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 我信
    闵御尘受了一点小伤,但是总算搞清楚了玄武口中所说的血海深仇。

    第五念紧抓着闵御尘冰凉的大手,磨了磨牙,恨不能将玄武找出来,最好来一个花样吊打,她的男人自己还没舍得动手,就被别人给揍了。

    他拍了拍第五念的小手,目光噙着一抹的温柔,“念念,我没事儿。”

    “可是你受伤了。”第五念轻蹙眉头,心里泛起了嘀咕,闵御尘说自己是帝俊,虽说中国神话体系非常的混乱,就连自己都有些搞不太懂,可是帝俊是盘古大帝左眼火星中幻化出的三足金乌,一身神力自然是势不可挡,可是他来到这里以后,却总是受伤,这让她不禁开始起了疑心,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想到这里,她有些惴惴不安。

    见她有些魂不守舍的,闵御尘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别为我担心,你若是看见了玄武,说不定你就会为他心疼了。”

    第五念不客气白了他一眼,“你是我老公,我就算是再担心他,也越不过你。”

    闵御尘听到这话,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用力握紧第五念的小手,感受到手中的温软,他很是庆幸,在初遇的时候,他没有甩开他的手。

    还记得她拉着自己的衣袖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哥哥,小哥哥,你相信我是你媳妇儿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点头,坚定的回了她两个字,“我信!”

    也许他们的纠缠就是从那一日开始的吧,以至于后来他从不曾后悔自己的选择。

    “你看着我笑的这么淫荡做什么?”第五念绝对是下意识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关键是闵御尘此时的笑实在是太粉红了,搞的她还以为自己参加了什么相亲节目。

    闵御尘轻轻摇头,笑着说道,“笑你好看。”

    第五念轻咳了一声,一点也不害羞的说道,“那当然了,我长得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说我长得好看,绝对是你这辈子说的最正经不过的实话了。”

    第五飞扬几人听到这话,也深感第五念的脸皮厚度,哪怕是神奈山的第一美女都不敢这么自夸自己,慕玲珑直接很不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你现在顶着是我娘的脸,就算是好看,也是我娘好看。”这两个人就不能顾及一下别人,这么多人面前还能把情话讲的如此缠绵,也是真心的没谁了。

    第五念瞪了慕玲珑一眼,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我也长这样的。”

    闵御尘拨开了她额前的头发,“我眼睛里看见的人只有第五念。”她蓦地瞪圆了双眸,怔怔的看着闵御尘,“怎么这么看着我?”

    “老公,你好会说情话。”

    他握紧了第五念的小手,“以后便只对你说,还要经常说,好吗?”

    她木讷的点点头,被他牵着手,步伐有些零碎,内心说不出的甜蜜。

    慕玲珑一脸倾羡,如果爹和娘也能这样相亲相爱该有多好啊!

    第五飞扬揉了揉慕玲珑的小脑袋,慕玲珑拍下了他的大手,“你为什么总喜欢揉我的头发,弄的乱糟糟的,我还得重新梳理。”

    “一会儿就睡觉了,直接放下来就好了。”至于玄武的事情,也就只能等明天了。

    将贺铮二人留在了村子里善后,平白无故又死了人,这事儿无论如何都要还给梦之玄百姓一个公道,不论爷爷肯不肯,都是绝对不能再包庇小叔了。

    第五飞扬是一个处事稳妥的人,这事儿只召集了自家人,并没有让邢家,贺家,风家参与,至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是要先听小叔怎么说。

    所以,他挑了一个早膳时间,这几日刺杀第五飞扬的事情曝光了以后,第五禾也学乖了,不过问自家妻子的事情,反倒是一心陪在第五庄生的身边,甘愿做起了好儿子,陪着自家老爹一天三顿饭,就没有缺席的时候。

    第五飞扬带着闵御尘,第五念,慕玲珑三人去了爷爷的院子一起用早膳,将房间里所有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在门外只留下自己的人。

    第五禾见状,心里开始打怵了,一把抓住了自家老爹的手,“爹,你看见没,你的孙子想要关起门来收拾我,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一张脸吓得是青一片紫一块的,一双眼睛布满了恐惧。

    这几日他一直处于惊吓之中,邢云就这么被爹给关起来了,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见过人,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好在三哥在梦里找他一回,让他这几日做一个好儿子,在爹的面前尽孝,尽量稳住爹,只要他那边打点好了一切,到时候等他的就是一片锦绣前程。

    他一向知道自己是有勇无谋的人,如今三哥给他指引了一条明路,而他只需要照做即可。

    只是没有想到,他都这般委曲求全了,为什么大哥家的狼崽子还是不想放过自己?

    他怕自己的计划还没成功,人就交代在这里了。

    第五飞扬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家没出息的小叔,一双腿都快要抖成了秋风之中的落叶,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他痛下杀手,如果说这背后没有人帮衬着,他怎么可能成大事儿。

    而第五家唯一能对他痛下杀手的人,他几乎不敢深想,生怕那个答案是他不想面对的。

    第五庄生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他绝对不相信第五飞扬会在他的面前动老幺,也许背地里说不准,“爹,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你想想弘扬,他都有那样的母亲了,可不能连爹都没有了。”

    “你给我闭嘴!”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像谁了?

    第五禾张张嘴,只能躲到自家老爹的背后,双眼布满了防备,死死的瞪着第五飞扬,心里却是怕的要死。

    “飞扬,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爷爷说?”

    第五飞扬的五官很是精致,却不阴柔,眼神凌厉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狂妄与霸气,这也是第五禾怎么学都学不来的,他暗沉的黑眸略微闪了闪,“是的,爷爷,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所以我擅自做主支开了所有的人,也希望引起爷爷的重视。”

    难得看见孙子面色凝重的表情,第五庄生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询问道,“飞扬,你说。”

    “这件事儿还是关于小叔,请爷爷做主,将所有的事情调查清楚。”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第五飞扬把火又引到了自己的身上,第五禾立刻就不乐意了,指着第五飞扬怒吼,“第五飞扬,你是不是天生就是来克我的,我都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你的耳朵是不是聋子,听不懂别人说什么?”

    第五飞扬颔首,“是,这段时间小叔表现很好,并没有闯祸。”

    第五庄生挑起了眉头,飞扬能够说出这番话,足以证明他提前做了一些调查,“既然如此,那你想找你小叔求证什么事情?”

    第五飞扬将视线移到了闵御尘的脸上,“你知道的最多,你问我小叔吧,有我爷爷在,他不会撒谎的。”

    面对闵御尘这样看不穿的神,第五庄生还是抱着一丝敬畏之心,“公子可是知道些什么?”

    “这段日子,梦之玄有人被吸光了鲜血而亡,昨天深夜,村子里来了一群僵尸,甚至还咬死了三个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个叫玄武的老者所为。”

    “玄武?飞扬,我怎么记得上一回那块锦帛上写的不是真武吗?”

    闵御尘抬眸看向第五庄生,“第五家主可知上古四大神兽?”

    若是换做别的普通人家不了解这些,但是离神奈山修仙一派的这么近的第五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尤其是他们家祠堂上挂着第五家先祖的画像里,正是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真武即是玄武,上古四大神兽之一。”

    第五庄生心头一凛,暗叫一声不好,“可是老幺做了什么?”

    ------题外话------

    祝大家五一劳动节快乐,我真是过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劳动节。

    二更稍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