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 第五念受伤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导致了整个云家村染上瘟疫的罪魁祸首,向端。

    她还记得那一天,玄武将向端救走了。

    如今向端出现在这里,她并不意外,上一次见面他还是一个黑毛僵尸,如今再见,他却已经是退化了所有的毛发,有了人类的智商,甚至还变成了一个跳尸,甚至还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转变成下一个等级。

    向端死了不过的二十几年,怎么会有这么快速的进化过程,这其中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还是说玄武对向端做了什么,他的仇恨到底是什么?

    作为跳尸,向端已经有了自己的慧智,面对第五念的时候,懂得先下手为强,趁着她略显惊愕的空档,他卷长的指甲已经朝着她横扫了过来,带着一股凌厉的劲风,她几乎能够感觉到再近一点,说不定自己的脸都要花了,秦忆烟的尸体若是中了尸毒,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焚烧火化。

    想到这种可能,第五念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侧过了身子,握紧了手中的长鞭,随手甩动之间,它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朝着向端的手臂席卷而去,她根本没想过控制向端,毕竟一个跳尸的力量绝对是她无法想象的,她只不过想要将向端手上又长又卷的指甲给卸下来,省的再被暗算。

    瞅准时机,她用力收紧了手上的长鞭,用力一扯,只见向端眼底闪过浓烈的杀气,双眼蓦地变成了妖异的红,他张着嘴巴发出很是腥臭的味道,周遭有血色的雾气弥漫,第五飞扬腾空而起,一把拦住了第五念的腰,急急的退开了,他又气又急的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怎么还玩起了小心眼的把戏。”

    “我这是告诉他,别轻易得罪女人,下一回就拔了他那两颗尖利的牙齿。”说罢,大喊了一声,“青龙,咬死它,咬不死他,我咬死你。”

    青龙如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很不雅的翻了一个超级大白眼,多少有点不符合形象,但是依旧还是听话的照做着。

    盘旋在夜空中的青龙舒展开了长长的身子,如鹰一般的爪子朝着某一处着陆,他发出异常的咆哮声,目标正是向端。

    眼瞅着向端就要被青龙擒住了,却不想空气中传来更急急促的铃铛声,但是却不成曲调,偶尔还有断了半拍子,放佛是从很远传来的声音,却好像就在她的耳边,“念念,向端身上有一个铜钱,想办法拿下来。”

    此时闵御尘打斗之中的玄武也不禁大为恼火了,“你为何要与我过不去?”

    “你若是愿意归位,我自然不必再与你多做纠缠。”

    玄武听闻此话,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冷冷的笑,“你的神力早在多年前的那场巫妖大战消耗殆尽,想要命令我恐怕还得需要修炼个几千年,让我给第五家的人做努力,我看你们是痴人说梦。”

    闵御尘知道玄武所说的都是实话,当年那场巫妖之战,他耗尽一身的修为,保了东儿,送走了念念,要不然也不会遭人算计,最终沦落到冥海,受尽了苦难。“是不是痴人说梦,我们就各凭本事吧!”

    玄武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竟然会这么难缠,恨恼的咬了咬牙,加快了手中的铃铛,企图控制那些僵尸,只要掌控了另一处的局面,想必他也不会再对自己多做纠缠。

    他却不得不承认一点,帝俊,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即使耗尽了修为,依旧是异常的难缠,恐怕上头那一位又要紧张了。

    第五念的目光快速的寻找,根本没有什么铜钱,倒是发现向端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白色的绳子,说不定那根白色的绳子串着铜钱,虽然她也不确定,但是总要试一试吧!

