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2 你是谁
    “不”面对这只巨型的大手,萧侧妃深知今天自己轻敌了,甚至是在劫难逃了,而她不愿意就这样消失,至少也该拉着秦忆烟陪自己再死一回。

    她快速的出现在第五念的面前,对方劈下了桃木剑,萧侧妃根本就没想着躲避,根本不做任何的防备,冲向了第五念的面前,几乎能够看见桃木剑周遭的灵魂正在迅速的裂开细细小小的缝隙,散发着黑色一样的气雾。

    第五念看穿了她的意图,迅速后退,谁知萧侧妃抱着必死的决心,用力握紧了刺穿身体的桃木剑,使得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更近一步。

    第五念暗吼了一声该死,决定放弃自己的法器,快速的朝着岸边游去。

    萧侧妃发出阴阴森森的笑声,直接扑向了第五念的身后,水凝聚成的巨掌朝着萧侧妃拍了下来。

    此时,一道紫色的光将她移开了,却是扑了一个空,她不甘心的怒吼,“不,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话落,随之拍下来的巨掌却是一下子将她的灵魂直接拍散了,她眼中最后的世界只剩下一道伟岸的身影,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慢,看着她放佛在看这个世界上最卑微的尘埃,她以为那个人是王爷,内心却是异常的肯定,那个人不是。

    然后下一秒,她被池水中的巨掌集中,直接幻化成了泡沫,随着水流的流动,便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上岸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慕玲珑,看着她并没有受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玲珑?”

    慕玲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沉很沉,连睁开眼睛都费劲,尽管如此她还是想将眼前这个女人能够看得更加清楚一点。

    与娘相同的样貌,唯独那气质不同,娘清冷傲然,她狂放不羁,但是他们面对自己的时候,眼睛里都闪烁着同样的关切,她不由得动情的流下了眼泪,“玲珑,你是不是哪里疼,快告诉我?”

    听到她的这句话,慕玲珑哭的更加伤心了。

    她觉得自己好有负罪感,明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娘,她还是狠不下心去恨她!

    见她大哭,第五念的心里也不好受。

    慕玲珑动了动嘴唇,说话有气无力,第五念立刻追问,“你说什么?”她将耳朵凑到了慕玲珑的嘴边,“这样的离得近,我也能听得见了,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娘是不是死了?”

    第五念浑身一僵,顿时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她,可是她既然问出口了,只能证明这件事情她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慕玲珑的表情甚是悲恸,一下子抓紧了第五念的衣袖,“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了。”

    “玲珑,你娘的事情”

    她仿若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打断了第五念的话,“别告诉我爹!”

    这对父女

    她可以不说,可是聪明的慕以农比她猜到的更早。

    慕玲珑仿若是体力耗尽了,直接晕倒在了第五念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闵御尘将慕玲珑抱回了房间,“好了,你回去静养吧,等她醒了,我想和她好好的谈谈。”

    他的目光移到了第五念的小手上,有一道划痕,时不时还冒着阴森的煞气,“你受伤了。”

    第五念收回了自己的手,“我没事儿,等我多晒晒太阳就好了。”

    他用力拉扯,没让他得逞,大手覆盖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抹紫色的光芒闪过,“你总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若是再耽搁下去,恐怕不知还要晒多久的太阳。”话落,他也松开了手,刚刚那里还有一道伤口,此时什么都没有了,光滑如初,就像是从来没有破过皮似的。

    第五念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其实这么一点小伤口,你没必要浪费自己的神力,照理说,你身为帝俊,理应早就恢复了,尤其是躲在了玄武石中,恢复的更快才是,可是你却到现在都没有好,你恢复了神的身份,好像变的更弱了。”

    闵御尘没有想到她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别瞎猜,我今天便是想告诉你,我要回到宸王的身体里。”省的被这个机敏的小女人发现了端倪,到时候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掩饰。

    “你的伤不是还没好吗?”

    “好了。”

    “既然好了,你怎么现在才走?”

    “想陪着你,可是你顶着别人的面容,想做的事情都不能做,我还不如就这么离开了。”他说的煞有其事,第五念用力的锤了他的肩膀,换来他紧握住了第五念的小手,“我回去了之后,好好喝玲珑谈谈,有些事情不必太放在心上,换做你,可能未必有她这么冷静。”

    第五念颔首,“我懂。”

    “我走了。”

    闵御尘走后不久,慕玲珑幽幽转醒,看着近在咫尺的第五念,望着她关切自己的眼睛,不由得红了眼眶,“娘?”

    第五念微微一怔,失落的说道,“我不是你娘。”

    此话一落,慕玲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小手紧抓着被角,默默的流泪。

    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玲珑,只是坐在一旁安静的陪着她。

    慕玲珑哭了好一会儿,然后哽咽的问道,“那日我在玲珑园看见的你,是不是我娘?”

    第五念想了想,点点头说道,“是。”

    “我娘,我娘她是怎么死的?”慕玲珑不知道自己废了多大的劲儿才将这样的问题问出口,几天以前,她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没有想到,老天给她的落差竟然这么大,转眼就变成了没娘的孩子,而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娘到底是什么时候没的?

    “萧侧妃暗算你娘那日就没了。”

    现在已经变成了不得不说的事实,或许玲珑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慕玲珑捂着脸小声的啜泣,原来娘在那么早的时候就没有了,而她却活的无忧无虑的。萧侧妃,是她,是她害死了娘,她双眸绽放出一抹残光来,她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第五念立刻握住了她的小手,“玲珑,萧侧妃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她再也不会伤害你和你娘了。”

    听到她的宽慰,慕玲珑没有得到丝毫的欣慰,反而哭的更加伤心了,她痛恨无能的自己,连娘都没能保护好,就连最后报了仇,都不是自己做到的,她怎么原谅这样无能的自己?

    “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我娘她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我说的,但是我可以向你发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见慕玲珑没有说话,第五念开始解释自己的身份,“我是你娘的来生,我老公,在你们这里称之为相公,我相公是你爹的来生,他出任务,深陷危险之中,三魂七魄只剩下一抹精魂,如果想要救活我相公,我就必须回到前世。你娘在临死之前发誓,下辈子与你爹两人必有一死,也不要有所纠葛,而我是来解开你娘的心结,让她不再痛恨你爹。”

    虽然非常的匪夷所思,但是她却在心底非常坚定的相信了她所说的,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相信她说的话?

    “能告诉我,当我娘不再恨我爹的时候,她会怎么样?”仔细去听,还能够听见慕玲珑话语之中的轻颤,她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