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6 你想杀我
    清醒后的慕玲珑开始过着与平凡一样的生活,早上会陪娘一起用早膳,她恨不能天天都腻在她的怀里,可是她又不能做的这么明显,万一被娘察觉到了,只会让她更加的心痛。

    而她只想在娘有限的日子里,可以知道她其实很爱很爱她,这样就足够了。

    “你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一直在休息,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国师府上课?”

    慕玲珑怔怔的看着第五念,好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第五念轻叹了一口气,“没错,是我。”

    她明亮的水眸之中,难掩失望,刚刚娘还给她盛了一碗粥,转眼就消失不见了,她怎么不失望?

    “见到我就这么难过?”

    “不是,我只是还不能适应,我娘她为什么走的那么急?”她捧着温热的粥碗,手心指尖皆是冰凉,却是怎么也感受不到粥碗的热度。

    “许是多看你一眼,便会越加无法掌控自己的心吧!人世间的牵挂,于她而言,不是糖,而是利刃。”

    慕玲珑红着眼眶,最听不得第五念说出这样的话,只能证明,她无论怎么做,都是个错误。

    “吃过早膳,我们就去国师府吧!”她也不想留在家里,总会下意识的去寻找娘的身影。

    “好,从今天开始,你该学会独立了,毕竟你爹是个男人,有些事情,有些话却是对他说不得。但是日子却还是要过下去,不是吗?”

    “嗯,我懂。”

    懂是一回事儿,做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两人坐在一辆马车上,慕玲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第五念也没有和她没话找话,或许此时她最需要的就是安静,秦忆烟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发生的太突然了,她需要好好的想想而已。

    到了国师府,有小厮前来通知,“玲珑郡主今日将和其他人一起去课堂,国师已经安排了老师为你们上课,至于裔王妃,由国师亲自考你借走的那本书。”

    第五念闻言,一脸的黑线,“为什么她要亲自考我?我和他们一起去课堂上课不好吗?”那本书,说句老实话,她看的脑袋都疼了,怎么可能背得下来?

    小厮面色为难,“回禀裔王妃,这是国师交代的,奴才做不得主。”

    见她满脸发愁,慕玲珑不知怎么就勾起了唇角。

    第五念一怔,“我怎么觉得你这丫头有点幸灾乐祸的架势呢?”

    慕玲珑笑笑,“娘,你去找国师吧,我要和其他人去上课了。”说罢,喊了一声一直在等待自己的沐云凡,“沐大哥,我们一起走吧。”

    沐云凡朝着第五念微微鞠躬,旋即看向了慕玲珑,关切的问道,“听说你前些日子生病了,现在已经全好了吗?”

    “嗯,全好了。”

    “你能够痊愈,我是真的为你开心。”

    “我没什么事儿,让沐大哥为我担心了。”

    第五念望着慕玲珑与自家亲舅舅相谈甚欢,一想到等一会儿还要去见韩魅,还要背术法这本书,她就觉得天雷滚滚,真心的背不下来。

    在小厮一请再请的手势之下,第五念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小厮一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根本不敢说,自己还真怕裔王妃跑了,毕竟国师大人事先就提醒过自己了,一定要亲自将人带过来。

    国师能够如此交代,只能说明裔王妃肯定不想乖乖的去见她。

    慕玲珑和沐云凡并肩来到了国师府为他们准备的课堂,她的旁边坐着沐云凡,身后坐着赵柯,也算是熟悉的人,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才回来上课就不适应,倒是很快就融入进来。

    今日水凝心来的有点晚,没有想到一进门就看见慕玲珑来了,很是欣喜的坐在了她右边的空位置,“你病好了?”

    经历过瘟疫村事件,他们四个人倒是有了革命的友谊,被人关心的感觉还真是不赖,“嗯,好多了。”

    “那就好。”水凝心凑向了慕玲珑,小声的说道,“我和你说,咱们的老师长得很是俊俏。”

    慕玲珑环视了一圈,“我说今天的女生怎么一个个都是神采奕奕的?”

    “等你见过了我们的老师就会知道他到底长得多么好看。”

    “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要好奇了。”

    “来了来了!”

    慕玲珑抬眸看向了不远处,只见一身雪白衣裳的男子,身上并没有半丝的点缀,独留浑身通体的雪白,仿若是高山之巅的雪莲,高洁不可侵犯。

    他的容颜属上乘之上,肌肤剔透雪白,五官深邃迷人,眸子泛着莹润的光泽,如樱桃花瓣的唇不点而红,他如绸缎的黑发仅仅一条白色的丝带束起了一个简单的发髻。

    他一出场,果然就吸引了众多女子倾慕的眸光。

    慕玲珑不得不承认,身为一个男人,他的确长得有点太好看了,至少身为女人的她,都开始有点小嫉妒了。

    对于美的事物,她一向是抱着欣赏美的态度来看待。

    他一进屋子,就看向了慕玲珑,淡淡的问道,“今日玲珑郡主正式来上课了?”

    慕玲珑站起了身子,朝着她鞠了一躬,“是的,老师。”

    “若是玲珑郡主看得起我,敝姓白,你可以唤我一声白老师。”

    “是,白老师。”

    “那你坐下吧!”白老师挥挥手,示意她暂且坐下。“既然玲珑郡主来了,之前的课程你可以找我,随时给你补齐,今日我们便讲新的课程。”他站在台前,连书本都不用看,就可以一字不差的说出古文,甚至是讲解出其中的含义,他讲的都是易经中最基本的东西,许是白老师长得十分好看,声音又非常的动听,所以大家听的格外认真。

    慕玲珑对于他的讲解很喜欢,听得也特别的认真,照理说,既然喜欢听,她应该会非常有兴趣,可是偏偏她此时困得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眨了眨眼睛,甚至是晃了晃小脑袋,都无法彻底的将瞌睡虫驱除,反而是越来越困,最后竟然趴在了桌子上。

    全班都听得饶有兴致,唯有慕玲珑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白老师抬眼看向了慕玲珑,只见她周遭的气息仿若是被什么东西隐藏了起来,导致他看不太清楚。

    见老师的目光时不时游走在慕玲珑的身上,水凝心连忙推了推身旁的慕玲珑,小声的喊道,“玲珑,别睡了,老师看了你好多眼了。”

    慕玲珑始终没有醒,或者说是,她此刻被困在了梦境之中。

    迷雾重重,她恍若来到了仙境之中,“慕玲珑?”

    一道陌生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慕玲珑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声音,心里不禁泛起了疑惑,“你是谁?”

    “贺湘儿!”

    贺湘儿?

    “贺湘儿是谁?”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

    “你不认识我,并不奇怪。”

    “你是谁?”听着对方的口气,好像对她非常的了解。

    贺湘儿从迷雾之中走了出来,慕玲珑感觉到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她轻蹙着眉头,淡淡的看向那名女子,她有种韵味之美,是那种站在那里都觉得这个世界该是有色彩的,她的一出现,在慕玲珑的心底丢下一道巨石,泛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慕玲珑总觉得自己看见她,莫名的有些不自在。

    她在打量着贺湘儿,同样贺湘儿也在打量着慕玲珑。

    她一双水亮的眼眸泛着冷冷的光,打在慕玲珑的身上,就好像自己看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卑微的存在,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比慕玲珑这个郡主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需一面,慕玲珑就可以断定,眼前这个贺湘儿很讨厌自己,讨厌到她可能希望自己死。

    “我是谁,并不重要,一个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果然,这个女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想杀我?”

    ------题外话------

    这几天一直忙活我家宝贝比赛的事情,更新的很少,感谢大家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