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 纳侧妃
    “回了京城,就不可以这样了。”

    得了慕玲珑的批准,第五念忙不迭的点点头,一把握住了自家老公的大手,很是温热,不像她的手那么凉。

    闵御尘宠溺的看着第五念,眉眼之间噙着一抹笑容。

    第五念垫着脚尖,趁着慕玲珑没看见偷亲了他的脸颊。

    本来照理说,慕玲珑不应该发现的,可是第五念忘了控制自己的声音,竟然变成了铃声模式,‘波儿’的一声,声音十分的响亮,慕玲珑瞬间回眸,然后正好看见了第五念垫着脚尖,准备站好的姿势,“只让你拉手,你,你怎么还亲上了?”慕玲珑急的都快要跳脚了。

    第五念干笑了两声,“就亲了一下脸颊,怕什么,我又没亲到嘴。”

    慕玲珑跺了跺脚,“你还说!”小脸臊的满面羞红,恐怕是做梦都想不到第五念说出这番话来竟然不知道害羞,关键是皇叔爷脸上的表情更怪异,好像是没被亲够似的。

    “玲珑,你别走啊,你还真生气了?”

    “”

    “你不和我们一起回京城吗?”

    “我跟着你们做什么,你还嫌我碍着你的眼。”

    “怎么会呢,你若是不跟着我,万一我又要情不自禁了怎么办?”

    慕玲珑深吸了一口气,“你就不能控制一下?”

    第五念话锋一转,“怎么控制,我老公那么帅?”

    慕玲珑只觉得自己脑袋里那根名为理智的线彻底的断裂了,回眸看向了闵御尘,咬着牙问道,“明明就是我皇叔爷的脸,你是怎么看出你老公长得帅的?”

    “心里呗,刻印在我心里了。”

    慕玲珑再次跺了跺脚,“第五念,我不想和你说话了!”说罢,便气冲冲的下山去了。

    第五念叹息,“这脾气还真大,没说两句话就翻脸了。”

    闵御尘上前,拥住了她的肩膀,颇为感慨的说道,“也不知道这脾气像谁了?”话音刚落下就被第五念用胳膊肘拐了一下肋骨,他吃痛的皱了皱眉头。

    “你是嫌我脾气太差了?”

    “怎么会?”

    “谅你也不敢。”

    虽然玄武并没有归位,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虽然她有心改变旱魃女君,可是也不能把荒废了四大神兽的才能,万一有一天她终究要与旱魃女君走到决裂的那一天,至少她还有取胜的把握。

    他们这一路走走停停,荒凉一点的地方就用仙法,遇见了美景就多看两眼,第五念有闲情逸趣看风景,慕玲珑却是归心似箭,毕竟娘的魂魄,还有爹爹也在家,在外面逗留的时间太长了,会让爹娘担心的。

    虽说解除婚约的话是她说的,可是再见第五飞扬的时候,他却是连半句话都没有对自己说,连个‘不’字都不曾说出口,她就一阵火大。

    以前说的那些话,现在只要想起来,就觉得极为讽刺。

    果然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哪怕说一句挽留的话也好啊!

    什么都没有,眼瞅着她都快要到京城了,也没有看见他追着自己过来,一路上面对着别人恩恩爱爱,慕玲珑第一次产生了委屈,很想立刻见到第五飞扬,问问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想到这里,她都快要对这样摇摆不定的自己产生了恼火,明明下定了决心,最终还是舍不得他。

    该死的,认识他也就不过短短几个月,怎么就放不下了呢?

    第五念与闵御尘依依不舍的挥手,再挥手,站在一旁的慕玲珑呼吸,再呼吸,磨了磨牙说道,“拜托你们两个能不能道别了?”

    第五念不客气的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我再跨过这扇门,我就是裔王妃,他就是宸王了。”

    慕玲珑耸耸肩,“你不跨过去,你也是裔王妃,他也是宸王。”

    “你这个孩子怎么一点也不可爱?”

