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 决心要走
    此时,就连夜晚的风都没有了,异常的安静。

    安静到人的心都慌了,放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二人。

    “你如此冥顽不灵,我们两个便斗上一斗。”

    闵御尘虚空一抓,手上赫然多出了一把折扇。

    帝俊的法器并不是折扇,而是河图洛书,只是他一向是用惯了折扇。‘唰’的一声甩开了折扇,“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四长老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惯用折扇的仙人,愣是想不出一个符合眼前男子的仙人,对不上号,他的心就踏实了不少,放眼天下,还真就没有他们神奈山不敢得罪的人。

    “既然如此,老夫便就不客气了。”他右手摊开,赫然多出了一个黄色的卷轴。此卷轴分为主次,一共有十一份儿,主卷轴在继承人的手里,其余的十个在十大长老的手里,每一个卷轴便可以召唤一种技能,而他刚刚就使用了火,所以这也是他的强项。

    打开卷轴,他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异常凌厉,他双手十指轻点着卷轴的页面,将仙力汇入其中,只见闵御尘的周遭瞬间燃起了一圈火,几个眨眼的功夫,他就被大火包围了。

    闵御尘甩开了折扇,朝着四长老三短两长的扇去,只见那些火苗跳跃了几下,就有被熄灭的趋势,四长老轻蹙眉头,再次随手一点卷轴,火苗再次起死回生的姿态,只是这一次的火苗反倒是散发着很是诡异的蓝色,人说高温之下的火形成的颜色就是蓝色,闵御尘冷眸闪过一丝了然,用力握紧了右拳放到嘴边轻轻一吹,手心按压着手中的扇骨,将那诡谲的蓝色之火禁锢在了他的扇子上,肉眼还能够跳跃的火花。

    四长老紧拧着眉头,用力握了握卷轴,心里再一次的不确定眼前这号人物到底是哪个派系的大神,饶是他把自己的脑袋想破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他的印象里根本就没有眼前这个人,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帮助第五家,依照他的本事,第五家主根本无需求助神奈山。

    闵御尘嘴角勾起了一抹极为讽刺的笑容,他合上了折扇,尽数的火苗瞬间消失无影踪了,四长老正是惊叹的时候,卷轴的技能是认主人的,不可能听凭闵御尘摆弄,所以他根本不相信那些火苗没了踪迹。

    正是疑惑的空档,也就是愣神了那么一秒钟,只见那团火苗在他的卷轴之上瞬间窜了起来。

    四长老脸色顿时一变,甚至企图用手却拍灭。

    他被这出其不意的火势吓到了,立刻暗自用自己的神力浇灭了火种,他差点就连自己的法宝都毁了。

    “你为何要帮第五家?”既然问不出他的身份,那就问点别的。

    闵御尘微微勾起唇角,淡淡的说道,“我可能是闲的吧!”

    “你,你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我有这个资本。”闵御尘的话堵的他哑口无言。

    他抬眸环视这个院子,在两人斗法的时候,已经毁的差不多了。他甩开了折扇,一道金紫色的光折射出来,沿着被毁掉的痕迹开始慢慢的修复,直至这座院子变成原来的原貌。“你该感谢我的妻子与你们鲁氏神脉有些交情,否则今日,我绝不会必定让你付出点代价。”说罢,就收起了折扇,也不等四长老满肚子的疑问,带着第五飞扬就飘然而去。

    而这一回,他却是连阻拦的勇气都没有了。生怕自己再不知死活拦下了闵御尘,会连自己的卷轴都烧干净了,一个长老连象征自己身份的东西都没有了,他就真的没有什么脸面在神奈山立足了。

    第五飞扬吐出了一口气,侧目看了一眼闵御尘,即使心中有满腹的疑问,却不知道该如何的问起。

    在山脚下,他们看见了第五弘扬,“你怎么没有先回家?”

