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 开战
    “除非它是被更深的仙泽滋养,陷入了沉睡之中。”

    第五飞扬浑身一震,说到仙泽,他第一反应就是隔壁的神奈山。

    如果是那只小乌龟逃跑了,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跑到隔壁的神奈山去。

    第五飞扬能够想到,闵御尘岂会想不到?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同样的讯息,只是他们刚刚得罪了神奈山,现如今神奈山肯定不会帮助他们寻找玄武的孙子。

    “少主,咱们的人就快要顶不住了,还有好多个人被咬了。”

    第五念神情多了几分凝重,“我们去看看。”被咬的人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很有可能会变成了僵尸,局面若是无法掌控,形成了僵尸乱咬人,梦之玄可真就是岌岌可危了。

    第五飞扬飞身而起,整个人已经快速的闪过了几丈以外的地方。

    第五念心生羡慕,内力真的是一个好东西。

    闵御尘一把拦起了第五念纤细的腰肢,淡淡的说道,“不必羡慕别人,你家老公的功夫也不差。”说罢,就抱着第五念一飞冲天了,吓得没有回过神的她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一张俏丽的小脸甚是惨白。“你害怕了?”

    第五念直接朝着他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第五飞扬飞起来有个坡度,你可倒好,直接带着我玩九十度的云霄飞车了。”她顿了顿又说道,“再说了,人家是真功夫,你的却是法术,哪里有第五飞扬的真本事厉害。”

    闵御尘收紧了她腰身上的大手,绷紧着下巴。

    见他没吱声,目视着前方,第五念轻咳了两声,“老公,你生气了?”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为啥?”

    “不爱听你夸奖别的男人。”

    “第五飞扬是我家老祖宗,也就是我的长辈,我夸奖自己的长辈怎么就不行了?”这个男人未免也太小心眼了吧,这个醋也要吃。

    “就算是长辈,那也是别的男人。”

    “你有点无理取闹了,认真算起来,他也是你的长辈。”

    “”

    他们二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第五飞扬几乎无法控制现场混乱的局面,梦之玄的家主和三大长老也都纷纷赶到了现场。

    玄武站在了半空中,发丝随风飞扬,身下站着满满一群僵尸,一动不动的站着,目光呆滞无神,仿若是摆在橱柜里阴森森的娃娃,黑压压的一片,看见的人都觉得这个场面多少有些壮观,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声音透着一抹阴冷,更像是置身冰天雪地。“你们不是说我孙子没死吗,现在只要你们把我孙子交出来,我就立刻撤出梦之玄。”

    第五家主狠瞪了第五正一眼,“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说话做事儿没个分寸,现在让我们这些人上哪里找出他的孙子?”

    第五正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玄武,若是有可能,他昨天晚上就想跑路了,只要一想到自己孤身一人,说不定死的更快,他也就是留在自己的屋子里来回踱步。

    玄武微微眯起了双眸,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阴鸷的暗芒,声音低沉且透着一股阴森,“所以,你们是在骗我?”

    第五飞扬上前一步,仰望着玄武,语气甚是恭敬的说道,“玄武前辈,其实我三叔并没有骗你,但是这个答案我们多了一些不确定,所以我有一个好办法,不知你是否能够配合我们,我想进入您的孙子梦境之中,由此判断他是否还活着,在什么地方?”

    “所以,那日他自始至终都是耍着我玩儿的?”他的声音陡然升了几个调子,令在场围观之人心头都跟着轻颤起来。

    “不,晚辈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相信我三叔也不敢骗你,你看看能不能给晚辈一个机会?”第五飞扬说的异常诚恳。

    玄武闻言仰头哈哈大笑,声音足以撼动天地,他们都是脚踏在地上,能够感受到地面的摇晃。“你们梦之玄是什么狗东西,还需要让我给你三分薄面?”说罢,还不等给第五飞扬说话的机会,用力的挥出了一掌,将第五飞扬扇开了。

    他的身子就像是凋零的布娃娃,哪怕极力的控制稳定自己的身形,都抵不过玄武强大的力量。

    第五飞扬的变故,揪扯着众人的心,闵御尘稍稍用力的暗了暗焦急的第五念。

    她怔了怔,想到闵御尘的存在,不由得安心了不少。

    下一秒,闵御尘便消失了,几个飞纵,眨眼的功夫便出现在了第五飞扬的身边,然后很快的将他安全带回了地面。

    玄武冷冷的嗤笑,“不过是一阶凡夫俗子,也胆敢与老夫讲条件?”

