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 不成器的小叔(二更)
    慕玲珑一脱险,刑长老和风长老就合力将贺长老和贺湘儿救了出来,第五家主并没有出面,还在气着贺长老爷孙两个,竟然明知那位夫人长得像第五家的先祖,却还是动了杀心。

    所以此时也不太待见这两个人,哪怕是他们从梦境第一时间就出来了,还跪在他的门口,他都不太想看见贺长老和贺湘儿。

    直到有人禀报,“家主,少主回来了!”

    第五家主心中一喜,满是褶子的老脸上挂满了笑容,苍老的面容几乎就要被皱纹覆盖了,推开了大门,还跪在外面的贺长老和贺湘儿一路跪走到他的面前,“家主,这事儿是我冲动了,但是与湘儿无关。请你一定要明察,有什么错我一人承担。”

    第五家主见到他们爷孙顿时就黑了脸色,“每年祭祖的时候,我们第五家的先祖的画像就会被拿出来祭拜,是你老眼昏花认不出来了,还是贺湘儿小小年纪眼睛就瞎了?我告诉你们,等我调查出那个女人什么来路,若是真与我们第五家有关联,我绝不轻饶你们两个。”

    贺湘儿闻言,不由得哭啼了起来,“家主,您一向最疼湘儿的,我们只是想给慕玲珑一个教训,谁知那个女人就跑出来了,或许这其中还有隐情,她与第五家先祖到底有没有渊源,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请家主一定原谅爷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疼湘儿,有什么事情,湘儿愿意领罪,只求家主让爷爷回去吧!”

    第五家主冷冷的挑起了眉头,“我可从没让你们爷孙跪在这里。”

    “爷爷!”

    此时第五飞扬从远处缓缓走来,看见了跪在地上的贺湘儿,阴鸷的眸子紧锁着跪在地上的贺湘儿,丝毫不掩饰他的厌恶。

    贺湘儿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怯生生的唤了一声,“飞扬?”

    “下去!”

    贺湘儿见到他时的喜悦被这声冰冷的呵斥全部冲散了,只能委屈抽泣着,“飞扬,我”她说自己只是气极了,气的糊涂了,也不知道飞扬会不会相信她?

    她都不太相信这话,更何况是第五飞扬本人呢?

    贺长老舍不得自己的孙女伤心,连忙说道,“飞扬这事儿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湘儿是逼不得已的。”

    第五飞扬根本就是懒得听他们的解释,“下去,别让我再说一遍。”

    贺湘儿很少看见第五飞扬发火,往常就算是再不喜欢,他仅仅只是一个冷脸相对,何曾这样的怒斥别人,尤其还是贺长老这样的长辈。

    贺长老多少有些挂不住面子了,一张老脸涨的通红,贺湘儿张张嘴想为自己的爷爷说点什么,最终在第五飞扬阴冷毒辣的眸子里胆怯了。

    “贺长老先下去吧!”

    第五家主发话了,还有谁敢不从。

    当整个院落就只剩下第五飞扬和自己的爷爷,他才缓和了脸色,看在别人的眼里依旧是一副臭脸。“爷爷,不要再找慕玲珑的麻烦,若是她真的不经折腾,被你玩儿死了,没关系,我已经向她承诺过,她若是死了,我便终身不娶。”

    “胡闹!”第五家主用力的拍在了石桌子上,疼的他顿时就呲牙咧嘴的。“你疯了不成,她不过是一个未及笄的小丫头,难不成你还要等她不成?”

    “嗯,向裔王承诺过,这辈子只会娶她一个人,我不等她,这辈子就会变成光棍了。”

    第五家主直接翻脸不干了,“第五飞扬,你这个臭小子,把话给我说清楚,只娶一个女人,你还怎么为我们第五家开枝散叶?”

    “爷爷,你让我做的是家主,还是专门为第五家生孩子的工具?”

