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1 我是你的小哥哥
    ,精彩小说免费!

    “你所发生过的事情,正是我已经经历过的,第五家女人的命簿就是你偷的。”闵御尘伸出了手,“如今小阎王没空理会,你以为以你现在被困在了这里,若是小阎王真的来取,你有什么招架之力来抵抗他?”

    帝俊始终闭着双眼,不知在想什么?

    闵御尘也不急,一直坐在站在一旁打量着眼前这座精美的房子,曾经关押着他无数年的地方。

    被关押的时候,他并不难受,只有在想她的时候,他就会在墙上画一道竖,直到画满五个,他修长的大手抚摸着自己曾经留下的一道道想念,每当想她的时候,他就会在墙上画上一道竖,五个为一组,有些竖线因为想念太深,画的太重,在墙面上留下了一道重重的竖线。

    那个时候,他觉得这个房间实在是太大了,后来当竖线画满了整个房间的时候,才知道这座关押着他的宫殿实在是太小了,小的已经装不下他的想念了。

    所以,他从最艰难的时候走了过来,才会格外的珍惜现在的一切,也绝不能容许历史有任何的偏差。

    他可以为她变得默默无闻,不争不抢,没有雄心大志,也可以为了她让毁灭整个世界。

    帝俊睁开了眼睛,目光移向了闵御尘大手临摹着他曾经留下的想念,眸光黯淡,眺望着远方,怔怔的有些失神了。

    “你见了她,就会把第五家女人的命簿交给我吗?”若是真的动武,帝俊的元神必定不是现在的他的对手,但是没有大水冲了龙王庙的道理,并且他能理解,在这漫长的等待之中,想念她的日子里,自己过的有多么苦,苦到看不见尽头。

    帝俊心中一喜,“你能让我见到念念?”

    闵御尘点点头,“是,见到了她,就立刻把命簿给我,不仅小阎王会来取,恐怕东儿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提到东皇太一,帝俊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愠怒,极力的压制,才没能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想到东儿根本容不下念念,说不定真的会打这本命簿的主意。

    他发现,不论是多年以前,还是现在,他依旧无法保护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不由得握紧了双手成拳,“好,只要你能够让我见到她,命簿就交给你。但是……”帝俊话锋一转,眼神之中涌起了惊涛骇浪一般的狂风,“若是你胆敢伤了她,我必定自毁元神,让帝俊,也让你,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闵御尘闻言,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苦涩的弧度,“你我本就是一体,也自当知晓,第五念便是我们的全部,宁可毁了自己,也绝不愿伤她分毫。”

    “我便暂且相信你。”

    “我不能带她光明正大的来,她暂时还不会造梦的本事,我得需要找个人助她如梦,你暂且稍等。”

    想到一会儿便可以见到念念,帝俊竟是控制不住身子的轻颤,手足无粗倒像是个孩子。“好,你且先去。”他苍白的大手抚摸过自己的头发,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不能让她看见自己此时的狼狈。

    闵御尘身影一闪,已经离开了这座华丽的宫殿,直奔裔王府,如一道闪电,犹如鬼魅一般来到了第五飞扬的面前,站在慕玲珑的床边,直接奔入主题,“有事儿需要你的帮忙。”

    第五飞扬抬起头看向闵御尘,一个顶着宸王面容的神者,他们造梦一族虽然是个凡人,但是也不是对什么事儿都不关心的,多少还是能够看得出对方的来路,却是摸不清底细,之前派出去保护慕玲珑人回报,还有一批暗自保护慕玲珑的人是来自宸王府。

    就是上次,玲珑在瘟疫村也是有他的帮助,才能破了那个邪门的阵法,才不至于玲珑这个聚灵体会在瘟疫村被人生吞活剥了去,所以他对此人还是心存着感激的,淡淡的说道,“我暂时无心帮你。”

    “如果你帮我,我便让慕玲珑恢复如初。”

    这事儿若是换做别人说,第五飞扬或许不信,但是他说,他是坚信不疑的。

    “好,我答应你。”第五飞扬看向他的身后,只见他身后站了两个角色的女子,面无表情,但是态度却是非常的恭敬,“是他们两个人?”

    闵御尘递给了第五飞扬一张纸,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赫然是,第五念,帝俊。

    第五飞扬怔了怔,“第五念?”

    “借用秦忆烟身体的人。”

    竟与他同姓氏,不怪他多想,而是第五这个姓氏实在是太少见了,“我要你为第五念编造一个梦境,引帝俊入梦。”

    第五飞扬一怔,帝俊?

    洪荒时代的妖神,如此一想,顿时就想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哪路大神,帮了他,对他而言只有好处,绝对没有坏处。

    他在软榻上找了一个位置,然后原地打坐,慢慢的合上了眼睛,他本以为进入一个灵魂的梦境会费一番力气,却是没有想到根本不费半点力气,很轻易的进入,甚至在她的梦境之中能够感受到与自己相同的熟悉气息,一个晃神,他差点就要控制不住意念比较强大的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的稳住,又重新掌握了全局。

    第五念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黑暗世界,等她适应了周遭的精致,差点没有吓到溺水了,我擦,她怎么到了海里?

    抬头望去,自己离水面好像还隔着很遥远的距离,她极力的往上游,却是怎么也逃不出这里。

    挣扎了一会儿,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溺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反正游不上去,留在这里就是有必要的。

    第五念发现自己只能往下游,她一向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理念,既然有人有心想要引她入局,那么她就去看看。

    不大一会儿,她就能够看见不远处一座华丽的宫殿,她加快了速度,然后朝着宫殿游去,直到一双小脚落在了正门口,用力的推开了腐朽的大门,本以为会非常难推,却是没有想到她随便轻轻一推,就真的推开了大门,一股湿咸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她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鼻子。

    这个味道,就像是尸体被泡得发胀的感觉,难闻到令她频频作呕,第五念扇了扇小手,极力的想要挥去这个味道,发现自己越往里走,味道越大,她此时心里已经打怵,这个地方会有谁在这里?

    味道难闻到令她频频头晕,算了,她还是别进去了,掉头就要离开。

    里面的人轻颤着问道,“念念,是你来了吗?”

    第五念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里面果然有人,并且还认识自己。

    她询问道,“是谁?”

    对方听到了她的声音,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久久听不到回应,分明是在故弄玄虚,她决定亲自去弄个清楚,她大步的朝着那扇门而去,再次还不灯她推开门,那扇门就自动打开了,她抬眸看去,这个房间的墙面全部都是竖线,四条并列的竖线,一根红线横穿,每五条竖线形成了一组,已经画满了整个墙面,密密麻麻的一片,她这种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快有恐惧症了。

    第五念上前一步,房间的正中央是一张宽大的床,男子是背对着第五念,瘦弱的背影,长发披散着,后背有一条金色手腕粗细的绳索深深的扣在了他的胸腔以上的地方,她光是看着就疼。

    并且疼的她眼泪都掉下来了,第五念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儿。

    他的声音清冷,透着一丝的苍凉,甚至还藏着浓浓的欣喜,“念念,是你来了吗?”

    第五念闻言,默默的擦掉了自己的眼泪,“你认识我?”

    “是。”很是坚定的声音,几乎是不带一丝的犹豫。

    第五念抬脚朝着他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问道,“你是谁?”

    “我是你的小哥哥。”

    她脚一歪,一下子扑倒在了台阶上,眼瞅着膝盖就要撞在了台阶上,她光是想想就要疼的死去活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