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 斗法(二更)
    “好大的口气。”

    鲁氏四长老将目光移向了闵御尘,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此人周身仙泽萦绕,泛着金紫色的光,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竟没有发现这里还隐藏着这样一位仙人,不免多了几分恭敬的语气,双手抱拳问道,“敢问这位仙人是?”

    “我是谁不要紧。”他顿了顿语气,“重要的是,第五飞扬既不能娶你的女儿,也不必须离开神奈山。”

    四长老微乎其微的皱了皱眉,“仙人,这是我们神奈山和梦之玄的家事儿,恐怕轮不到外人插手。”

    第五飞扬冷下了脸色,“我拒绝了神奈山的婚约,何来亲家一说。”

    被第五飞扬当面甩了脸,四长老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第五飞扬,娶我的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她身为鲁氏神脉的一员,生来就是神胎,而你不过是一阶凡人,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她再好也不是我喜欢的,现在一计不成反倒要逼着我娶鲁甜甜吗?这就是你们神奈山一派修仙的宗旨吗?”第五飞扬第一次看清,不是所有修仙的人都是侠肝义胆的,原来他们卑鄙起来,会更加无耻。

    鲁甜甜拉着爹爹的衣袖,她宁愿第五飞扬不娶她,也不希望她讨厌自己,就在方才,她面对他厌恶到极点的眼睛,她竟是这般的无法忍受。

    “爹,你让他们走吧!”

    四长老的倔脾气上来了,任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现在已经不是女儿幸福那么简单了,而是神奈山被一阶凡人看不起,这才是他无法忍受的。“走,他们谁也别想下山了,神奈山岂是他们想来就能来的地方?”他冷厉的目光打在了闵御尘身上,“这位仙人,我们无意与你为敌。但是我们却不能容忍第五飞扬出言不逊,羞辱我们鲁氏神脉。”

    闵御尘颔首,“明白。”

    听到他这番话,四长老松了一口气,饶是他都无法看透眼前这个男人,与一个不知底细的仙人为敌,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言语上能够说服他,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你单独来,还是一起上?”闵御尘询问。

    听到他这么一问,众人不由得怔了怔,显然没能理解他这番话的含义,他不是妥协了吗?

    四长老嘴角抽搐了一下,“仙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日,第五飞扬我必须要带下山。”他说的风轻云淡,就好像是来逛逛菜市场一样的随便。

    “仙人这是要与我们整个神奈山为敌了?”

    闵御尘懒懒的掀开了眼皮,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道,“如果带走第五飞扬就是与整个神奈山为敌的话,那么我就得罪了!”

    四长老瞬间变了脸色,只觉得自己今日在自家门口被人折辱了,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好,既然公子把话说的那么明白,那也别怪鲁某下手狠绝,不讲同是修仙的情面了。”

    闵御尘抿唇,“来人,带第五弘扬先下山。”

    “是。”凭空出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众人只见一团白色的烟雾接近了第五弘扬,下一秒第五飞扬的身旁的人影就消失不见了。

    四长老不禁大为震怒,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就把人带走了,这不是欺人太甚了吗?

    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暗恼着咬牙道,“拦下他们,一个都不能跑了。”

    此话方一落下,只见一道道身影扑向了闵御尘和第五飞扬,目的就是为了拦下他们的去路,四长老打定了主意,他来控制闵御尘,其余的人多少修仙过,再怎么不济也是修习过仙法,岂会连第五飞扬这样一个凡人都控制不住。

    起初,便是利用几道仙术就控制了第五飞扬,他如众人所愿一动不动,本以为控制住他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只是他们都想错了,甚至是低估了第五飞扬的能力。

    他坐在了原地,卷翘的睫毛还在微微的轻颤,照着双眼下形成了一团黑影。红润的唇瓣一张一合,他身处在一片极黑的世界,利用自己的意念召唤心中的梦魔。

    他无形,却是黑色,可以形成满天的迷雾,可以穿透人的身体,若是意识薄弱一点的话,会直接陷入他所编织的梦境之中,无法自拔。

    第五飞扬利用梦魔激发了他们内心最黑暗一面,他们顿失心神,将自己的伙伴看成了敌人,起初真的仅仅只是斗法,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就演变成了互相残杀。

    闵御尘看了一眼第五飞扬,随手打出了一个结界扣在了他的周身,第五家造梦的本事果然是非同寻常,哪怕并没有睡觉,都不耽误他们造梦。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必有太多的顾虑。

    四长老已经是恼羞成怒了,所以他此刻也不在乎闵御尘到底会是谁,只想给梦之玄一个苦头吃,所以下手的招数几乎是想到什么就施展什么。

    炽热的火焰从他的手指中迸发,他们放佛是有了生命一般,朝着闵御尘横扫而去,只见闵御尘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把折扇,朝着自己面前的火花随手扇了扇,整个扇面带着一道凌厉的劲风,刚刚还在燃烧的火花瞬间就结成了冰块,然后不约而同的坠落在了地面。

    闵御尘体内中的仙泽若是看的不仔细,很有可能就会被人忽略,很显然四长老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这样的仙人不是受了重伤,就是等级不高,而无论是哪一种人,他都认定了对方在他的面前讨不到半点的便宜。他跺了跺脚,整个世界都在轻颤,随之而来的是地面开始巍巍颤颤,庞大的气势瞬间带起了一股强大的劲风,卷起了他的长袍,他仿若是置身在这天下的主宰者,而闵御尘就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可怜虫。

    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臭小子,你太多管闲事了,本不该牵涉到你,可你不识好歹,我也没有办法。”说罢,他的双手结了一道奇怪的手印,汇聚了身后劲风,直接朝着闵御尘攻击而去。

    从地面卷起了一道细小的风,随着它滚动之间,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在逐渐慢慢的变大,形成了龙卷风。所经之处,有人中招,会直接被龙卷风侵吞,诡异的移动速度,卷起的石头都能够变成粉末。

    闵御尘挑挑眉,如果仅仅只是这点本事,他可能真的要失望了。

    眼见那道龙卷风朝着他而来,闵御尘也不躲不闪,他所带动的手指凝结成了磅礴的气势,金紫色的光芒可以照亮整个黑夜,一道宛若从天而降金紫色的流光瞬间浇灭了四长老所设下的龙卷风,时间放佛就像是静止了一般,招数破解的那一刻,砰的一声,地面震颤,铺的光滑的大理石出现了细细小小的裂纹。

    闵御尘闪身,一手拦住了第五飞扬,整个人跳到了极高的地方。

    众人还尚未反应过来,只见地面以下的地方放佛有什么东西在翻滚,下一秒四长老眼前的地面在塌陷,他狼狈的抓起了女儿娇弱的身躯急急的后退。

    “你,你究竟是谁?”

    “如果你仅仅只是这种水平的话,妄想着拦住我们的去路,恐怕让人笑掉大牙。”

    “你!”四长老觉得自己被人看低了,可是又不得不承认此次斗法,他的确是技不如人。“今日你毁了我神奈山,岂能说走就走?”他忽高忽低,很是狼狈的躲避着塌陷的土地。

    闵御尘冷冷一笑,“既然你如此不死心,那好,我便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他如大鹏展翅一般,看似是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挥,整个世界却好像是静止了一般,就连那些正在互相打斗的人都定格了,塌陷的地面也一动不动了。

    四长老满脸惊骇,再看着闵御尘那一刻已是不能再用的震惊而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