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 偶遇
    慕以农推开了房门,第五念趴在桌子上,已经快要笑的根本停不下来了,鲁玉簪穿着一身白色长衫,坐在下首的椅子上,傻笑的看着第五念,眼眸深处流露出就连他自己都不易察觉出的深情。

    在他的人生之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女孩子,不造作,不扭捏,想笑就笑谁也管不着,性情甚是洒脱,尤其是拍着桌子,笑到眼泪都飙飞的样子更是好看。

    听到开门声,眼见裔王推门而入,他有些晃神,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好半响才想起此人是谁?

    能够在这里出入自由的男子,除了裔王,再无其他的人。

    他立刻拱手作揖,“见过裔王。”

    慕以农微微颔首,走到了第五念旁边的主位,看了一眼笑的毫无任何形象的第五念,下意识的轻蹙眉头,“你这是怎么了?”

    第五念笑着擦掉了眼角的眼泪,“你,你回来了?”

    “你被人点了笑穴?”

    “没有啊!”

    “怎么笑的这么难看,注意你裔王妃的身份。”尤其还是当着一个男人笑的心花怒放的,简直就是有失体统。

    鲁玉簪下意识的想要为第五念解释,“裔王,还请不要误会,王妃只是笑我像一个人,所以一切都是鲁某的错。”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这话说完就有些后悔了。

    他并不知道自己如此着急解释,反而更让人误会。

    至少慕以农又再次拢起了眉头,淡淡的看向了第五念,声音有点暗讽的意思,“你和他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还会为你开罪了。”虽然她并不是烟儿,而他对她亦没有任何的好感,可是她到底顶着烟儿的面容,若是做出了什么有失体统的事情,只会连累烟儿名誉受损,这才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

    第五念朝着他不雅的翻着白眼,“纯洁的同窗友谊,你们这些古人真是思想迂腐,顽固不化,人生在世本就是群体而居,人与人的交往多正常的事情,男女之间怎么就不能有纯洁的友谊了?”

    慕以农一窒,他好像只是点了点她,并没有说别的,怎么一下子就说出了这么多的废话。

    鲁玉簪听闻,忙不迭的点点头,仿若是非常赞同她的话,绝对是知音,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眼见裔王冰冷的眼神打了过来,他顿时就不敢再点头了,而是左顾右看,想到自己今日前来的目的,连忙追问,“玲珑郡主的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

    鲁玉簪抱拳,恭敬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复命了,不打扰裔王与裔王妃了。”

    慕以农微微颔首,也没有过多的挽留,第五念张张嘴,还真想留他再多坐一会儿,在慕以农凶狠的眼神逼迫下,只能作罢,“你慢走。”

    “人都走没影了,还看?”慕以农不生气第五念盯着人家看,却生气她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若是被一些多嘴多舌的下人看见了,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话。

    第五念收回了自己的小眼神,回眸就狠瞪了一眼慕以农,“人家鲁玉簪来了,就喝了半杯茶水,连块糕点都没吃,你是怎么招待客人的?”

    “他来这里是为了吃糕点的?”

    第五念直接翻了一个大白眼给他,“他会是那么闲的人吗?自然是过来询问玲珑的身体状况,你刚刚没听见吗?”

    “既然如此,他已经知道玲珑好多了,不走留在这里还想等着本王请他吃饭不成?”

    第五念一窒,这个男人还真是特别的欠扁,“慕以农,我对你无话可说。”说罢,扭头就要走。

    “慢着!”

    她气呼呼的回头,“你有事儿?”

    “你没话对我说,我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

    慕以农抬眸看向了第五念,抿了抿唇很慎重的说道,“希望你能懂人言可畏这句话。”他不希望烟儿被人指指点点的。

    鲁玉簪从裔王府走出来,故意拐到了一个偏僻的胡同,身子悠闲的靠着墙边,迎着阳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却是在等一个人。

    “果然是你!”

    他抬起头,扯出了一抹纯真的笑容,“我刚刚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呢?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在鲁玉簪人生之中,算的上好朋友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第五飞扬。

    梦之玄与神奈山相隔不过一座大山的距离,小的时候两个人经常结伴玩耍,也就是近几年,他们两个人要背负家族的使命过多,根本没有时间再向当初一样,下水抓鱼,擒猛兽。

    两三年的功夫,大概也就见过几面而已,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不会因此疏离,梦之玄与他们这些鲁氏神脉相隔的非常近,经常会让人以为,梦之玄也是一群修仙的人。但实际上,梦之玄还真就只是一群最普通的人,他们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看见本事,他们可以给男女老少,神,仙,飞禽走兽,亦或是鬼怪妖精编造梦境,可以是美梦,也可以是噩梦。

    “星象显示,荧惑守心乃是不祥之兆,让我下山来历练一番。”,

    第五飞扬疲惫的脸上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竟是异常耀眼,直接就掩盖了他此时的狼狈,“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甘愿下山呢?”

    “你呢?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去了裔王府?”

    “慕玲珑是我的未婚妻。”

    鲁玉簪平静的面容上闪过了一丝惊诧,“我怎么记得慕玲珑还不满十二岁,离及笄还有三年呢?”

    “下个月就满十二岁了,及笄过后,我便会娶她进门。”

    “你爷爷他们会同意吗?”据他所知,第五家老爷子可是看好了他们神奈山的第一美女,鲁甜甜,希望娶一个神族之女,对他们造梦一族有更大的帮助。

    很可惜,鲁氏长老拼死反对,就算是第五飞扬再优秀,再有本事,终究只是一介凡人,想要娶神族之女,在他们的眼里看来,有点痴心妄想。

    可是,这事儿在鲁玉簪的眼里看来,第五飞扬有自己的真本事,如果联姻的对象换一个人,他说不定还会撮合撮合,是鲁甜甜的话,他能做的只是袖手旁观,可不想坑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看来,你是对玲珑郡主动了真心?”

    第五飞扬不急着承认,也不急着否认,“很难以置信是吗?”

    “有点,我以为你会娶贺湘儿。”

    提到贺湘儿,第五飞扬就会想到这个蠢货竟然胆敢对玲珑动了杀心,而他是绝对不会轻饶了她的。“年纪是有些尚小,但是不幼稚,起初只是觉得比别的女人看的顺眼,没有想太多,我受伤被她所救,她执意拿走了我们第五家的家传玉佩作为报酬。”

    “那个未来主母的象征物?”

    第五飞扬点了点头,“嗯。”

    “这玲珑郡主怎么那么会拿?你就这么给她了?”鲁玉簪不敢相信第五飞扬这么有个性的人,竟然会轻易的就妥协了?

    “早晚都要娶妻,如果这是老天的安排,我倒是宁愿顺从天意。”

    “这么草率?”

    “我的决定或许有点草率,但是我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她是最合适我的人选,至少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相处下来,却不讨厌的女人。”

    鲁玉簪失笑,“你的要求还真简单。”

    “我还有点事情要回梦之玄,我再回京城来找你。”

    “等一下。”

    “什么?”

    “作为你的朋友,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

    鲁玉簪一直都是温润如玉的,很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他有种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儿?

    “之前你爷爷一直想要与我们神奈山联姻,他看中了鲁甜甜。”

    爷爷能够有这样的想法,第五飞扬不奇怪,“你们神奈山是不会答应的。”

    “几位长老的确是不答应,可是架不住鲁甜甜喜欢你,而我四叔又极为疼爱这位堂妹,恐怕你要小心了。”

    第五飞扬变了脸,“我知道了。”

    “好自为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