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4 贺湘儿的阴谋
    漫无边际的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仅仅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跪在不远处。

    仿若是很遥远的天际传来的声音,异常的严厉,“你可要反悔?”

    他哪怕是跪着,连高傲的头颅都不肯底下,摇摇头说道,“不悔。”

    “第五飞扬,你是要气死我们这些老家伙,哪怕废去一身的能力,也要娶一个没有任何灵力的女子,你知不知道你即将失去的是什么?”老者越说越气愤,恨的是第五家唯一有能力的子孙竟然不思进取,为了娶一个平凡的女子,宁愿脱离第五家,宁愿不要这继承人的身份。

    “不,并非全部因为她,也有我自己的意愿。”

    “好,你当真是好极了,第五家既然能赋予你一切,岂能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

    第五飞扬挺直了自己的腰板,“第五飞扬甘愿受罚。”

    空气中传来些许的气喘之声,略带丝丝的磨牙,“那就让你的脑袋好好的清醒清醒吧!”说罢,老者自行退离。

    离恨渊是第五家专用来惩罚不肖子孙与叛徒的地方,会依照错误的大小来做不同程度的惩罚,说起来第五飞扬这事儿应该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关键是他执着的要娶那个女子为正妻,甚至想要借此机会摆脱几位长老。

    自从有了第五家这个庞大的造梦者家族之后,就是由三大长老来辅佐家主,如今第五飞扬想要一人说的算,还不想娶任何家族的女子为主母,这是要变天的节奏。

    三大长老怎么可能允许,自始至终都享受着第五家族所赋予的便利,如今想要轻易的摆脱掉这个身份所带来的压力,岂不是痴人说梦话吗?

    第五飞扬强忍着身上的伤,还可以面对家族所带来的惩罚,眼见浩渺的虚空之中劈下了一道闪电,直击第五飞扬,他忍着痛闷哼了一声,这样的惩罚,每天都在上演。

    他已经是遍体鳞伤了,却依旧紧咬着牙关,丝毫没有半分的妥协。

    或许就连三大长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千百年来,都是这样维系着家主与长老之剑的关系,为什么到了第五飞扬这里就通通不行了?

    “怎么样?飞扬可是妥协了?”

    三长老摇头的叹息,“飞扬这孩子像大哥你,说一不二,岂会那么容易的妥协?”

    身为家主的老者是一个年迈,老态龙钟的样子,一双锐利的眼神游走在了离恨渊中跪地的孙子,眉头拢起,显示出了他的忧愁。

    家主略作沉思,在场的人皆知,第五飞扬是一个死心眼的人,所以他决定了的事情,通常便不会轻易的改变。“可查到那个女人是谁?”

    众人失望的摇摇头,“没有,飞扬这个孩子明显的就是在防着我们。”

    “家主,我有个方法,不知是否可行?”突然,有一个娇俏明艳的女孩子站了出来。

    第五家族有三大家族,分别为风,贺,邢。每一代的家主都会与三位长老结为异性的兄弟,选定了未来的家主,随即也会从三位长老家中选出一位家主喜欢的女子作为主母。

    而说话的你就是贺家的嫡女贺湘儿,是最有希望成为第五家主母的人,今年十八岁,开开心心的准备做一个新嫁娘的时候,却没有想到等来的却是第五飞扬宁可放弃家主的身份,也要迎娶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贺湘儿岂是吃哑巴亏的人?

    “湘儿,你说说看。”

    第五飞扬的实力,众所周知,他们自然不想放弃这么优秀的未来家主。

    “就算是真的查不出飞扬喜欢的那个女孩子是谁,但是我们是造梦者,未必看不见,只要找到那个人,我们神不知鬼不觉让她死掉,这人一死,也就断了飞扬的心思,也就不怕飞扬总说不继承第五家族的话了。”

    “湘儿,不可胡说!”呵斥贺湘儿的是她的爷爷。

    贺湘儿抿了抿唇,“爷爷,也许你们会说,湘儿小小年纪心思便是如此的狠毒,可是有些话不吐不快,飞扬是第五家族近几代以来最优秀的一位继承人,你们真的甘心就此失去他吗?”