    “我若是可爱一点,这一路上,你可能就要亲你老公亲的刹不住闸了。”

    第五念眼神之中浮现出一抹哀怨,“都怪你,你知道你自己有多么不通人情了吗?”

    “懒得和你说话了,我要回去好好的洗个澡,好好的睡上一觉。”

    第五念发誓,以后回了现代,想怎么亲自家老公就怎么亲,想怎么摸手就怎么摸手,绝对不能憋屈着自己。想到以前的日子,她总是觉得闵御尘有点不矜持,现如今,她觉得自己把之前都荒废了,所以现在是遭天谴了。

    掉头看着他马车远去的影子,她才掉头追上了慕玲珑,“玲珑,等等我。”

    眼见那个小丫头真的停了下来,她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几个蹦跳窜到了慕玲珑的身旁,一副哥俩好似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小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让你等我,你还真等我了!”

    慕玲珑扯下第五念的手臂,朝着她使了一个眼神,第五念微微一怔,这时候才发现面对他们正前方的还有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位妙龄少女。

    第五念将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三千发丝挽起了一个简单的鸾凤凌云髻,头顶斜插着一只金步摇,身着一袭水蓝色的金边琵琶襟外袄,脚上穿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缎面的绣花鞋,她看见第五念的那一刻,身子盈盈一拜,声音亦是千娇百媚,“鸾儿见过姐姐。”

    第五念侧目看向了慕玲珑,那眼神好似在说,这女人谁啊?

    慕玲珑蹙眉,金鸾儿她知道是谁,据说是丞相府的一个庶女,平常也不怎么得宠,刚才看见她指指点点的样子,颇有几分女主人的架势。

    只是丞相府的庶女金鸾儿怎么会在裔王府?

    许是看出他们两个人的疑惑,金鸾儿连忙福了福身子,“金鸾儿,裔王前些日子将鸾儿抬进了门,等到王妃和郡主回来,再确定鸾儿的身份。”

    慕玲珑错愕的张着小嘴,第五念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便要寻找秦忆烟,她离开之后,秦忆烟就留在了裔王府,她不可能不知道慕以农纳了小?

    想到这里,脚下一动,疯也似的跑回自己的院子。

    身为王妃,她的院子自然不小,跑一圈下来腿都要软了,却始终没有找到秦忆烟。

    她大喊了一声,“香梨,樱桃!”

    再她回到了院子里,香梨和樱桃就看见了王妃,只不过她心事重重,好像在找什么人,连他们唤了她好多声都不自知,这会儿听见王妃喊了他们的名字,连忙从身后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王妃,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了?”

    第五念回眸,看见了香梨和樱桃两个人相伴跑过来,步伐有点凌乱,跑到王妃的面前,干脆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王,王妃,奴婢们就在这里。”

    “王妃可是知道了裔王要纳侧妃的事情了?”人家都说,伤心的人都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就像是这样毫无目的在后院奔跑,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第五念沉默了,她本想追问他们二人有没有看见秦忆烟,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秦忆烟是鬼魂,他们根本看不见。

    香梨喘了一口气,拉着第五念一直都很凉的小手,抬眼看着王妃茫然的表情,她忍不住一直掉眼泪,“我们王妃怎么那么可怜,本以为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了,没有想到王爷竟然无缘无故的要纳侧妃?”

    樱桃呵斥了一声,“香梨,别胡说,看不见王妃心里也不好受吗?”

    香梨张了张嘴,看着第五念呆滞的眼神,也不忍心再说其他的了。

    樱桃望着王妃,“王妃,您是不是想找王爷?”

    第五念木讷的点点头,“王爷,现在在哪里?”

    “刚下朝,在书房。”

    她的眼睛不经意间瞄到了香梨和樱桃身后的秦忆烟,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先下去吧,我回房换件衣服再去见他。”

    “王妃,还是让香梨伺候你。”

    “不必了,你们去给玲珑准备好膳食送过去。”将两个丫鬟打发走了,之前跑的太过用力了,导致自己的腿都在颤抖,缓步来到了秦忆烟的身边,“你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