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 惨败
    “修道之人走火入魔,早晚都是要坠入魔道,此人留不得!”闵御尘抢先一步说道。

    周子道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的难看,这些人未免也太过狂妄了,想也不想的甩开了浮尘,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若是想杀了他,也要掂量掂量你们够不够这个资格。”用力按住了自家的徒弟,将他安置在一个可攻可守的地方,再次面对闵御尘的时候,浑身散发着异常浓烈的杀气。

    可见,为了自己的徒弟连老命都可以拼了!

    闵御尘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上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实实在在的发挥了他面瘫脸的好处,特瞧不起人,第五念若不是了解自家老公是什么德行,还真就以为他是瞧不起别人才会这么叼?

    “周道长,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群受了惊吓的奴仆站在院落外,殷殷切切的朝着他们看了过来,正巧看见了闵御尘等人,之前少爷好像没有客人,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擅自闯入我们家少爷的院子。”

    周子道冷眉一竖,“出去,等一下无论有什么声音,都不允许进来!”他修道几十年,还能让这群人给欺负了?

    奴仆见状自然不敢多言,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周道长的名号,虽说表象是个年轻人,却是一个一白多岁的长者。他的本事儿可通天,听到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就不担心了,连忙招呼着其他人彻底的退出了战场。

    刚刚被人捆成了粽子,在周子道的眼里看来,纯属就是个意外。

    周子道一点也不认为是自己技不如人,虽说他一心修道,向往成仙,可毕竟没有真的遇见过仙人,他自然也不会把闵御尘和韩魅往更高的级别去想。

    闵御尘将第五念拉向了身后,警告似的眼神扫过了她,不由得提醒道,“在这里等着我,别和不相干的人跑了!”

    第五念好无语,这里哪有不相干的人。

    见她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闵御尘是真的不太确定的问道,“念念,你看得出我生气了吗?”

    第五念很吃惊,“生气?你为什么生气?”

    他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果然不知道,这个迟钝迷糊的小女人,果然是嫌他活的太长了,头号情敌摆在了眼前,而他却不能点破,这种滋味儿果然是让人特别的想揍人!

    按着她的肩膀,“念念,我宁愿你一直像个小白痴一样的活着。”

    第五念立刻就炸毛了,“闵御尘,你什么意思!”这下子连老公都不叫了!气呼呼的吼道,“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以后再也不会给你生猴子了。”

    第一次闵御尘觉得如此的糟心,情敌到处都是,就连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猴子还是自己的情敌!眼瞅着周子道的浮尘甩了过来,将法力全部运用在了浮尘上,所扫之处带起了一阵的冷冽的寒光,他身轻如燕,稍稍改了个方向,整个人就飘到很远的地方。

    周子道扑了一个空,但是被闵御尘轻飘飘的就鄙视的心情却是怒火中烧,胸腔之间燃起了熊熊火焰,他双眼死死的瞪着闵御尘,他甩开了一把折扇,强劲冷硬的风朝着他的方向甩了几下。

    犹如风沙走石一般,那石头打在了周子道的身上,甚是疼痛。

    他的攻击在别人的眼里不堪一击,而对方仅仅只是挥了挥扇子,就足以令他身陷囫囵。企图用自己的身子,挡住身后的张原书,以免他受伤。

    双手迅速结印,设下了一个防身的结界,他才不被石头打中。

    闵御尘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冷笑,“就这点本事?”说罢,他又随意的挥动手中的折扇,正三下,反三下,一道诡谲的风卷起了的石头,凤尾琴,茶杯,剑仿若是得到了某种指示,集体朝着周子道而去。

    见状,周子道不由得冷冷一笑,未免太小巧了他的本事儿。

    本以为这一次会和以往一样轻易的躲过这样的攻击,当那些东西变成了伤人的利器真的穿透了结界而来的那一刻,周子道只来得及挡住了身后盘膝原地打坐疗伤的徒弟。

    张原书闭着眼睛,仿若是感受到了师父的异样,眼皮动了动,周子道运功将自己的法力渡给他,“静气凝神,区区几个黄口小儿,还难不倒为师我。”

    生怕自己的晃神,浪费了师父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再次入定,摒弃了杂念,将四周的一切全部抛除了。

    见他这次是真的入定了,周子道才敢呕出一口鲜血来,一手捂着嘴,却是还是阻止不了手指缝流出的血液,见闵御尘上前,他甚至是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等等,我有事情要问他!”

    闵御尘回眸,看见韩魅与念念站的那么近,脸立刻就黑如锅底了,上前硬是挤在了他们两个人的中间,眼角的余光冷冷的扫过了韩魅,非常的不友好。

    韩魅仅仅只是轻蹙了蹙眉头,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第五念的双眼紧锁着周子道,自然也没有看见他们两个人的互动,“你们师徒二人将李香玉杀害以后,将她的尸体藏到哪里去了?”

    周子道惊骇,抿了抿唇却是不说任何一句话,他的脑袋疯狂的运转着,她知道他们杀了李香玉,自然也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杀了李香玉?

    “你乃修道中人,就为了隐瞒你们两个人的丑事,罔顾他人性命,你们不配修道,更不配做人。”第五念丝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鄙夷,看在周子道的眼里却是理解成了另一个含义。

    他们只是简单的深爱着对方,为什么要背负天下人的唾弃与鄙夷,他们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容不下他们师徒二人。

    “你懂什么,我和原书是真心的相爱!那李香玉若是能够老老实实的做这个张家少夫人,我们又怎么会在自己的手上沾惹鲜血,可是她发现了我们还说要告诉原书的爹娘,她说她深爱原书,为什么不肯为了原书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压抑在他心里实在是太久了。

    他身为修道之人,过了几十年的清心寡欲的生活,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遇见一个喜欢人,并且这个人还是他的徒弟,是个男人。

    周子道仅仅只是喜欢张原书,张原书也仅仅只是喜欢周子道而已,只不过他们喜欢的那个人不是女人,违背了这个时间的阴阳论。

    第五念第一次被一个人的不要脸所打败,好半响才问出一句话,“你妈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吗?”

    周子道的脸瞬间爆红,一双眼睛瞪得比牛眼睛还要大,若是眼神能够杀死人,此时第五念不知道自己能死多少遍?

    “看样子是不知道,也许你家不要脸都是祖传的。”

    一直备受他人尊敬的周道长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羞辱,一口气横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再张口,鲜红的血已经从嘴里喷了出来。

    许是血腥味刺激到了张原书,只见他再次睁开了眼睛,眼底一抹猩红,嗜血的双眸扫向了第五念,他骤然拔地而起,五指形成了一个鹰爪,直捣第五念的心脏。

    多年来的实战经验的练就了她的反应能力,当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的那一刻,她瞬间就移开了自己的身体,还不等她站稳了,就被闵御尘拦腰抱起,直接闪出了几丈以外的地方。

    独留韩魅一人应付,她甩开了宽大的水袖。

    此时就连韩魅也开始觉得闵御尘是不是故意的?

    虽然张原书走火入魔,道法暴涨了十几倍,在韩魅这里还真是不够格。

    无招之内就彻底制服了张原书,他狼狈的爬起来,却是被韩魅一脚踹到了墙角,他疼的弓着身子企图再次爬起来,周子道又是心疼,又是心急,奈何他伤的也很重,连爬起来都费事儿,韩魅上前一步,直接将他也踹到了墙角。

    可怜张原书就像是打不倒的小强,刚爬起来,却被自己的师父又压在了身子底下。

    “来人,来人!”周子道虚弱的喊着,声音虽高了几分,却是没有半个人鸟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