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 韩魅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太阳落山,留下了一大片的绯红,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样的美景,当值车夫却分不出半分的注意力去欣赏这等的美景。等来等去,还是没有等到王妃下来,他深知有些事情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若是王妃今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恐怕他有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想到这里,他飞也似的驾起了马车,朝着郊外国师府的方向前进。

    他所驾驶的马车有裔王府的标志,这两日又总是出现在国师府门前,所以当他说裔王妃有事情要求助国师的时候,门外的小厮没有任何的疑问,直接将人带到了韩魅的面前。

    韩魅对于裔王府的车夫并不熟悉,但是裔王妃的事情,她却是十分的关注。

    国师虽然是个女子,又白纱半遮面,只露出一双清丽冰冷的双眸,却是依旧挡不住她一身冷冽的气息,车夫也不过是个平凡的普通人,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见到前方有人,连是谁都没有看清楚,直觉跪在了地上,“参见国师,请国师大人救救我们裔王妃。”

    韩魅心头一紧,却是依旧维持着自己清冷的语气,“你说救谁?”

    “国师大人,我们王妃说……”车夫开始娓娓道来这几日所发生的一切,最后王妃对他的交代,若是傍晚没有下山就来国师府求助。

    韩魅捻起了手指,纤细的手指微微一顿,眉头略蹙,她竟不知道第五念的生辰八字,所以根本算不出她此时是凶还是无碍,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的急切的站起了身子,冷声的问道,“那张家祠堂在何处?”

    车夫立刻报上了地点,再次抬起了眼睛,那么白色飘然的身影已然是消失不见了。

    韩魅赶到张家祠堂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了,但是凭借着空气之中残留着气息,可以判断是两个男人和第五念出现在祠堂中,只不过第五念的气息太弱了。

    她寻着那两个人的气息一路朝着新蒙镇而去,直至双脚落在了张员外的家。

    在这里却是无法感受到任何第五念的气息,她双眼一凛,眉头轻蹙,下意识的前去寻找那两个人的气息,这张员外的府邸很大,但是依照旱魃女君的本事,寻找两个人绝非是什么难事儿。

    很快就来到了一间房门外,因为没有小厮的把手,她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太对劲。

    房间内时不时传来厚重的喘息声,那声音饶是白痴也知道房间里面的人都在干什么?

    尽管如此,韩魅想到第五念现在还不知道是生是死,第一次有了心慌,甚至连大脑都忘记了思考,想也不想的化形进入房间?

    面对眼前满地凌乱的衣服,还外带着看见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关键是床上的两个人……

    韩魅第一次惊愕的张大着小嘴儿,足足有三四秒的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契机,玉笛子如同破势之竹,直接打在了旱魃女君的身上,她与第五念有了同样的遭遇,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道刺眼的白光袭来,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

    此处家宅虽小,却是处处充满着温馨,远远的走来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大约七八岁,长得粉可爱,穿着粉色的泡泡袖裙子,笑容i湖是甜的快要溺死人。

    “原书哥哥,这是我娘给我买的好吃的,原书哥哥你就吃一口呗!”

    名字换做原书哥哥的孩子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的脸上始终是面无表情,哪怕是面对如此可爱的小女孩,依旧不为所动,就连眸子里都闪着一丝的不耐。

    许是想到两家的交情还算是不错,只是动了动嘴唇,却是什么都没有再说。

    “原书哥哥,张伯伯和张伯母说,将来香玉长大了就给你们张家做媳妇儿,所以将来我就是你的媳妇儿了,你可一定要对我好一点,我把好吃的留给你,你要记得吃掉。”小女孩一派天真的说道。

    本以为男孩会和自己一样开心,却是没有想到小小的张原书直接黑了脸,冷声的呵斥道。“不可胡说。”

    李香玉不知道原书哥哥为什么生气,在脑袋里想了一圈也没想明白,最终归纳为,原书哥哥不是不喜欢自己,而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毕竟他们现在才这么小,谈话论嫁,的确是有点唐突了。

    紧接着画风一转,那个名唤李香玉的小女孩正趴在自己娘亲的怀里嚎啕大哭呢,却是不知道在哭什么?

