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 撞了四爷
    第五念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有这么可怕吗?”不是拿懵懂的眼神看着她,要不然就是抽冷气的声音,她看向闵御尘,小声的询问道,“老公,难不成我这个长相在梦之玄是丑女?”要不然怎么解释他们这种行为?

    闵御尘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可能觉得你长得很像他们认识的人。”

    第五念闻言,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如此一看,你这个理论成立。”

    这段日子赶路以来,慕玲珑已经彻底弄清楚第五念和闵御尘的关系,虽然有点不适应娘的身体窝在皇叔爷的怀里,但是好在他们至今为止没有过分的举动,晚上也是她和第五念睡在一个房间。

    如今面对这个不是皇叔爷的男人,她也没有那么多的别扭了。

    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多自己很是照顾,虽然她有点搞不懂,但是不妨碍他们两个人彼此了解。

    “公子,两位姑娘,请随我来。”老管家的称呼令第五念很是欣慰,总算是听到有人唤她姑娘了,而不是什么老女人了,在现代明明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到了古代落差太大,她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第五念所到之处,必定掀起了一阵倒抽冷气的狂潮,甚至有人提着宝剑追了过来,只为了好好看看第五念。

    闵御尘冷眸怒瞪,击退了不少人。

    慕玲珑上前一步,“他们为什么盯着你看?”

    “我上哪里知道?”她更好奇好吗?摸了摸自己柔嫩的脸颊,“玲珑,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哪里脏了?”要不然那些人一副见鬼的表情,盯着她总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什么都没有,很干净。”

    第五念低垂着眼睑,难不成她真的长得像某个人,所以才会让他们震惊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老管家伸出手,“三位,这边请。”

    第五念率先打了头阵,这只脚刚埋进了拱门,另一只脚还没有跟着收回来,就被一个急色匆匆的男子直接撞开了,闵御尘上前扣住了第五念的肩膀,稳住了她的身形。

    第五念被人平白无故的撞了,还没说什么,对方倒是一怒冲天,指着第五念呵斥,“你眼瞎是不是?还不赶快给爷滚开。”说罢便还想再推第五念一把,闵御尘就在身旁,岂能让对方轻易的得逞,懒腰将第五念抱起了,转了个身子就带离了危险区,第五禾扑了个空,因为刺杀第五飞扬的事情暴露了,邢云又被第五飞扬的人抓走了,他此刻甚是焦虑,急躁,碰到了第五念这样的替死鬼没有好好的发泄,岂能任由他们在自己的地盘如此嚣张。

    “大胆,你们是何人,为何擅闯我们梦之玄?”第五禾因为不曾见过,这下子更要借题发挥了。

    老管家上前,连忙解释,“四爷,这三位是少主的朋友,连我们梦之玄做客的。”

    第五禾本就对第五飞扬多有怨恨,如今再见他的朋友,岂能给他留面子,冷冷一笑,“什么朋友,我看莫不是一些狐朋狗友。”他的视线被慕玲珑脖子上的四色玉佩吸引住了,伸手便要去摘,却没有想到慕玲珑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想也不想的后退,躲过了他的袭击,像是宝贝一样的护着自己的定情信物,顺便放到了自己的衣襟内。

    “你要做什么?”

    “你这个小偷,竟然偷我们梦之玄的东西?”

    慕玲珑蹙眉,“我不是小偷,这是飞扬送给我的。”

    “胡说,梦之玄怎么可能会把主母身份象征的玉佩送给你,我看你分明就是个小偷。”

    “为什么不能,他送给我,就证明日后我便会是她的妻子。”

    第五禾听到这话,不客气的笑了,“小丫头,我看你是脑袋不清醒了吧,第五飞扬今年都要二十七了,你才多大,竟然想要嫁给他?狡辩,我看你就是个小偷,竟没有想到你这么嚣张,偷了我们的东西,还敢跑到梦之玄来,胆子不小啊!”

    慕玲珑很反感第五禾一口一个小偷的挂在嘴边,她可能是从小受到秦忆烟的耳濡目染,性子很是沉稳,刚刚管家换了他一声四爷,可见也是这个家的主人,所以她没必要把关系闹得那么僵,所以有些事情不必纠缠,反而会落得与长辈顶嘴的下场。

    老管家很早就注意到了慕玲珑脖子上的玉佩,毕竟是主母所拥有的,他又怎么会认不出来,他也相信这东西绝对不会是偶然的挂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早先传言,少主喜欢上了一个小女孩,如今看来这事儿不假,再看看这个小女孩沉稳大气,并未与四爷斤斤计较,主母的气度是有了。

    心中不免对这个女孩多了些许的赞赏,第五念却是蹙起了眉头,对于这个没品的先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四爷,您是真的误会了,这三位真的是少主的朋友。”

    不说是朋友,他还没有那么大的火,如今听到老管家这么说,第五禾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慕玲珑身上,手一挥大声的喊了一句,“来人,将这个偷玉佩的贼给夜抓起来,夜要好好的严加审问。”第五飞扬你抓了我媳妇儿,我就抓了你的小未婚妻,看看咱们两个人到底是谁道高一尺?

    他的话音一落,顿时涌出了许多人,将他们三个人围了起来。

    第五念傻眼了,这么卑鄙的人真的是他们第五家的老祖宗吗?

    “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他们这些贼拿下?”

    老管家急了,连忙向四爷解释,盛怒之中的第五禾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的话,无情的推开了老管家,大吼了一声,“都死了不成,他们若是敢反抗,就给老子弄死他们。”他还就不相信制服不了第五飞扬那个臭小子了?

    闵御尘一双冰冷的眸子横扫,随手用力一挥,带起了一道劲风,“你若是敢动他们两个人,我就扭断了你的脖子。”说罢,甩开了宽大的衣袖,将围在他们四周的家丁直接横扫在了地上,他却像是一道鬼魅似的,纤长的手指勾起了五爪,毫不费力的锁住了第五禾的脖子,轻轻一提,他就像是小鸡一样被提了起来。

    擒贼先擒王,四爷都被眼前这个男人控制住了,他们自然是不敢再放肆了,若是四爷因为他们受伤了,恐怕家主第一个先处置的人就是他们。

    第五禾的脖子被人紧紧的扣着,连喘口气都费劲,在闵御尘提起他的那一刻,他是真的害怕了,不停的捣鼓着自己的两条腿,却始终碰不到地面,这令他异常的恐惧,只要眼前的这个男人再稍稍的用力哪么一点点,说不定他就真的要死翘翘了。

    想到自己大好的人生,他连张嘴求饶都做不到。

    第五念却是吓坏了,连忙换了一声,“老公,不要。”虽然这个人很无耻,甚至有点作,可到底是他们第五家的先祖,若是因为她回来就弄死了一个先祖,她不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错误。

    闵御尘一松手,他有种从半空中坠落的感觉,明明不过几公分的距离,他却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

    不禁一阵后怕的退缩,再看力大无穷的闵御尘,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第五念连忙拉过了闵御尘,小声的说道,“好歹是我家先祖,你做做样子得了,若是这事儿被我姑姑知道了,说不定还要说我大逆不道。”

    闵御尘看着第五念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不肖子孙罢了,你有资格教训他,甚至是打杀!”

    第五念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他轻揉了第五念的小脑袋,眼底快速的划过了一道光,“我的意思是,不必委屈了自己,有我在你身边,这些人的辈分越不过你,就算是第五飞扬你都有资格教训。”

    第五念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你能不坑我做出不孝的事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