    “堂哥,我担心你。”

    “我已经没事儿了,走吧,我们回家吧。”

    第五弘扬颔首,因为站的太久了,又一直保持着自己紧张的心情,所以刚刚迈出了一条路,就开始打颤,没走两步就腿软了,他有些为难的说道,“堂哥,我害怕,走不了路。”

    第五飞扬勾起了唇角,在他的面前蹲下,敞开出一个宽厚结实的后背,“我背你回梦之玄。”

    第五弘扬心头一暖,直接扑到了第五飞扬的后背上,搂着他的脖子。

    一时之间,幽森静谧的山林只剩下了闵御尘和背着堂弟的第五飞扬。

    闵御尘很安静,也不说话,第五弘扬搂着堂哥,在他耳边小声的问道,“堂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我已经有三天没看见我娘了,他们都说我娘被你抓起来了,是你抓了我娘吗?”

    第五飞扬抿了抿唇,然后说道,“如果我说是我做的呢?”

    第五弘扬‘哦’了一声,然后就没了下文。

    “不问我为什么吗?”

    他搂着堂哥,趴在他的后背上,“我相信堂哥的为人,我娘肯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娘的确是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堂哥向你保证,过段时间她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真的吗?”

    “嗯,堂哥什么时候撒谎骗过你。”

    第五弘扬到底是个孩子,搂着堂哥的脖子撒娇,“堂哥,你真好,你放心,等我娘回来了,我绝对不会让她再找你麻烦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看住爹娘,不让他们再给你添麻烦了。”

    “弘扬,如果你对堂哥心存感激,等梦之玄这场劫难过去了后,我要你每天跟在我的身边学习,男子汉大丈夫该有所作为才是,不能因为小叔就否决了你自己的才能,你很聪明。”

    “堂哥看得起我,我自然想要跟在你的身边学习,将来也好为你分担一二也好。”之前因为爹娘的关系,他从不参合梦之玄的事情,就是生怕他们的兄弟之情有了裂纹。如今堂哥主动提起,他自然定当不如使命。

    “不,我是要让你撑起整个梦之玄,而不是去分担,你要拿出你全部的努力,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第五弘扬吓坏了,“我怎么听不懂堂哥在说什么?”

    “弘扬,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别怀疑堂哥对你说的话,只是这些话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而你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堂哥,你要离开梦之玄,或者说你不会再回来了?”

    第五飞扬笑了笑,没再说话。

    弘扬却是急了,挣扎的跳下了他的后背,冲到他的面前,急迫的问道,“堂哥,你倒是说话啊!”

    望着弘扬清澄的双眸,他说道,“弘扬,如果你有一天做了家主的位置,别为任何人改变你的原则,改变家规,哪怕其中包括你的爹娘,堂哥会为你骄傲的,记住了,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堂哥,你为什么要走?”

    第五飞扬揉了揉堂弟的小脑袋,“这里让我感觉到窒息,很抱歉堂哥把一切丢给了你去烦恼,如果那个时候你还认我是你的堂哥,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第五弘扬不懂,堂哥为什么要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切。

    “弘扬,我们回家吧!”

    在回去的路上,第五弘扬趴在他的后背上就睡着了,闵御尘侧目,淡淡的瞥了一眼第五飞扬,“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了?”

    “嗯,既然她不愿来迁就我,那我就去迁就她,双方总有一方要多点付出吧。”

    第五飞扬就这样放弃了家主的位置,可想而知一定会彻底的惹恼了第五庄生,说不定还会让所有人与他断了联系,想来念念没有会造梦的亲戚也不足为奇。

    他们三人刚回到梦之玄就听见了一阵阵的吵闹之声,其中还伴随着第五念几乎快要抓狂的声音,闵御尘与第五飞扬对视了一眼,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这位姑娘,我想这是我梦之玄的家事,我想怎么做,恐怕与你无关吧?”

    “放屁,本来事情已经够糟了,你现在这么一掺和,编了谎话骗他,你当上古神兽是傻逼吗,你说两句谎话他就信你了?”第五念真的是快要被这位老祖宗气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