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 弘扬失踪(三更)
    闵御尘笑了笑,“你是个聪明人。”

    有些事情,不用说的那么直接,就足以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此时有人急匆匆的赶到他们二人面前,估计闵御尘这个外人,走到第五飞扬的面前,小声的说道,“少主,弘扬少爷失踪了。”

    第五飞扬下意识的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

    “午餐过后,就没有看见弘扬少爷,家主已经着急的召集了人马下山去找弘扬少爷了。”

    第五飞扬朝着闵御尘抱拳,“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情,暂时失陪了。”

    闵御尘点点头,“你去吧!”

    第五飞扬带着人急促的离开,独留闵御尘一个人手执着茶杯,想了好一会儿,“娥皇,你去暗中调查一下。”

    “是,君主。”

    第五弘扬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很有默契的将嫌疑人定位玄武,第五念知道这事儿,想出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理由,“你说玄武会不会想,你把我孙子熬汤,我就抓你儿子熬汤?”

    闵御尘说道,“别胡说,玄武既然说过给我七日,就不会食言,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力气来作乱。”

    “为什么?”

    “他伤的不算轻,至少这几日怕不起床。”

    第五念连忙紧张的问道,“你没把他打伤吧?打的严不严重?”

    “你这么关心他?”闵御尘不知道他说出口的话带着多大的酸气,所以换来第五念的大白眼,还足足有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你为什么瞪我?”

    “弄一个老弱病幼的组合,我已经够糟心的,你现在把人再打残了,我这四色手链快要成养老院了,老公,你下次能不能下手轻一点。”

    “大概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所以你断定这事儿并非是玄武做的,而是另有其人?”

    “嗯,多半是这个可能。你放心吧,我已经让娥皇去查了。”

    这个夜,十分的平静,闵御尘和第五飞扬沿着山路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什么僵尸的踪迹,就好像是那天他们所看见的一切都像是幻觉似的。

    因为第五弘扬的失踪,整个梦之玄都是乱糟糟的,尤其不知谁传出玄武要把弘扬炖成汤喝,第五家主根本就坐不住了。

    所以即使夜深了,出动找寻第五弘扬的人还是不曾减少。

    闵御尘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后,就去寻找第五飞扬了,他刚从山下回来,连喝口茶的功夫都没有。

    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对第五飞扬说道,“我已经找到了第五弘扬的下落。”

    弘扬很乖,也很好学,与小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所以第五飞扬平常对这个堂弟也是极为的喜欢,他失踪不见了,要说最上火的人还是第五飞扬。

    闵御尘说他知道弘扬的下落,自然是欣喜不已,“在哪里了?快告诉我,弘扬现在在哪里了?”

    “神奈山。”

    第五飞扬蹙眉,“弘扬怎么会去神奈山,是修仙一派所居住的地方,他只是一个孩子,就算是想去,也去不了。”

    “不可能,若是我们弘扬真的在神奈山,他们怎么会不派人通知我们?”自认为与神奈山没有任何的仇怨,尤其是他还想一心与他们联姻。

    闵御尘淡淡的询问,“你今日下午回来后,很明确的拒婚了?”

    第五飞扬点点头,“是,与抓走弘扬有什么关联吗?”

    “有人可以说第五弘扬被玄武抓走了,想要引你们自乱阵脚,举目无望的时候,梦之玄唯一能够握住的稻草自然是神奈山的鲁氏神脉,你说是吗?”

    听到这里,第五庄生和第五飞扬两个人彻底的黑了脸,只是他们无法原谅对方拿弘扬来威胁他们。

    第五飞扬恨恼到咬牙切齿的地步,“鲁甜甜?”这事儿除了鲁甜甜,他几乎是想不到别人。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冲上神奈山,“等等,难不成你也想拦着我?”

    “他们带走了弘扬,自然会做出防你的准备,你确定能上神奈山?”

    “无论如何我都要将弘扬带回来。”

    闵御尘颔首,淡淡的说道,“走吧,跟在我的身后,我带你上神奈山。”

    进入神奈山对第五飞扬来说或许会是困难重重,可是对闵御尘这种级别的神,可以说是非常的简单,他们也没有做过多的防备,毕竟都是一些平凡的普通人,想要闯进仙山可谓是难上加难,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把闵御尘这样的异类添加在内。

    隐藏了他们二人的气息,突破了层层的包围,第五飞扬和闵御尘来到了山上已经是深夜了,虽然夜色黯淡,但是庭廊两旁挂着晕黄色的灯笼,倒是显得并不是那么可怕,“娥皇,带我们去见第五弘扬。”

    “是,娥皇遵命。”

    第五飞扬皱了皱眉头,“娥皇好像是帝俊的其中一个老婆吧?”

    “历史上是这么记载的。”

    历史从来都是成功者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你,以后,算了。”

    闵御尘没做声,问了他一句,“你想好了怎么处理玄武这样的事情吗?”第五飞扬摇摇头,在闵御尘的眼里,多半是想要硬碰硬,“他们值得你如此维护?”

    “是谁在哪里?”陡然,走廊的尽头传来一声大嗓门的质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