    “那么我呢,总该有这个资格吧!”闵御尘腾空而起,直上而飞,站在与玄武同一个高度。

    玄武脸色微乎其微的变了变,“帝俊,这是我与第五家的个人恩怨,还望你莫要多管闲事的比较好。”若是在洪荒时代,他自然不敢与帝俊这样说话,可是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他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如果牵扯了第五家,恐怕我就不能袖手旁观了。或者你可以试试第五飞扬的办法,说不定”

    “不必了,我对第五家的容忍已经是到了极点。”他今日来到梦之玄,还真是抱着一丝期翼而来的,却是没有想到,到头来还是要失望了。

    单单是这种心情,就是别人所无法理解的,所以他现在已经是懒得听这里的人废话了。

    “既然如此,也就别怪我不讲情面。”说罢,他的身形仿若是一道闪电,朝着闵御尘而去,他身下那些僵尸本来还僵硬的站在那里,在玄武动的那一刻开始,好像所有的人都活了一样。

    其中还飞出了两个很是厉害的跳尸,第五念见状心头一沉,连忙拔出了自己的桃木剑大声地喊道,“千万别让他们咬到了,若是被僵尸咬到了,立刻用糯米去尸毒,那两个跳尸我来解决。僵尸的弱点是头和心脏,其他的地方刀枪不入。”说罢,用力甩开了桃木剑,挽出了一朵剑花,直晃得僵尸有些晕头转向的。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她稳定自己手中的桃木剑,用力的朝着对方的心脏而去。

    只是,跳尸就是跳尸,又怎么会那么轻易被人暗算到,他们此时已经有了人的一定思维,闪躲敏捷,所以第五念这一剑注定要扑空了。

    跳尸转过身子,赫然就是向端的脸,看见第五念的那一刻,脑海中划过的皆是第五念刨坟,断了自己指甲的画面,朝着她呲牙咧嘴的吱吱叫,随手伸出了青紫色的双手,上面卷曲的指甲断了一大截,甚至是露出了血肉。

    第五念挑挑眉,“你这是记仇了?”

    向端张着嘴,一股极其难闻的腥臭味道铺面而来,直接将第五念熏得头都要晕了。

    她挥了挥小手,“我擦,你快把嘴闭上,想要熏死我不成?”

    此时恐怕就算是向端听懂了,也不可能听她的话,他的手成了无坚不摧的武器,朝着第五念狠狠的刺去,她往左闪,然后又一次狠狠的刺去,她再次往又闪,你来我往,非礼也。

    另一头,第五飞扬带着梦之玄一众年轻有为的青年极力的阻挡那些一蹦一跳的僵尸,毕竟是凡人,体力有限,尤其是碰见了一群杀不死的僵尸,绝对是一个消耗体力的话。

    闵御尘与玄武对决,下手都流了几分情面,毕竟此人是念念极为在乎的玄武,让他打伤玄武,他还真做不到。

    见闵御尘对自己的攻击抱着吊儿郎当的态度,瞬间就激怒了玄武,放狠的仰头大叫了一声,瞬间化成了一只硕大的乌龟,乌龟壳上缠绕着一条巨大的蛇,蛇头与乌**同样的大,铜铃一般大的眼睛闪过阵阵阴冷的光。脖子抖动之中,蛇头和**也跟着轻轻的晃悠,外加那颗邪恶卷曲的尾巴,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他骤然落在了地上,造成了巨大的响声,玄武这一砸,不仅轧死了梦之玄的人,还外加他培养的僵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