我把形式都改了,我爹会打断我的腿,我觉得鲁雷锋这个名字挺不错的。”

    第五念闻言,扑哧一笑,“你还当真了?”

    “难道你不是真心和我讨论这个问题的吗?”鲁玉簪觉得自己好像取悦了第五念,他明明很认真的在和她讨论名字这件事情。

    “不过,我还真的特别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叫玉簪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总会让她想起女子头上的玉簪子,不由自主的就会觉得他这个人好像有那么一点娘里娘气的。

    “我娘生我的时候,因为太痛了,又不甘心只有她一个人这么痛,就拔下了自己头上的玉簪子,用力戳了我爹好多下,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

    第五念抿了抿唇,又干咳了几声,却是依旧阻挡不住溢出嘴巴的笑声。

    想到自己这么肆无忌惮的笑出了声音,好像有点不妥,她只好捂着自己的嘴,偷偷摸摸的笑。

    鲁玉簪很是无奈,“你若是觉得好笑,你就大声的笑出来吧,不能憋着,容易得内伤。”

    第五念咬着下唇,摇摇头,“我不笑,这么一听,我觉得你的名字还是挺有纪念性意义的。”

    “我爹娘也是这么说。”鲁玉簪一脸感动的看着第五念,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听说了那么一段历史,没有嘲笑自己的人,果然是一个值得深交的好朋友。

    “我先回家了,等我过几日再来。”

    听她要过几日才能来,鲁玉簪不免有些失望。“好吧,我等你来了找我。”

    “嗯。”妈呀,她实在憋不住了,再多呆一秒就要笑破功了,鲁玉簪这个名字真是莫名的戳中了她的笑点。

    来到了国师府外,第五念扶着墙笑了好久,笑的一张小脸映出了俏丽的红,笑着擦掉眼角的眼泪,“哎呀我的妈呀,鲁玉簪的父母肯定是一个搞笑的人,竟然给自己的儿子起了一个这么娘炮的名字?”

    鲁玉簪本来有事儿想要请教第五念的,所以就追了出来,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国师府外面笑到坐在了地上,此时此刻还真没有多少裔王妃的形象。

    他顿时纠结了,刚刚他还觉得裔王妃没有当面笑话自己,坚定了做好朋友的信念,却没有想到她出了国师府就笑的肚子都疼了,她没有当着自己的面笑已经是非常有礼貌了,如此一想,还是觉得裔王妃很适合做自己的好朋友。

    鲁玉簪轻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名字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她都快笑了一盏茶了,甚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如果她不是裔王妃,恐怕早就被人当成疯子一样赶走了。

    第五念回去的路上,想想便笑一回,笑一回就一发不可收拾。

    直至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见门外那道熟悉的身影,她正小心意义的趴在墙角,偷偷摸摸的看着院子里,第五念拉回了嘴角边的笑容。

    玲珑?

    她来这里,是不是代表着她想听听她娘的故事?

    “玲珑?”

    慕玲珑浑身一僵,连头都不敢回,拉着影儿掉头就跑了,第五念伸出了手还停在半空中,只能失落的看着慕玲珑仓皇而逃的背影。

    说不出的难过,心头泛起了个中滋味。

    她迈开脚步,想要追上玲珑的脚步,却是被闵御尘阻拦了,“念念,别去,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你去解释,在她的眼里看起来反而更像是掩饰。”

    “可是我不想让她误会我。”

    “会想明白的。”

    此时此刻,他也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没关心,玲珑还是个孩子,兴许过几日就会好起来的。

    影儿被慕玲珑拉着跑了好久,实在是没有力气了,“郡主,咱们停下来歇一歇好吗?”

    慕玲珑顿住了脚步,“算了,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郡主,你最近为什么要躲着王妃啊?”

    慕玲珑一怔,“没有。”

    郡主不愿意说,影儿也没法强逼着她。“好吧,那奴婢先回去给小郡主准备一些糕点和热茶,你等一下要回来。”

    “好。”

    他从怀中掏出了第五飞扬留给自己的四色玉佩,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要你陪在我的身边,你却消失的连个影子都没有,算什么未婚夫?”想到这些日子她的害怕与恐惧几乎占满了一切,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慕玲珑就觉得特别的委屈,尤其是现在,特别想见见他,与他说说自己心里的担忧。

    现在的温度越来越凉了,她坐在外面没有一会儿就冷的跑回玲珑园了,喝了影儿递来的热茶,好歹把自己的身子暖和过来了。

    身子一暖,已然有了些困意。

    “影儿你出去吧,没有别的事情别来打扰我,我想睡一会儿。”

    “奴婢晓得。”影儿为玲珑铺了被子,然后关好了门窗,默默的退到了庭廊外守着。

    慕玲珑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她睡的正香的时候,察觉到有人在抚摸着自己的头发,甚至还有一道热切的注视,她不由得睁开了惺忪的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第五飞扬,足足愣了好长的时间,有种睡着了梦没醒的感觉。

    “玲珑,你哭过了?”

    听到他的这番问话,慕玲珑变得脆弱不堪,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嚎啕大哭,“你怎么才来啊?”

    “乖,别哭,你怎么了?”

    “第五飞扬,我好怕,我娘好像死了。”

    第五飞扬一怔,抿了抿唇,然后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嘴笨口拙的,也不太会安慰慕玲珑,只会温柔的说道,“别哭,我陪着你。”

    连日来,她想的很多很多,最坏的结果也预计到了,哪怕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是在猜测,她也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她此时此刻或许并不需要第五飞扬的安慰,要的仅仅只是一个拥抱。

    慕玲珑到底是个孩子,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还真像是被娘亲抛弃的小可怜。

    第五飞扬心头一颤,用食指抚摸着她眼角的泪珠,“玲珑,你还有我?”

    “你会陪着我一辈子吗?”

    “会。”

    “你敢向我保证吗?”

    “我保证,在我有生之年,我会陪着你一辈子,你说好不好?”

    慕玲珑将小脑袋埋在了他的怀中,紧紧的抓着第五飞扬的衣襟,“你答应我的,绝对不能食言。”

    “好。”

    “我想你可以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至少她难过的时候,还有人能够听她的倾诉。

    第五飞扬眸子里快速的闪过某种势在必得的决心,轻拍着她的肩膀,“相信我,很快我就会来到你身边,所以,你要健康快乐的长大,等着我来娶你。”

    慕玲珑红着眼睛,重重的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狐疑的问道,“第五飞扬,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诧我娘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