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 玉佩内有玄机
    第三日下午,第五飞扬就回到了梦之玄,得知爷爷竟然答应了神奈山的联姻,顿时黑着脸掉头就走了,他知道爷爷能对自己说出这件事情,肯定是对玲珑说出了什么?

    他虽然与玲珑相处时间不久,却是对她甚是了解,那个丫头说不定现在已经是暴跳如雷。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直奔慕玲珑的院子。

    敲了两声,却没有任何人回应,第五飞扬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再用力多敲了两回,敲门声却是变得有些急促了,第五飞扬等不及了,直接推开了房门,空空荡荡的房间,桌子上的茶杯摆放的很整齐,就连茶壶都是冰凉,可见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已经走了,他下意识的四处寻找她留下过的痕迹,在床头上发现了书信,还有那块象征第五家那块四色玉佩压在了书信之上。

    他打开书信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都在轻颤。

    她留下的话很简洁,却是看的他心痛到揪扯在了一起。

    用力握紧了单薄的书信,却不足以填满他内心的空洞,第五飞扬第一次明白,无能为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就算是现在去找她,依旧挽留不住慕玲珑,她的性格很倔强,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的改变。

    看着枕头上的玉佩,那个丫头明明宝贝的很,却如此轻易还给了他,想到这里,他握紧了手中的玉佩,想也不想的朝着地上摔了下去。

    玉佩撞击在地面上,应声而碎。

    他捂着脸,阻止眼底的悲伤流动,在心中却是坚定了一个信念。

    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甚至是握紧在拳头里纸团,落寞的朝着房间外走去,感受到了脚底踩了什么硬物,他低着头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挪开了自己的脚,却是看见了一颗似曾相识的青色珠子,第五飞扬怔了怔,蹲下身子捡起了那颗青色的珠子,他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具体在哪里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眼睛不经意间发现了玉佩摔成一地的碎块,其中还伴随着其他三个颜色的光滑珠子,他一一拾起了珠子,放在手心里,蹲在地上了想了好半天,眼底划过了一丝疑惑,甚至是猜忌。

    握紧了手中的珠子,第五飞扬大步流星的跨出了房间,直奔第五念现在所居住的院子。

    第五念正坐在房间里翻阅第五家手札,从头至尾也没有找到关于玄武的事情,甚至是有关于僵尸的事情,记录的也都是寥寥无几的几句,看了更让人窝火。

    “这都是记录的什么,看的真让人窝火。”自从慕玲珑离开梦之玄以后,第五念的火气就直线上升,比更年期中的女人还要可怕。“常羲,你家主子呢?”其实第五念也不确定留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谁,可以确定羲和被派去护送慕玲珑回家了,留在这里的只能是娥皇和常羲。

    随便叫一个,肯定不会有错的。

    骤然,房间里多了一道女声,“回君后的话,君主一大清早就出去了。”

    第五念摸着下巴,故作思考的问道,“常羲,你说帝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常羲并没有现身,所以足足愣了好几秒钟,第五念以为她走了,“常羲,你不在了吗?”

    “不,我在。”

    “是我的问题太难以回答了吗?”

    “没有,只是不知道君后为什么想要知道帝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第五念手杵着下巴,“对于你们说的那些,我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参与到那段过去。”

    “君后,是你,我,羲和,娥皇的命都是你救的,所以君主的生命中只出现过一个女人,那就是你,第五念,不要有任何的怀疑,请你一定要相信君主,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他还爱你了。”常羲着急的解释。

    第五念故作随意的翻开了手札,低头翻阅,实际却是隐藏眼底的惊涛骇浪,是第五念,不是什么前前世,自始至终都是她,可是她到底是如何去的洪荒时代,那个神话系统凌乱的时代?

    “常羲,你说的那些我都没有任何的印象,根据我这段时间的查找,帝俊在巫妖大战不就死了吗?他怎么会还活着?”

    说起这件事情,常羲的眼神之中迸发出了浓烈的恨意,用力握紧了粉拳,“无耻的上位者,不敢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自己无能,只能使出卑劣的手段囚禁君主,然后昭告天下,君主已死,方能显示出他身为最新一任王者的勇气。”

    囚禁?

    第五念脑海中倏然就晃过了一连串的片段,还记得前些日子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家老公被囚禁,有拳头那么粗的铁链穿透了他的胸膛,她顿时不寒而栗,眨了眨眼睛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他明知道那是一场梦,可是想起来的时候,却还是会痛到心都跟着揪扯在一起。

    还不等她细问,大门就被人直接推开了,吓得她抬头望去,迎着阳光看见了第五飞扬踏进了房间,怔在原地好半响没有回过神来,“你”

    第五飞扬一怔,触及到她眼眶里滚落出的泪珠,深吸了一口气,很真诚的道歉,“对不起,我有点急事儿,所以就”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大力的推开了门,就把对方吓哭了。

    第五念咽了咽口水,慌乱的擦了擦眼泪,声音略显沙哑,“你找我有事儿吗?”

    他点点头,“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如果是玲珑的事情,我想我可能也帮不了你。”

    玲珑的事情,他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只是需要时间去完成,而他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控制在三年以内,因为他怕那个丫头及笄以后,就直接嫁人了。

    “不是玲珑的事情,我是想问有关于你的事情。”

    这次换第五念疑惑了,他们两个人的交集很少,所以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他想了解什么?“你想问我什么事情?”

    第五飞扬将视线移到了第五念的手上,并没有发现那条四色的手链,可见这条手链她并不是时常都会带着,“我能问问你的那条手链的由来吗?”

    第五念蹙眉,“你想了解我的手链?”

    他尽量保持自己的平静,淡淡的点点头。

    第五念偏着头,那模样分明是在故作思考,谁知她下一句竟然问出,“可是为什么?”

    第五飞扬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轻咳了两声,握紧了手中的四色珠子,淡淡的说道,“我就是觉得,你的四色手链很好看,我可以将玉佩打造成手链,想询问打造手链的师傅是谁?”

    第五念一怔,祖传的四色玉佩转变成手链,竟然是这么草率的决定?

    “我,我的手链是祖传的,至于打造手链的师傅我也不知道是谁,不好意思,帮不上你的忙。”

    第五飞扬用力握紧了双手,恍若瞬间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这样帮助梦之玄?

    抬眸看向了她,企图将面前的第五念看个清楚,最好能够牢牢的刻印在自己的心里。

    第五念被他看的心里发毛,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小脸,疑惑的问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他摇摇头,“那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他闻言笑了笑,“只是觉得你和玲珑好像。”

    第五念直接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拜托,我现在这张脸是她娘,母女哪有不像的。”

    “不光是容貌,还有你们的性格也很像。”

    “第五飞扬,你不去解决玄武的事情,跑到我这里就是为了说我和玲珑有多像吗?”他都不能表现的认真一点吗?都不知道她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着急吗?

    “车到山前必有路,看见你我就觉得天大的事情都会解决的。”

    第五念蹙眉,怎么觉得第五飞扬这话说的那么暧昧。

    暧昧?

    意识到自己用了什么样的词儿,第五念吓得脸色都白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第五飞扬连连后退,“第五飞扬,我告诉你,好好喜欢慕玲珑,你可不许胡思乱想,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