    “你是梦之玄未来的家主,岂能只娶一个女人,更何况那个慕玲珑只是一个小小平凡的人类,怎么配做梦之玄的主母。”

    “那既然如此,爷爷还是趁早培养好的下一代,至于梦之玄的家主,我可能是无福消瘦了,我看小叔就挺好的。”

    提到第五禾这个人,第五家主只觉得头皮都在发麻一样的疼,揉着自己突然泛疼的太阳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禾扬不学无术,怎么能和你比,最初连入梦都不会,你小叔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咱们梦之玄的家主。”

    “我见爷爷不是挺维护小叔的吗?即使犯下了弥天大错,都想着要弥补。”

    引以为傲的孙子埋怨自己,第五家主不生气,就是对自己的小儿子有点寒心了,“飞扬,爷爷知道,你看不惯你小叔不学无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奶奶生下了你小叔之后就撒手人寰了,你奶奶临终的时候就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对待老幺,他再不济也是你奶奶留给我最后的念想,飞扬,爷爷知道你也是懒得不愿意处理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说到底,你小叔虽然有些纨绔,但是本性并不坏,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多担待点行吗?”

    第五飞扬抬眸看向了自家爷爷,叹了口气问道,“爷爷真觉得小叔的本性不坏?”

    第五家主听到这话心里就泛起了疑惑,甚至有种不好的感觉,“飞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小叔最近表现的挺好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一门心思躲在了房间里,研究梦之境,他没出去闯什么祸啊?”

    第五飞扬闻言,冷冷一笑,“仇家找上门了,他自然要学乖一点。”不怪第五飞扬提到这个纨绔小叔就生气,而是从小到大,他这个做侄子的无时无刻不再给他擦屁股,因此得罪了不少不该得罪的人物,得不偿失。

    “你小叔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爷爷,若是这一次我们第五家能逃过这一劫,还请日后爷爷能够好好的教导小叔,莫要让他再出去闯祸了。毕竟我是个晚辈,不方便说别的。”

    第五家主蹙眉,“飞扬,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小叔的仇家来寻仇了,让我们梦之玄所有的人陪葬。”说罢,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锦帛,上面用鲜红的血写下的字迹,没有任何事情的交代,让梦之玄五百口人洗好了脖子等着对方来取人头。

    话语之中不乏嚣张狂妄,第五家从更久远的以前就遗传了护短,哪怕明知道这事儿还真是第五禾错的更多,但是也见不得外人来教训自己的小儿子,所以口气非常的恶劣,“好大的口气,今日我第五庄生在此,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还想要取我们梦之玄五百口人的性命?”

    第五飞扬见状,甚是头疼,爷爷就这样毫无理由的维护,早晚小叔会给第五家带来灭顶之灾。“爷爷,万一是小叔做错了事情呢?”

    第五庄下意识的蹙眉,这事儿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小儿子除了闯祸就没干过一件好事儿,“若,若真是我们第五禾那个臭小子做错了,大不了我们好言相劝,尽量弥补对方。”这也是他仅能想到的办法。

    第五飞扬甚是头疼,爷爷这是维护小叔到底了,“爷爷还是将小叔找过来吧,我们问问他最近到底可有得罪过什么人?”

    “来人,去将第五禾找过来。”

    不一会儿,第五禾就来了,一进门就看见了第五飞扬,顿时就没了好脸,要论第五禾最痛恨的人是谁,除了事事都比自己强的侄子第五飞扬,不做其他的人选。

    明明是自己的晚辈,偏偏出色的让他自惭形愧,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第五家的人,尤其是爹打算将第五家未来的家主位置交给了他,第五禾就更加看不上第五飞扬,只觉得这个挡路石头太过碍眼了,必须得想个办法将他彻底的除去。

    “爹,你找我什么事儿?”第五禾找了一把椅子,吊儿郎当的坐下,顺便翘起了二郎腿,自以为的潇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