    当然不愿意,第五老爷子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须,不由得爽朗一笑,“湘儿这性子我喜欢,不会一味的善良,能够陪在飞扬身边的女人,不仅要做一朵解语花,也要做一个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彼岸花。”

    得到了第五老爷子的赞美,贺湘儿明白,不居功,不焦躁,不浮夸,才会得到家主长久的欣赏与喜欢。

    “既然如此,你们几个还等什么,趁着飞扬那小子受伤了,容易潜伏在他的梦里,找到那个女人是谁?一举拿下,绝对不能让对方再来搅乱了飞扬的心。”

    贺湘儿询问,“家主,那个女孩可以交给我吗?”

    第五老爷子扬了扬眉,自然是知道贺湘儿容不得那个女人,他松口,或许对方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对于微不足道且勾的最引以为傲的孙子忘记了自己的责任的女人,他比贺湘儿都想弄死她,“允了。”

    “谢谢家主。”

    在第五飞扬被惩罚了六天以后,他终究体力不支的晕厥了过去,三大长老合力,进入了他的梦中,窥知了那个与他互许终生的人是谁?

    贺湘儿听到对方只是一个十二岁都不到的孩子,顿时就不淡定了,“不可能,飞扬今年都快要二十七岁了,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孩子?”

    这种事情看在贺湘儿的眼里,简直就是无比的讽刺,他宁愿他喜欢一个正常的女人,这会让她觉得自己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如,说不定还要被别人笑话。

    “湘儿,难道爷爷能和你风爷爷,邢爷爷骗你不成?”贺家老爷子也不禁沉下了脸色。

    贺湘儿自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低头认错,“对不起,各位长辈,湘儿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不懂飞扬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孩子?”

    邢家老爷子啐了一口,“还不是那个小丫头贪玩儿,拿了第五家的四色玉佩不肯归还,那块玉佩又是赠予未来的主母之物,飞扬又是死心眼的孩子,不归还便娶了她。”

    “对,一定是这样的,飞扬从来就不会做过多的解释,说不定他自然都没有多少的认真,可是偏偏他还真就想娶了慕玲珑那个黄毛丫头?”

    贺湘儿不仅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她是绝对不会相信飞扬会喜欢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但是心里却隐隐觉得,他坚持要娶对方,很有可能是为了拒绝她,意识到这一点,她不禁恨由心生。

    如果她不能嫁给第五飞扬,不能做第五家的主母,那么她就让所有人都无法坐上这个位置,第五家主母的位置只能属于她贺湘儿的。

    慕玲珑是吗?

    她已经打从心底开始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厌恶感,管她是不是什么郡主,只要她敢挡着自己的路,那就不要怪她手下无情了。

    慕玲珑在第五念这里,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足足三日还要多,期间就算是慕以农来过,都没有什么动静。

    当她再次打开房门的时候,望着初升的太阳,心中尽是感慨万千,仿若重生一般。

    第五念很是担心慕玲珑,见她今日都下床,走出了房间,算是打从心里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你醒了,这几日睡的怎么样?”

    慕玲珑很没有形象的伸了一个懒腰,侧目看向了第五念,浅笑着摇摇头,“睡的很不好,每天都在做梦,我总以为现在就是噩梦,试过了好几回,却是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

    “听你话中的意思,多半是已经想开了,想不想见见你娘?这两日她也很担心你,只不过你不让我说,你已经知道她她的事情,所以我没告诉她。”

    “你能不能别告诉她我已经知道了一切?”提到秦忆烟,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的抽痛。

    “你还想瞒着她?”

    “我难受,娘只会更加心疼我,我不想让她还为我操心。”

    “好吧,我去附近找找她,你就继续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这一家拖着她一起上演无间道,现在是要比谁隐藏的深还是比谁的演技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