    “娘,香玉好伤心,好难过,原书哥哥明日就要跟着他的师父上山学习了,香玉想原书哥哥了该怎么办?”

    李家夫人见不得自己的闺女哭的这么伤心,连心境都改变了。

    “香玉别哭,你原书哥哥是上进,将来变得更好,就来娶你进门,不是更好吗?”

    小女孩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期翼,然后用力的点点头,“好,香玉就等着原书哥哥回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要做原书哥哥的新娘子。”

    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而他在山上学习的日子虽然很苦,却一点也不觉得乏味。

    韩魅脚下一转,追着他们的脚步而去,却是一不小心撞见了第五念,只见她也是看着幻想之中的李香玉和张原书二人,看见韩魅的那一瞬间,小小的惊诧了一下,随后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没有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韩魅脚步一顿,望着第五念甜美的笑容,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的恍惚,旋即很快就恢复了,“我来带你出去。”说罢,便上前抓住住了第五念的纤细的皓腕。

    “等等,我们暂时还不能出去。”

    “这个法器之中有熔炼的效果,若是三天后还是不能走出去,你就会被化为灰烬了。”

    “我想搞明白这件法器之中为何有如此大的恨意。”

    “念念,不可。”

    “你不是说还有三天吗?”第五念朝着她眨了眨眼睛,“既然来都来了,也算是件积功德的好事儿。”

    “可是……”

    “走吧,魅儿,你何时变得这么拖拖拉拉的了?”说罢,另一只手已经反握住了她的手腕儿,一把将她拉向了故事发生的走向,韩魅看了一眼第五念紧抓着自己手腕的素白小手,下意识的眼眸暗了暗,最终还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跟上了她的脚步。

    “魅儿,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第五念是被人从后面暗算的,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甚至不知道打中自己的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那位张原书的玉笛子之中,你就是被这件法器收入其中。”

    “我是被人暗算的,你这样的人物不会也是被人暗算了吧?”

    韩魅脸儿一红,能说自己是关心则乱,外加看见了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所以才会被人暗算的吗?

    见她不说话,还莫名的脸红了,第五念表示好难懂,画面一转,就变成了张原书上山求道法。

    闵御尘能够轻易的感受到第五念遭遇不测,完全是因为他将自己的神识封印在了对方的身上,当她有个什么意外,他就会立刻感觉到,只是刚刚那一下子尚且有一分的理智,现如今他凭着自己的本能去搜寻,却发现一片的混沌,甚至是灼热,而他若是强行利用神识,那抹神识很有可能会在念念的体力自爆。

    到时候,不论他的把握多少,念念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伤害。

    他收回运功的双手,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强行压住极力运行之中的神力,他本来做好闭关的准备,中途绝对不能临时收回,气血逆转,很容易再次二度受伤。

    但是为了念念,他已经顾不得难么多了。

    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略显不稳的身形导致他差点没有站起身子,他轻声的唤了一声,“羲和?”他此时已经是筋疲力尽,连用神识都无法感应到第五念的存在,所以只能靠着那些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人。

    羲和盛世的容貌之下依旧是面无表情,也不会因为谁而改变,哪怕面对的人是君上,她也还是这样的冷冰冰。

    “君主,您强行停止修复您的神力,会二度受伤的。”

    闵御尘摆摆手,几番欲牙要压下气血的翻滚,最终还是不敌自己因为早些年巫妖大战消耗过多的神力,最终干呕了一声,直接喷出了一口老血,“念念在何处?”

    “一直紧盯着君后的人来报,无法感受君后的位置,现在常羲已经去找了,君主万万不可着急,一有消息就会马上回来。”

    如此一来,就连他们也不知道念念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一想,他就会变得更加心慌,几番呕出鲜血,就像是不要命似的,导致他气血不稳。

    “没用,若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也就不必在跟着本君了。”说罢直接面无表情的甩开了羲和的搀扶,直接化成了一道浓烟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