    她较快了脚步,还能依靠着自己的速度,踩上了青龙的龙尾,一路又跑又跳的来到了龙头之处,青龙意识到她做了什么,差点没吓破了胆子,“第五念,你想要吓死老子不成?”仔细去听,还能够听到阵阵的磨牙之声,它此刻还飞在天上,她若是一个身形不稳,很有可能就会摔到地上,变成了肉饼。

    第五念抓住了它的触角,青龙只觉得自己高贵的身份被亵渎了,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咬着牙说道,“不要抓着老子的触角。”多么高贵的龙角,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她根本顾不上已经快要濒临抓狂的青龙,跨坐在他的脖子上,“快一点,我要去拿向端脖子上的铜钱。”

    玄武的铃铛仅仅只能控制住那些等级比较低的黑毛僵尸,随着急促的铃铛声,黑毛僵尸已经开始主动攻击活的物体,家禽很显然是最倒霉的,有些村民就是靠着禽畜生活,有的人已经坐不住了,直接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第五飞扬紧绷着一张脸,本来他一个人对付这些黑毛僵尸就异常的吃力,现在又窜出了十几个村民,第五飞扬亦要放手,又要救人,已经是处于下风了。

    慕玲珑几乎是与贺铮,风棠同一时间跳出了山坳,他们三个人谁也做不到看着第五飞扬陷入了危险之中。

    第五飞扬脸色一变,“你出来做什么?”

    “我总不能看着你被人攻击却什么都不做,而且我也不想海未过门,就做了寡妇。”

    第五飞扬咬了咬牙,格外的听不惯寡妇这个称呼,“贺铮,风棠,我要让你们以她的安全为第一考量。”

    “是,少主。”他们二人知道慕玲珑在少主心中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所以他们愿意以生命护少主喜欢的女孩子周全。

    慕玲珑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笨蛋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她的安全。她的武器是当初第五念出府买给自己的匕首,她之前闲着没事儿总喜欢有黑狗血浸泡,在阳光下暴晒以后,就以符咒加持,具有很强的阳气,所以她的匕首对于这些黑毛僵尸有很强的效用,划在了僵尸的身上立刻就带起了一道的黑烟,发出滋滋的烧焦声,伴随着难闻的气味,慕玲珑恶心的只想吐。

    眼见她有些顶不住了,贺铮虽然伤不到那些僵尸,仅能拉住慕玲珑,一脚踹开对方的胸口,仅仅只能导致对方连连败退。

    第五飞扬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丫头总是让她如此心慌。

    慕玲珑摆摆手,捂着自己的鼻子,“你帮我盯着,我不行了,我要到旁边去吐一吐了。”说罢,直接冲到一棵大树下开始干呕了起来,我去,这是什么味道,竟然这么难闻?

    第五飞扬一路披荆斩棘的来到慕玲珑的身边,一把捞起了她娇弱的身子,躲到了一边。

    “你怎么了?”

    “我就是闻不了这个味道,一种说不上来的臭味儿。”

    “是尸臭。”他闻的太多了,所以这种味道一直挥之不去。

    原来尸臭就是这样的味道,简直就是太难闻了。

    慕玲珑推了推第五飞扬,“你,你快去帮帮我娘,别让我娘落单了。”

    第五飞扬颔首,摸了摸慕玲珑的小脑袋,“别让自己受伤。”也不等慕玲珑回应,他又提着剑追上了那条巨大的青龙,在第五飞扬的世界里,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哪个女人像她这么拼命不怕死的。

    明知道有危险,还敢不怕死的冲上去,想到慕玲珑的个性与她特别相似,他已经开始渐渐头疼起来了,想到今后的日子,他不知要怎样的担惊受怕。

    第五念一向是锁定了目标,就会勇往直前,所以在青龙攻击向端的前一秒,她直接从青龙的脑袋翻身跳了下来,用桃木剑的剑尖直接挑起了他脖子上的那根白色的绳子,只见他胸前一连串的金钱抖落了出来,她伸出了素白的小手就要扯下了那串铜钱,却不想向端的反应太过灵敏了,卷长的指甲虽然被第五念拔干净了,但是还剩下一些连皮肉的的指甲,泛着黝黑阴森的冷光,直接扫过了第五念的手背,没有预期的疼痛,但是却感觉到了皮肤泛着薄凉。

    第五念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向端跳走,青龙乘胜追击,撕咬着他残破的尸身。

    好在她手上还带着第五家的四色手链,向端的指甲又少了那么多,仅仅只是在她皮肤上划破了。

    她暗自咬牙,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却发现有一股阴凉的气息从自己的手背上开始穿梭,很快就淹没了她的所有。

    第五飞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执起第五念的手,伤口四周泛着浓黑的气体,甚至有腐烂的趋势,他想也没想的使用了自己右手的聚阳符,重重的拍在了第五念的手背上。

    或许是因为向端的尸气太重了,仅仅只能控制住,可是伤口四周的腐烂却没有消失,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找把匕首来,我要将腐烂的肉给挖去。”

    “不可以!”急匆匆赶来的慕玲珑听到这句话,心脏都快要吓得停止了,娘的身体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玲珑,如果不挖掉腐烂的肉,你娘的尸体只能焚烧。”

    第五飞扬可以完全肯定眼前这个女人是第五念,并且玲珑也知道这件事情。

    慕玲珑咬着下唇,美眸滚出了一连串的泪珠,“那你出来,这肉我亲自来挖。”

    第五念摇头,笑了笑,内心却是异常的崩溃,“不行,我若是在这个时候出了你娘的身子,她会立刻就腐烂的。”

    “可是你”

    “多大点的伤,我咬咬牙就过去了。”第五念说出这话时,都开始由衷佩服自己的伟大了。

    慕玲珑没说话,直接背过了身子,拔出了第五念送给她的匕首,用火把烤了烤,然后颤颤悠悠的将匕首递给了她,伸出自己的胳膊,“你若是疼了,就咬着我的胳膊。”

    第五念虚弱一笑,“笨蛋,想陪我一起痛啊!”

    第五飞扬一把按住了慕玲珑的小手,伸出了自己的胳膊,“别咬她,你若是觉得疼就咬我。”

    很是不雅的朝着他们翻了一个白眼,“要秀恩爱离我远一点。”不就是割个肉吗,至于吗?

    “你俩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随着向端跑了,没彻底消灭掉的僵尸也随着急促的铃铛声消失不见了,这回第五念倒是可以安心的割肉了。握紧了慕玲珑递来的匕首,眼睛里快速的划过了一丝狠绝,没有多余的时间供可以让她犹豫了,聚阳符只能控制一会儿,等到时间的效用一过,腐烂就会继续。

    保留秦忆烟完整的尸体,才能让她继续留在古代。

    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朝着自己腐烂的肉便要戳,也是下狠了心,连眼睛都没敢睁开,她怕自己一睁开眼睛就连勇气都没有了。

    感受到一阵风扑面而来,手中的匕首一顿,没有预期的疼痛,耳边甚至还听见了几道抽气的声音,她不由得睁开了眼睛,近在咫尺的闵御尘正握住匕首,脸上带着略微的红润,甚至是连气息都略显不稳,第五念吓得手一松,“你这是干什么?”

    他握紧的匕首,鲜血直流,有的甚至是渗进了她的皮肤里,透着刺骨的凉意,第五念用力的拍了一下闵御尘的手,急促的喊道,“快松手。”

    闵御尘松开了手,将视线移到了第五念手背上比指甲大不了多少的腐肉,眼底闪过了心疼。

    第五念是真的吓坏了,声音略显几分的颤抖,“你这人真是的,想要拦着我就直接抓着我的手,为什么要抓匕首?”

    “这不是没来得及,不过就是块腐肉吗?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第五念眼眶一红,“我这不是怕时间来不及吗?”

    闵御尘顾不得自己鲜血直流的手掌心,笑了笑,大手轻轻的覆盖着她被向端划破的手背,源源不断的热量从她的伤口涌入,她只觉得侵入心扉的寒意被什么东西焐热了,似乎还能够感觉到她手背上的伤口正以飞快的速度愈合,紫色的金光在两人双手交叠的缝隙中忽闪了一下,最后渐渐的隐去了。

    他松了口气,“没事儿了。”

    “你的手也要快点包扎。”见他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第五念连忙焦急的问道,“你是不是受伤了?”

    “别担心,我怎么会那么弱?”

    ------题外话------

    明天开始恢复万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